帮助排行榜

口袋妖怪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456|回复: 64

Fate/kaleidoscope The Second Day 004 中

[复制链接]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发表于 2013-1-29 00:4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3-5 00:04 编辑

「Game start.」

000  PIK World
001  Gloomy Friday. Midnight&Morning
002  Gloomy Friday  Noon
003  Gloomy Friday  Afternoon
004  Gloomy Friday  Night

角色崩了什么的...别怪我啦(缩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3-1-29 00: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000 origin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2-6 04:09 编辑

本来是想正常剧情更新的(
结果忘记拿U盘了(
我就简单介绍下发生故事的地方(

架空大陆。(PIK WORLD)

发生故事的地点是位于大陆东方国家上的一个岛城。
岛城以各种各样制作精良的东西出名。
音色优美的八音盒,雕刻精致的水晶像,最为出名的是花样繁复的kaleidoscope
占地面积将近⑥0平方千米的游乐场、城中央的中央广场、覆盖城东的森林、城西的角楼和灯塔、贯穿南北的商业街,还有位于西南的街心花园都是这座城非常亮丽的景色。
这次的战争也将会在这些地点展开。

教会因为很多原因建造在非常隐蔽的地方。
圣杯战争发生的间隔时间以为倍数。
整座城市中有很多学院。这次的圣杯战争主要的角色,嘛我就不分年龄的基本都安排在一家学校里了。
学院是非常重要的战场

人物集中的这所学校是规模雄伟的国际学校,虽然本国学生仍占大多数,但是却也有不少的外国留学生。
高中和大学合营。

高中部
高三 FF 小红 吉祥物
高二 我自己-。-
高一 喳喳 柠檬 卢卡X

大学部(嘛这个我就懒得分年级了
水得
傲娇枫
猴子
廉租房
拉吉
依依

教师组
基佬
院长
龟龟
互相某种联系以颜色分组(
浅蓝的都是M不要多想(
有人会占许多种颜色。

这所国际学院拥有百年历史,创始人以及管理者都是本地一个神秘而古老的世家一族。
这个家族不但经营这所学院,还掌控着最新的kaleidoscope的制作工艺。

虽然只是个学院,但是想要获得入学许可非常困难。
学院的学生,更喜欢按照老传统,称他们学习生活的地方为“帝国”。
以它的规模和豪华的内部设施,“帝国”这个称呼确实当之无愧。

在一次间隔⑥00年的圣杯战争期间,教会曾一度衰落。
现任的年轻神父似乎和帝国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傲娇枫最表层的身份是帝国的一名学生,他是教徒的事情并不为人所知。

圣杯实质上已经被污染。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3-1-29 00: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2-8 14:09 编辑

001Gloomy Friday
Midnight
         夜深人静的时候,才适合上演毛骨悚然的惊悚节目。

3013 1.25 AM 3:00

「你恨吗。」
低低的,悦耳的询问声。
「不满吗,痛恨吗,想要活下去吗。」
「对着命运不快是吗,想要把那些掌控你生死的家伙都抹尽吗。」
不厌其烦的问着,也不管是否有回应。
睁开眼睛,全身湿透的⑥在积雨里翻了个身,一张脸出现在他的面前,距离不超过5公分。
「啊一点惊恐的表情都没有啊真不好玩。」
「真讨厌。」
「什么!?
「我,讨厌自以为是的人。」那种好像什么都能看透,自以为掌握着别人生死的人。
厌恶。⑥扭过头忍住嘴里令人欲呕的血腥味,吐了口吐沫出来。注意看的话,能看见里面混合着相当比例的血液。
「哈哈哈,很好。」女孩发出与年龄不符的阴森笑声,像是要把沉睡在附近的亡灵一同唤醒似的。
「说吧,你是什么人。」
「哼
Avenger,对吧。」⑥的嘴角溢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月光落在那张隐晦不明的脸上。他摸了摸脖颈细微的划痕,然而实际上Archer的一刀下去,表面上只有一道划痕,内部的伤痕却有三道。
一道横贯脖子,另外两道以诡异的弯度绞过心脏。
不然他确实不可能只是因为表面看上去划过大动脉的伤死掉。
「我一向不太喜欢抢我台词的人。」看上去小很多的女生一点都不避讳地坐在他的旁边,积水没过了她的赤着的脚。
「哼。」⑥转了转僵硬的像冰块的关节,咯啦咯啦的响声在森林里显得格外清晰。起身向自己不远的住处走去,Avenger灵体化跟在他的身后。原地只剩两对足迹留下的水洼。
这个时候回去还能再休息几个小时再去上学,⑥想了想,把揣在兜里的宝石戴在了脖子上,这个宝石看不出有什么魔力的流动,但却能够遮挡他身上的死气。

Morning
上午的时光总的有点意外发生不是吗,不然这样阴沉的天气也太让人无趣了。
AM6:00

「真早。」
从正厅楼梯走下来的Archer,看着绪言在门口穿好外套,已经做好了出门的准备。
她拿上放在橱柜上的手提包,磕了磕鞋子安排道:
「喳喳大概还有一刻钟起床,洗漱大概10分钟左右,这之前大概要麻烦你把做好的早餐再热一次。学校那边有不得不处理的事情,我得提前出发。」
「啊,好。」
Archer在少女出门以后,发现他根本没有问厨房在哪。
「嘛大概也不会太远,找找看好了。」
实际上这座房子,要比他想象中更复杂。
找了大概有10分钟,他总算是找到了厨房,拧开小火,把炉子上还温热的汤开始热了起来。烤面包的机器里还放着没有烘烤的吐司,打开开关,不一会儿传来了新鲜的麦子香。

走在路上的绪言脚步有些匆忙,天还是黑着的。脚下的影子被前后的路灯拉长又缩短、拉长又缩短,如此反复。
「真见鬼。」
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凛冽的西风让她不由得哆嗦起来。越来越冷了,她心里想。这个冬天她不太好过。
本身就是畏寒的体质,再加上不加节制的魔术的使用,这个身体所要承担的负荷很大。
又把脖子往围巾里缩了缩,她拢了拢衣领,从兜里掏出一块宝石念了咒语,橘色的光芒在她手心里闪了一下以后,她的速度比刚才要快出许多。
大概五分钟后——
她终于在门口看见了那个让她不得不这么早到的罪魁祸首。
那个身影,实在是熟到不能再熟。
「又是你?!」她就算是再怎么有耐心,还是忍不住要发火了。她的身高不够,揪着对方的衣领说话,有点力不从心。
「这句话对你说才对。本来以外事情闹得够大,能把学生会的一把手诈出来,结果还是你啊。」
男生很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这才发现他的对面还有外校的几个学生,不管是身高还是体型都超出眼前这个人很多,但是受伤的却是那几个外校生。
「行了,没事你们就回去吧。」
「是!老大!」
「老大?你的意思是你打电话到学生会误称自己和外校学生发生冲突,就是为了知道会长是谁?」
「我可没这么说,他们是我刚收的小弟而已。」
男生脸上恶劣的笑意越来越明显,里面的挑衅和嘲讽不言而喻。他站在原地,等着揪着他领子不放的人像以往一样大声向他叫嚣。
不得不说他们长得很像,除了发色不同以外。尤其是那双深蓝色的眼睛,看着她总有一种看着女生自己的错觉。
这个外国留学生从转校来的那天起就一直和学生会作对,碍于在家世一直没有处置他。
绪言只觉得一阵乏力,从家里赶到这来花费了她不少体力。感觉和这个一直扰乱校纪的人再多说些什么也没用的样子,她松开手转身进了学校。
感觉自己脖子处一松,断弦目送着学生会二当家拐进学生会和各种部门专用楼。并没有急着整理因为打架而显得凌乱的衣衫,而是站在原地停了一会。然后转向相反方向的,距离教学楼甚远的单人宿舍楼。

AM6:30

Archer忙活了一阵子,大概过了25分钟以后,喳喳还是没有起床。
按照她姐姐所说的那样,他的小Master应该没有赖床的习惯才对。他解开围裙挂在厨房墙上的挂钩上,准备到二楼去看看情况。
Master?」Archer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
连续这么问询了好多次以后,Archer只好自己转动门把手,还不忘了说一句「失礼了」。
少女还在睡觉,只不过睡梦中的她感觉并不是很好的样子,按照老人们常说的,像是梦魇压身。脸色苍白得要命,额头上也有一层密密的汗珠。
MasterMaster?!」Archer把声音放大,喳喳才被惊醒。
「啊抱歉,做了噩梦。」喳喳揉了揉太阳穴,「我马上起床。」
「再不快点的话,是不是要迟到了。」Archer笑笑指着书桌上还在丁玲丁玲响个不停的闹钟。
「啊!?」喳喳蹭地跳到地板上,Archer很理解地退出了房间。少女在房间内用平时几倍的速度换好衣服完成洗漱, 慌慌张张地从二楼跑到楼下的餐厅。
「呜哇好香!Archer要来一起吃吗?」碗里的浓汤的温度刚好,喳喳装好两个人的饭,端上餐桌。
「那就,多谢款待了。」Archer看了看喳喳摆在他面前的早餐,微微鞠躬后拉开凳子进餐。
几乎还没过多久,Archer就吃完了眼前的食物。
「咳咳,」呛住了的喳喳看着对面干干净净的餐盘和准备拿起它们去清洗的Archer,「好快!」
「以前出征的时候不允许在吃饭上有过多的时间逗留,就连庆功宴都要担心着敌人会不会趁这个时候进犯。」
「这样啊。」喳喳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角的汤渍,拿起姐姐准备好的便当放进了书包,「现在和过去不一样,有时间慢慢地享受食物也是一种乐趣啊。」
「是。」Archer顿了顿,问她,「您打算怎么去学校。」
「骑车子吗……好像有点来不及了……唔。」
「我来送您如何。反正保护Master也是我的职责。」Archer笑了笑,从柜子里取出两个头盔,随手丢了出去。
「欸?!」喳喳连忙接好,不然大概木地板会砸出一个坑吧。
打开门,外面的天色微白,却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灰黑。「快点了Master,发什么呆呢。」
「啊?哦。」喳喳戴上头盔扣好扣带,拎起书包小跑了出去。
昨天晚上他就在后院里发现了各式各样的出行工具,这倒让他吃了一惊。电瓶车、机车、老式巴士、旧柴油摩托车、三轮敞篷汽车、自行车还有一大一小,就连马车都有。
他不由得扯了扯嘴角,不出所料地在隔壁发现了马厩和马场。两匹马静静地靠在一起休憩,被山围绕的马场有风吹过,树木和草地浓郁的植物气息包围着他。
像是回到了过去的家乡还有,战场。
舒展了下有些冻僵的身体,他走到两匹马面前,拍了拍它们的脖颈,马儿倒是温顺的很,打了个响鼻,温热的白气扑了他一脸,让他有点想笑。
虽然说他是很想再骑马外出的,但是毕竟已经是这个年代了,他还是选择了看上去还是九成新的机车。

「坐好——」
灌注了魔力的机车开起来,可不是玩的。
时速指针马上就爆了表,Archer摇了摇头,一脚踩下了油门。
Archer?你是哪方的英雄?」喳喳的声音被极速而行带起的风拉出颤音。
「英雄吗,那可真是不敢当。十几个世纪以前,我当过克兰德的骑士军的首领。」像是想起了那段光辉一样,他很大声的回应着,并没有什么隐瞒和顾忌。
「十几个世纪前!?克兰德王国……」喳喳努力在大脑里搜索着那个距离这里并不遥远的东方古国的历史。
「是Royal Duke L?」
「那可是老前辈了。」
King Chateaubriand?」
「知道的还不少啊,我要是活到他那个年代,说不定都能当他曾曾祖父了。」
「曾曾祖父……?Earl Winkle?」
「那小子可不是管骑士军的啊。」
「总不可能……是那位代号Wind的叛国亲王吧。」
「是啊,我就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清风。」
「什么?!」
「这么惊讶。」清风暗暗笑了起来,机车在无人的郊区公路上就像曲线行进的流星。
「那个可是克兰德的史书里都不曾提过的秘密,这么多年都被视为禁忌。我对那段历史可是好奇得很呢。当年的事情应该不像是流传的那么简单吧。」
Wind。传说这位亲王是国王的长子,原因不明被视为不详,然后遭到亲父抛弃,当时只有十多岁。没人知道他的真名,然而却以风来作为代号。
「嗯,Master很聪明。」
两个人很默契地同时缄口,沉浸在各自的心思里。很快他们就到了市区。
「我们学校,是跟很了不得的地方。」
「据说是后台很厉害然后规模和华丽程度堪比宫殿?」
「不,不仅是这个,那里还汇集着不少的魔术师,学生,老师都有会魔术的。这次的战争里,估计里面会有不少Master。」喳喳小心翼翼地站起来,越过他的肩膀伸出手,指了指远处学院门口一棵树的鸟巢。
Archer理解地笑了笑,他看到鸟巢里面那只麻雀的眼睛闪烁着不正常的红光。然后看了看一直延伸到十字路口的护栏,喳喳连忙说:「到这里就行我自己可以走天桥过去的,不然要绕好远。」
「这样啊…抓紧了啊Master!」Archer加速一个急转弯闪过旁边一辆汽车,拉起车把越过了护栏,机车直接跳到的马路另一边开始逆行。「你上学期间,我会去侦查看看的。」
喳喳刚刚从这高速的跳跃中缓过神来,又指了指左侧一栋高楼说:「那里是学生会和各个部门办公的地方,学生会办公室上午一般只有我和姐姐在,中午去那里找我们吧。」
Archer点了点头,接过喳喳手里的头盔,消失在人潮里。
「天还是没晴啊」喳喳看了看灰白的天空,脚步轻快地走到了教学楼。

AM7:10

「你确定要跟我一起去?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什么!都到这儿了你要我反悔!?」穿着便服的小个子女生直接跳到他面前,看起来最多只是个初中生的样子。只不过指向他的手指都快戳到了他的脸上。
「随便你。」
「哼!我还不稀罕保护你这种家伙!」大声的叫喊声吸引了附近同路的学生,FF的眉毛快拧在一起打架了。
「我说了,随便你。」这时候,说实话FF对这个servant简直讨厌到了极点。
Assassin隐藏起了气息向另外一个方向走了,那是一家还没开张的蛋糕店。
「连早餐都没有准备的Master简直差劲到家了!看我不进去好好吃一顿!那叫什么来着……?对!风卷残云!看我不吃个风卷残云——!」
一个小时后准备正常营业的蛋糕店大妈的痛嚎简直像是哭丧。

「虽然有点冒险不过还是这样吧。」卢卡并没有带Servant一起,Caster留在他的住处布置工房了。
「但愿今天能稍稍好过点。」叹了口气以后,卢卡拐进了校门。视线不经意与远处的小红交汇。
卢卡习惯性地向对方露出了个微笑,即便是陌生人他也习惯礼貌对待了。只不过他没发现小红盯着他的眼神有点奇怪。
「没自觉的人,往往会死得很快。」小红侧着视线,看着他脖颈上微微露出来的红色痕迹,往上拽了拽自己的衣领。

为什么要说是Gloomy Friday呢。
一个是天气原因,另外一个……
今天是高中部一天门科目集中连考的期末考试。

AM 10:00

「铃铃铃————————」
安静的教室里只能听见自己浅浅的呼吸声,整个教学楼都在阴沉的天气里保持着沉默。所有的监考老师都在等着大学部学生会的人的那声指令——
「收卷!」
哗哗的纸张的整理声,所有人的心里都松了口气。
等监考老师抱着密封的牛皮袋出去之后,班里终于变得热闹起来。
「哎呀真要命,这中间只给20分钟休息,中午只有50分钟间隔,都不能回家吃饭。」
「唉……我还没复习完呢。」
「对啦,你们那会儿听见没有。」前排的一个人捂着嘴坏坏地笑着。
「哈哈,谁没听见啊?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啊,我敢打赌他在上面监堂绝对睡着了!不然怎么放了个震天响的屁都没自觉!哈哈哈。」
「班里四个角都有监控,他们这些监堂老师才懒得管作弊呢。该睡的睡该吃吃该喝喝,我在下面答卷子真想上去揍他两拳。」
「哈哈,你说这个啊,老子在下面写作文正写到动情之处,他给我来了个这个,差点我就写崩了。」
「说起来这次题目还真文艺啊……」
…………
不少人在闲聊,还有不少人走出班门到外面透气。
毕竟这种情况下还是阴天,的确是有够压抑的。

高三那边就不像高一这边这么轻松了。
考试结束的铃声刚响起来,不知道是哪个班就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
⑥就是那个班的学生之一,因为他就坐在班门口,所以第一个跑到了外面的走廊里,可即便这样也还是吃了一嘴的灰。
「尼玛死,我这是招惹了哪路的凶神。」
一边擦脸一边抱怨的他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一番动作,已经被站在教学楼顶端的人看了个一清二楚。「还活着……?」那人挑了挑眉,消失了。
所幸是墙壁的隔音和防爆效果都极好,房子几乎一点事儿都没有,只是几张课桌椅被点燃了,烧着的那刻天花板上灵敏的灭火器就刷刷地淋下水来。被炸弹爆破弄得散架了的课桌只是把附近的十几个学生不同程度地擦伤烫伤了。
于是在老师和学生会的高效处理下,20分钟后第三场考试照常进行了。

点评

DX亮了!!!  发表于 2013-2-21 18:23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3-1-29 00:4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2-10 21:55 编辑

002  Gloomy Friday  Noon
          即使是应该稍作休息的吃饭时间,也许也会有出其不意的事情发生,不是吗?
AM 12:00  
——学生会——
「是确实是这样的,我对这个结果感到很抱歉。」绪言低下头,隔着办公桌向对方认错。
「没关系,这种情况下次汇报就可以,这个学生,我们暂时还不能动。」
帝国的学生会是组织纪律严明,分工十分条理化的。而且在帝国拥有着相当大的职权。
只要学生会的负责人所说有着足够充分必要的「理由」,那么他们连开除学生、辞退教师、翻修教舍和加盖教学设施的权力都有。
除了校长学生会以外,就连教务主任都没有这些特权。
久而久之有了这么一个说法「宁揍胖老头,不惹学生会」。
可谓是极尽风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但是相对的忙碌程度也不是一般学校学生会比得过的。这些人不光是要处理上学时期的各种事件,就连假期里有什么安排都得随叫随到。
有意思的地方并不只是这里,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学生会的成员是不向外面透露的。
外表上看起来学生会和其他社团部门的工作、活动地点都在一栋楼里,但是实际上学生会总部的真正入口在19层搭乘电梯的地方,也是那层安全逃生楼梯的所在地。
这个楼层搭乘电梯的地方与别的楼层唯一特殊的地方就在于多了一个小过道,里面有两个紧挨着的关闭的门而已。
一个写着「安全出口」,而外一个是上了锁的。
而这个所谓的安全出口是直通楼外的,根本不能逃生,打个比方就是在19层楼上的开了个口而已。谁真一个不小心从这里逃生,那就只能见阎王爷了。
很多人都询问过本校的老师,尤其是在19层活动的社团,「安全出口」的标识挂在这里是不是哪里出错了。但是没有任何人给过明确的回答。
最为神奇的地方在安全通道旁边的这个门,如果只是以正常的方式打开它,里面看上去只是一个堆放杂物的储物室罢了。
如果开门的时候插入特制的磁卡,就是另外一番天地了。
里面是一个电梯,直通25层。
「那么我先出去了。」绪言向那位老师鞠了一躬,稍微整理了下手头的东西,走出了办公室,继而转向了挂着「25-002 高二部」的那间屋子。
喳喳早就坐在那里等着她了,Archer撇了撇嘴,说:「这地方真复杂,我还是爬窗进来的。」
「麻烦你了。」绪言拉开椅子坐了下去,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以后趴在桌子上就睡了起来。
「咦?姐姐你今天精神很差啊。今天早晨又提前出去了?」
「是啊。高三那边又有人闹事,高三部的两个负责人这几天又不在,两边跑头都大了。」绪言揉了揉太阳穴,把便当从书包里拿出来,看了一眼又放在旁边了。
「幸苦了。」喳喳一边吃着,一边模糊不清地回答。一边的Archer沉默地吃着和喳喳样式相同的便当,想说什么的样子,但是看了一眼喳喳,顿了一下又继续吃了起来。
绪言稍稍活动了下筋骨,浑身关节连着响了起来。「姐姐,时间长了会得关节炎的!」
「嘛嘛没事啦,20分钟以后再叫我。」她把校服的外套披在身上,趴着睡了起来。
「唉。」喳喳叹了口气,筷子抜饭的速度明显慢了不少。
AM12:20
「嗝。」躺在天台小憩的Assassin拿着随手掰下来的树枝剔着牙。突然她感觉有着和他一样的东西在靠近着,在那个东西还没接近自己时,扔掉手里的树枝一跳到了通向天台的门的上方,伏下了身体隐藏气息。
不一会门吱呀一声响了,来的人正是依依。而她的servant却从天台的外侧出现了。还正好是assassin的背后。不由得让奥尔卡一慎。
「说说你的发现吧,Lancer。」女生对着空气询问着。
「魔力太浓郁了,感觉有很多Servant都在这里。这次的Master难道都是学生吗。」
Assassin稍稍探出头,努力把自己的呼吸调整到和风同步。距离这么近实在是有点冒险。
「不,也有可能是老师。平时我能感应到拥有魔力的人就有不下20个。」
「怎么这么多。魔术师什么时候这么多见了。」
「有可能和魔术协会有关系。」
「总部?」
趴在上面偷听的Assassin偷偷地笑了起来,露出了右侧的那颗虎牙。Lancer是吗。
「谁知道呢。或许也是好事吧,在这么多人之间我们也不太容易暴露。你接着去侦查吧。」
「是,Master。」Lancer离开之前向Master身后的树枝投过一个意味深长的眼光,感应一番无果之后,给了回应后就翻过天台护栏,急速坠下。
就是不知道那个枪兵长什么样子,Assassin撇撇嘴。看见那个女生准备下楼,这时Lancer的气息已经远了,于是她扔出了一组飞镖。结果女生像她的Servant一样跳楼下去,一组飞镖并没像预计中的打中应该从门走的依依。她在原地愤恨地跺了跺脚,犹豫一下之后展开自己的身体组装的金属翅膀,跳楼跟上了依依。
不得不说她选择跳下去的这个位置很好,落地的地方是树丛,中午考试的休息时间内绝对不会有人来这里,但是拐弯过去就是高中生密集的广场了。
「这次就给你开个先机,看你还敢不敢小瞧我!」
戴上了特制的镜片,Assassin在人群中仔细地观察着自己跟踪的那个女生。镜片望远镜的效果不得不说是极好的,让她把远处女生佩戴的胸卡看了个仔细。
「依依,学号031101高三年级十一班。」
只要知道班级就不怕找不到她,奥尔卡抿了抿嘴角,想要向自己的Master报告情况,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这个讨厌的Master!!!!!」
赌气之下跟着依依走进了食堂,然而却又有那么几道从不同方向投射过来的眼神让她打了个激灵。
不得了,不得了,这个学校到底还藏着多少MasterServant在啊,她咽了咽口水,偷偷看向魔力感应十分浓郁的地方。
监控探头?她吃了一惊。虽然看不见但因为有东西存在,光线被灵体化的Servant挡住,监控探头所在的那个墙角处发生了明显的偏折。
看来还有人像她一样爬墙的呢。她哼了一声,却惊动了墙角处的那个Servant。她这才连忙把视线移开,跳了好几步离开她刚刚站的地方。
Rider皱了皱眉,盯着食堂桌椅之间的那个小通道,他刚刚明明在那里感觉到一个带着敌意的视线,但是却现在却感觉不到一点魔力的气息了。
Assassin?」MZJ神情稍微舒展开来,走到旁边吃饭的水得身边耳语了几句匆匆离开了。
水得听完虽然在表情上没什么变化,内心里却琢磨起来。
学院里本身魔术师就很多,自己的令咒也不在明显的地方,很便于隐藏自己的身份。但是对于一个学生本身来说,他的确不愿意和学弟学妹兵戎相见。虽然胸口多了一个纹身一样的东西什么的还是有点让他害羞...等等又走思了..
今天就算不是Rider告诉自己身边出现的Servant,也能感受到今天相比平日的改变有多么明显。
「呼。」他端起餐盘到门口,把它递给清洁的大妈之后长长出了口气。
看来藏在这所学校的敌人,要比想象中多得多。擅长暗杀的Assassin也在的话,自己确实是要小心一点了。
AM12:30
「唉呀,老夫说你也不去准备准备吗,难不成咱们要待在教会里等着对手上门来找咱们?」
「那所学院,是个了不得的地方。」枫淡淡地回答,自己很早以前投放到学院的使魔一共15只,昨天损耗了一只。就算平日里被人发现,只要是在白天或者在人多的地点,也不会有人暴露自己的魔术师身份而去杀掉使魔。可今天一个上午就只剩下三只,只能说明那里有不少的Servant,在不同的地点杀掉那些使魔。
「白天不能光明正大地挑事儿啊Saber,没想到你也想找点事干啊。」
「总不能老是眷恋常人每天吃吃喝喝下国际象棋看书的生活啊,老夫再怎么说也是个Servant。」差蛋叔叔朝着枫挤眉弄眼了一番,放下鎏金边的小茶杯,啧啧地感叹了一番这进口红茶的美味。
「没事儿的话老夫就去补觉了,真不应该陪你熬夜玩什么破游戏。」差蛋叔叔打了个呵欠,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枫拿起灵器盘,盯着它看了半天。半夜不知道为什么坏掉了,不过并不碍事。他把它放在床头柜上,自己也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AM12:50
枫卧室的房门被打开了,D走了进来。看见还在呼呼大睡的人有一些诧异,虽说是教会的教徒,但是枫的身份也同样是帝国的一个学生而已。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枫考完试后去领卷子作业的那天。
可是随后他被床头的灵器盘吸引了视线。
「糟糕。」
坏掉了,D心里隐隐不安起来。
倒不是因为这东西坏掉了,而是在想它坏掉的原因。
「不会吧,难道是……?」
D拿着灵器盘,匆匆走出了枫的卧室。躺在床上的枫,抬起了一只眼睛的眼皮,目送连卧室门都忘记给自己关上的D离开,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点评

咦?不是大学部吗?难道是忘记换了?   发表于 2013-3-5 08:48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3-1-29 00:4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2-17 23:40 编辑

003  Gloomy Friday  Afternoon
          阴天的话,为什么还能感觉得到落日的温度和晚霞的红色呢。是死前的错觉……吗?


PM1:00


考试在10分钟前开始了。小红坐在教室里感到一阵疲惫,Berserker的耗魔是在是太过庞大,即便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他还是没想到会让自己这么吃不消。
揉了揉太阳穴,头痛欲裂的感觉依然像潮水一般涌来。不过他可不希望因为自己突然昏过去什么而让剩下的三门课补考。对,哪怕三门亮红灯,也不能参加缺考的补考——
帝国的补考制度,这科必挂不说,光是考完试后能「存活」下来的都寥寥无几。
于是他把圆珠笔的按钮朝桌面一磕,转过笔的方向昏沉沉地开始答题。
斜后座的FF注意到小红的异常,盯着他的方向看了一会,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和自己平时不太过多与人交际的男生。
从他的身上感受到很奇怪的气息。
小红也明显感觉到了,在他背后恣意打量着他的目光如芒刺在背,于是他只好把后背向上挺了挺。
FF收回目光,手中的笔在稿纸上飞快地演算着。其他的思绪在周边沙沙沙的摩擦声中沉静下来。大约半小时之后,FF收了笔,答完的试卷平整地铺在桌面上。他又向那个男生瞟了一眼,小红……?他回忆起这个名字,然后托着腮帮子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
有必要有所提防了,相信刚才的他也同样发现了我的存在。只不过稍加掩饰的话……想着想着,FF低垂眼角,阖上了充斥着血丝的眼睛。
本应该是在操场上奔跑跳跃的时候,却更多地被文字和数据所占据。真是不幸。像是有那么一声哽咽卡在了喉咙里,喊不出来,也咽不下去。然而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直到几只白色的信鸽一如往常的落在窗台之上啄食着他投放的米粒,那些颤巍巍的有些滑稽的咯咯的叫声,才把他的记忆带回到正确的年代。
他向自己旁侧的座位斜睨了过去,那里并没有人落座,空空荡荡。
记忆里那个冬天并不像今天那么阴沉,冬日的阳光总能穿透云层,给寒冷的空气增温。而那个时候,自己身旁并不是空无一人的。
是时候了,那个叹息看上去就像是张大嘴巴的呼吸一样,轻飘飘地没有声响,却重重地砸在他的心底。是时候了,去见见他,问上一句自己逃避许久的:「你还好吗」。
适时地,Assassin在窗前出现,金属的翅翼没有震动,而Assassin本人却在空中悬浮着。
本来想找到自己的Master以后朝他做鬼脸示威,但是看见自己想要吓唬的对象已经疲倦地休息起来,睫毛投下的影子已经遮不住眼底的黑青的时候,Assassin自觉没趣的蔫了起来,身上的气势也下去了大半。

PM3:00

还在考试期间的高中部教学区异常安静。
大学部的两位Master却有些坐不住了。上午回校报到领成绩单之后,下午开始就是正式的假期了。依依在帝国内部最高楼——教务楼的顶层,吹着凛冬的朔风,和Lancer随便聊着天。也盯着附近高中部的情况。依依面向西方,佩戴着火魔术宝石的她并不觉得有多么冷。
可是她却觉得眼前的呈现着如同将死之人般病态的灰白色的天空,却在西方有着带着些微血红的橙色搀和在云层里。
水得坐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看着一本有关于中草药的旧籍。右手的指尖却在不经意间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通过颅骨放大,更加清晰地在耳边回荡。努力沉下气后,水得翻开另外一本书的扉页,却不小心被锋利的边缘划破了手。

PM4;50

Caster在卢卡的住处布置着公房,不知不觉已经几个小时过去了,以前使用魔术的记忆也慢慢回想起来,咒语念得更加快了。魔力熟稔地具象成形,在她的手里编织成网。眼前的居室看上去繁复花纹围绕的笼子。
她的Master的住处是田园居室的风格,木制家具弹韧的活力,墙角的藤萝长得正好,新生的细细的蔓缠在灯架上,若有若无的植物的清甜在空气里散开。
有些怀念的气息。好像在什么时候,也有这样子的那么一个地方,结界封闭的一片土地。那里居住着看上去和普通人类一样的蝶的一族,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美得不似人间,也确实是逃脱高科技蹂躏的净土。
遗留人世的「桃花源」。
想及这里,不清晰的记忆又混乱起来,她只知道那是极为重要的记忆。
但是,遗失了。
关于自己,关于那个地方所发生的事情,还有那些重要的人,那些笑声的重要的东西。统统都在一闭上眼就能见到的冲天的大火里,变成火星舔舐的焦炭。
魔力流出来的手指突然不可抑止地颤抖起来,念错的咒文噼啪地打起了电花,一瞬的疼痛让她惯性地缩回了手,也让她从那些想法里挣脱了出来。 定了定神,念咒文的速度越发的快了起来。

PM6:00

「收卷!」
随着最后一场考试的结束,所有考生都在无意中放松了精神。
动了动僵硬的脖颈,骨骼之间错动的微响倒是显得清脆无比。小红闭上眼睛休息起来,嘴里的大喘息就像是一口气跑完1000m。过了一会他抬眼看看外面近乎漆黑的天空,想着如果运气好点的话遇到上午的那个小子,今晚就去会会他活动下筋骨吧。
然后他又想起了些什么,对,那个眼神。他站起来向自己的身后转身,零零散散的桌椅显得十分凌乱,只保留着那些人曾经呆在那里的痕迹,但是却没有那个人的存在。
班里只剩他一人。
站在门口,FF一只手放在班里的灯的开关处,声音不大不小地对他说着:「快点,要关门了。」
小红有点疑惑地看着这个人,想了想他是谁,但是又发觉自己的行为过于愚蠢。能等到这个时间关班门的,不可能是不着调的后勤,那么也就只有班长了。
他向FF点了点头,赶紧收拾东西向外面走去。与FF擦身而过的时候,道了一声谢谢。
FF熄灯之后锁好班门,把卡片钥匙塞进了裤兜。刚才那个转学生在不远处那个慢悠悠地挪动着位置,FF踌躇了下要不要送他区保健室看看之类的,不过马上他还是决定不去管闲事,匆忙地从另一个楼道离开了。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3-1-29 00:4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3-5 00:03 编辑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4432

帖子

4073

积分

暴走族

This story is not an end yet.

威望
0
帅气
7
聪明
25
强壮
6
美丽
45
可爱
149
星沙
0
金钱
19501
发表于 2013-1-29 00: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微博...
我就提醒下设置里边可以更改是否默认同步到微博,免得每次去点取消,具体看
http://www.pokemon.name/misc.php ... =7&messageid=19

晚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4637

帖子

6163

积分

冲浪者

アニメじゃない~夢を忘れた古い地球人よ

威望
0
帅气
77
聪明
41
强壮
2
美丽
17
可爱
93
星沙
1
金钱
14558
发表于 2013-1-29 00:5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专辑呀
┌(┌ <゚>"ё"<゚>)┐一条小河だ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0

主题

991

帖子

2525

积分

暴走族

好运气萨瓦多尼

威望
0
帅气
25
聪明
2
强壮
0
美丽
14
可爱
110
星沙
0
金钱
39096
发表于 2013-1-29 01: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别闹了,快回来
命运没有打算帮米内克一个指头的忙(为他的幸福、成功、好兴致、或者健康),而米内克却愿意为他的命运做一切事情(为它的恢宏、清澈、美丽、体面和可理解性)。他觉得对他的命运负有责任,但他的命运对他却没有责任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3-1-29 18:5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哦今天我还是不在.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PMGBA ( 闽ICP备06006686号  

GMT+8, 2016-12-10 17:33 , Processed in 0.471397 second(s), 4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