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排行榜

口袋妖怪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804|回复: 58

Fate/Kaleidoscope 万境群像 The First Day-00⑥

[复制链接]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发表于 2013-1-23 19: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1-28 02:44 编辑

这个坑说起来酝酿很久了虽然说是实际上一点正常的思路都没。
嘛不过说什么就做什么也是我这个人很大的缺点就是了。
剧情需要的话,角色崩了也别怪我心狠手辣大概?(。
嗯这次当个路人玩玩?

The First Day
001  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所以只是没什么意思的召唤。
002  依旧是没什么意思的认主子场景。
003  认主子第三弹。
004  最后召唤出来的家伙 往往最出其不意
005  Archer以及新的Master
00⑥ 到底是谁.你?

游戏开始.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9: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1-23 19:20 编辑

The first day
001  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这只是没什么意思的大召唤术

[3011. 1. 24]

外表破败荒废的教会今天也依然平静。
阴暗的教堂地下室充盈着碳酸饮料的甜腻气味,易拉罐在地上随意乱丢着,撒在大理石上的dr.pepper凝固成深色的痕迹。
「看来新一轮的游戏开始了啊。」神父一个人坐在巨大的圣子像浮雕前面,把手里的已经空了的易拉罐捏扁,扔到了对面的墙上,发出「嘭」的响声。
「呵呵……」从侧面楼梯上走下来的另外一个人,身形隐藏在天窗洒落而下的月光所照射不到的黑暗中。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然而这并没有被一直深思着喝着dr.pepper的神父注意到。
「所以说当了这么多年神父还是像原来一样单纯啊,单单只是作为监督者旁观游戏是感受不到乐趣的,D。」
当然这些话语并没有说出口,他就按原路离开了。  
「月黑风高夜,便于杀人啊。」男人拖出来一件压箱底的烂披风,丝质的披风即使是过了多年,手感依然好得不像话。
「现在确认召唤完毕的是Rider,我们也不能落后啊。」
「啧,这些dr.pepper也就这会儿能派上点用处。」刚开罐的饮料还在噗噗地冒着泡,一瓶接一瓶地灌进地上用刀刻出来的十分清晰的魔术阵法里。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几乎平行于这一时刻的某处天台,用鸽子血绘好的魔术阵还没有干透。
「宣告 ——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在此起誓

端庄地站立于魔术阵之前的少女伸出雪白的手,闭眼沉气。开口的声音如同摇铃: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结了冰的湖泊之上,赤着上身的男生几乎要被同样的血光吞噬。
上升的阵法几乎要把他的皮肉撕裂,筋骨勒断。凸出的眼球简直不像是他自己的,要极力克制才能不让它们掉在地上似的。
「——然汝当以混沌自迷双眼,侍奉吾身
汝即囚于狂乱之槛者」

这座城市的极东之地,一处森林中央的空地里,也进行着同样的仪式。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
来自于抑止之轮、
天秤之守护者!」
五道连至天空耀眼的光辉降落于世。

「什么……开什么玩笑,同时完成五对御主和从者的召唤。」
教会里的男子还没来得及确认自己servant的情况,就被灵器盘的反应给吓了一跳,一个失手差点把它丢了出去。好在被出现在电光之间的人影把灵器盘接住了。
「怎么老夫的Master就是个毛毛躁躁的小子?」
「你这家伙就是Saber!?不不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老夫就是Saber,你有何异议!」
明明是个看上去二三十岁的男人,外表斯斯文文根本看不出是个上过战场的人,在他腰侧别了把看上去就像玩具一样的佩剑,还是那种剑身细了吧唧的西洋剑。怎么看怎么像那种出身上流每天游手好闲的宫廷贵族。
不正常,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正经的剑士。
「总之先报上名来吧,Saber。」
「老夫的名讳#@#%&^&^*•&(*%%$•#@%^%*^*&^*」
「这又臭又长的一串是个什么玩意儿啊,说得简短点。」
「那就X.O吧,多简便。」
「人头马?」
「啊呸!」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9: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1-23 21:03 编辑

002 还是没什么意思的认主子活动进行时


「嗯……」眼前的人保持半跪的姿势已经长达一分钟了,依依有点不安地走上前戳了戳他的脸。
「开什么玩笑,莫非我召唤的是个死人
说完这句话,那个雕塑,啊不是一直摆着雕塑造型的人啊不对是英灵就流粗了眼泪。
「亲娘咧,几百年没从那墓地里蹦达出来呼吸外面的空气了!我这是激动、激动你懂吗!My lady!
男性英灵一把握住了依依戳自己脸的手,毫无形象的哭得淅沥哗啦。
「呃……我知道你比较开心啦,那么先简单地介绍下你自己怎样?」
「呃!?!」男人利索地用依依的衣袖擦干了脸[这是人干的事儿吗!],「咳咳,孤是servant Lancer。也是十几个世纪以前某个国家的骑士。您愿意的话叫我飞龙也可以。」
「骑士用孤称呼自己吗?」
「这就是我建国之后的后话了。」男人偏过头向北方看去,眼神里饱含着炽烈的深情,两只眼睛明亮得像星星一样。「真想回去看看那里现在是什么样子,虽然知道过了这么久应该已经不是原来的国度了,应该已经变成不在有战马奔驰的和平地带了吧。」
「也不一定的,现在的世道并不太平。不然也不需要什么圣杯来满足愿望了。」
少女不太能了解作为王那种对国家的爱意,但光是从眼神来看应该是位明君。
「啊啊,我其实也就这些事,Master你呢。」
「如你所见,我是这座府邸的主人。」少女并不太轻松地耸了耸肩,「是这个地区的管理者,你应该被赋予了这个时代的知识了吧?」
「是。原来Master也是当地的名门世家呢。」
「没落世家而已啦。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就连之前的家具大多都抵押出去还债了。」
「是嘛,那今后就请多关照了。」飞龙把手里的枪往地上那么一戳,另外一只手就像是习惯似的揉了揉依依的头发。
依依有一瞬间感觉像是回到了哥哥还在家中的小时候,开心地点点头,回答他。
「嗯!



「喀——」little red吐出一口血沫,不耐地擦了擦嘴以后向湖面上看过去。
「让我看看我召唤出的是什么怪物——」
「见鬼,真TMD冷。」小红身上燃起火焰来御寒。即便如此,可视的白色雾气还是瞬息间狂气地扩散开来。飘飞出的火星也被冰封冻成一块一块的结晶,噼里啪啦地掉在地上。
「人类。我劝你在我还没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在我的眉心点上一滴你的血。」
「你是什么东西,妖精还是怪物。」
呵呵呵呵呵呵呵————————
能将火焰都封冻的,kamisama?
应该是认出来了。传说中让整个世界埋在雪之下后归为静寂的怪物,除了眼前这位应该不会有差了。
这种力量,与其说是怪物,到还真不如用神来称呼的好?
小红没做更多的犹豫,咬破手指放在对方的眉心中间。血红色圆球将挥舞着冰戟的怪物和他一起包围。对方发出咯咯咯地刺耳的笑声。
「不错,有胆量。这样我在放出力量的时候就不会——无意——杀害你」
「……能变形吗,Berserker?你太显眼了。」
「咔剌剌剌剌剌剌剌——————————」
已经不能再做出正常交流了,Berserker只是收回了刚才释放出的寒冰之力,眼神却不再清明。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9: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1-25 02:22 编辑

003 认主子活动第三弹
「这……这是」
莹蓝的色泽随着魔术阵中少女展开的翅翼一起流动着,卢卡·X觉得自己这辈子大概都没遇到过这么美丽的光景了。
Servant,Caster,听从您的召唤而来。」
少女扑打着蝶翼,悬浮于少年的面前。
MMaster?」
「啊、啊啊。」少年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摸了摸手背的令咒,「那个,你是Caster是吧。」
「没错,不过说是Caster,其实是拥有着魔力的妖精一族,我们的魔术都是世代沿袭与生俱来的。如您所见——我是蝴蝶的妖精。」
翅翼随着天台上空的风忽闪着,鳞粉在空中像是幽蓝的火星一样飞舞。
「啊,那个,总之,你能变化下样貌吗,这模样太不方便了。」
「这样?」
一阵光之后,眼前的少女已经收起蝶翼,一头如墨的发丝像缎子一样在星光下闪闪发亮,少女看上去就像普通的人类一样。除了那双看起来在黑暗中也发着光亮的莹蓝色的双瞳,以外。
「啊,嗯。这样看上去就好多了。我的名字是卢卡·X,你看着随便称呼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感觉还是叫Master好点的感觉?」少女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名叫卢卡的少年也不太好意思地把视线偏向了一边。
怎么说呢,少女非常漂亮,可以说的上是个美人呢。应该说这么称呼一点都不为过。
「啊——这个给你。」
感觉到脖颈的异物缠了上来,少女很自然地扯了扯,是一条围巾。
「这样的温度刚刚召唤出来也还是会不适应吧?怎么样,暖和些了吗。」
「身为妖精的适应力是很强的,尤其是能在冰雪之中依然飞舞的幻蝶一族。Master您太小看我了。而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并没有触觉。」
「没有……触觉,吗。」
少年的眼光不经意触及到那份自然而然流露而出的凛然,被震慑之余,也有稍稍的可惜和怜悯。
然而少女的眼光大概已经随着思绪飘远了。
「这是命运。」


servantassassin。遵从您的召唤而来。」
「什么,居然是assassin…」略显疲惫的男生摇晃了下身体, 「明明这圣遗物看上去挺霸气的,居然只是个assassin.还是个女人吗.
男生有点恼火地盯着魔术阵看着,却没发现自己召唤的servant.
Master我就在这里,不用使用气息隐藏.
「什么!?您真是太失礼了!」一记飞镖扔了过来,男生堪堪躲过了那并不带有恶意的攻击.
……FF只好把视线向下移了几公分.
小小的.
对他的这个servant的印象除了这个以外,他再找不出第二个词来形容她.
小小的身体,小小的服饰,头上戴着小小的军帽,胸前别着的勋章也是小小的。
看上去最多也不过是个10岁的孩子而已.
「是冒犯了,这么干瘪的身材怎么也不可能是个女人,最多是个女孩而已.牙换齐了么?
「太失礼了!我活过的年月比你家几辈人加起来都长!我的名字在大陆闻名的时候,你的曾曾曾曾曾爷爷的曾曾曾爷爷还没生出来打酱油呢!
「啧,小不点而已.」虽然这么说着,FF还是忍不住把视线向下撇着,少女虽然鼓着嘴巴,脸气鼓鼓的像个团子,但是浑身的军火气息是隐藏不住的,一双眼睛也是有神机灵的很.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少女像是自己越想越来气似的,背对着FF发出咕咕的气恼的声音,就像小动物护食所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声音一样。
「好啦是我用词不恰当,那么简单介绍下自己吧,assassin?
「吾之名为奥尔卡!是被人认为是机器变种的怪物!
FF仔细搜索了下大脑里储存的信息,等他能对眼前的少女的身份地位做出一个判定的时候,少女已经靠在空地里的大石头上睡着了。
「好吧,看来我还真的是召唤出来个了不得的小东西呢。」FF笑了起来,把少女放在了自己背上,慢慢地向森林深处自己的小屋子里走去。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9: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1-26 00:20 编辑

004 最后召唤出来的家伙?
[3013 1.24 PM11]


「开头是充满还是满盈来着」⑥看了看手里的臭背篓,啊不,这玩意儿上面还有绣花呢,应该是皮革材质的东西.
「啊啊,好麻烦啊. 挠了挠头思索了一会儿以后,⑥把圣遗物丢进魔术阵中央,烂菜帮子堆起来的魔术阵被这一砸看起来有点走形。
⑥倒不怎么关心这个,开始念起来印象里的咒文.
「充满吧,充满吧,充满吧,充满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⑥满盈之时
便是废物之机

[您的数学已经突破天际了]

宣告 ——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德意志、此正义的话就回应吧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恶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即手握其狗链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
来自于抑止之轮、
天秤之守护者a——!

如果有会把胜利赐给这种家伙的圣杯,绝对是被驴踢了脑袋了吧

「啊——这要是有多么下九流的魔术师——」站在魔术阵中间的男子啐了一口,「浑身的魔力都流动不起来,你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这位Servant哟,你就不吐槽下自己脚底下踩得都是烂菜叶子吗。
恼火,实在是恼火。
凭借着一定的身高差,男子斜睨着⑥,红色的瞳眸烈烈地发出慑人的光辉,像夜晚猎食的吸血鬼,不过这对特殊体质的⑥并不能造成什么震慑.
servant竟然还有对master如此不敬的吗?」⑥因为平日里的傲娇情绪,自然而然地反瞪了回去。自己呼出的哈气被寒风吹得又扑打在他的脸上,他现在的心情也是十分的不满。
不规则的云层偶尔遮住月光,让男子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哦——原来如此。」虽然这并不是他的本意,但是自己的master是个死徒的现实已经摆在眼前。拙劣的死气弥漫在眼前,就像腐坏的令人作呕的污秽一般。
自己作为三骑士中的Archer被召唤出来,然而能力却因为自己Master的缘故,能力整体下降,不用说这都是让人极度不爽的吧.
「哼Archer放出自己的魔力,在四周搜索开来.
「你这家伙!你这是要把那些servant都招惹过来吗?」⑥气恼地简直要把皮靴脱下来扔到他servant的脑袋上,他这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肆意独行的人.
「这就说错了,Master,不——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您了。」
愉悦地笑了起来,Archer从手中化出与其身份并不相符的尖刀握在手里.
「东南方向100m,有比您更适合我的人——」
⑥瞪大了眼睛,像是不相信他在说什么似的。整个身体一凛,向后退了几步。
「你这家伙——你!」
男子嘴角的弧度不禁又大了几分。
「没错,送你归西——」
尖刀闪过能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月白色,一道血弧在半空中划出优美的曲线。在自己的黑色发丝快要碰触到刀刃上的血渍的时候,尖刀破碎成为光尘,随着男子的身形一起消失在夜色下。

然而在教会二楼看着自己servant饮茶的枫差点又把灵器盘摔在地上,他抹了抹额头的冷汗。
「这次的家伙们都是要干什么啊
Archer
切断了和自己御主的契约。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9: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1-27 03:15 编辑

005 Archer与新的Master

[3013 1.24 PM11:20]


不得不说在这么近的距离就有如此纯净的魔力感应确实是十分幸运的.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直接干脆的斩了他的master,那个死徒。
东南方向100m处。
一座巨大的宅子坐落在这里,庭院之中还有守夜的仆从。
是没落呢还是太过自信了呢,这座宅子里并没有安置用来防御的结界。
「嗯!?」这个时候他才观察到这只不过是这座府邸的一部分,可以说隐藏在暗中的规模更加可观,十几座?不,大概还有二十几座与眼前这座相比毫不逊色的豪宅坐落在浓雾缭绕的林间。
可以说将整个灵脉都覆盖了起来。思及这里,Archer点了点头.难怪无需安设那些结界之类的东西,以这个家族的势力,恐怕不是普通的侵入者可以有所破坏的.
「嗯..是魔术发展太快还是怎样,现在的魔术师就像地上的落叶一样多吗。」
费解地咋了咋舌,他灵体化到这座府邸内部,寻找适合的Master.
「这房子装修真奢华。」和当初自己的完全可以不相上下啊。他摸了摸左眼。
魔力最为集中的是这两间卧室发出来的,选哪边好呢。穿过繁复的回廊,被纯净的魔力吸引到此地的Archer犯起了难。
「投硬币怎样。字面左边,花面右边。」
即使是深夜也依然灯火通明的山庄的某扇窗户之前,出现了一个并不熟悉的人的影子。不过并没有仆从在意着。
「叮——」
硬币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啊——」左边屋子里的少女蹭地从靠椅中站起来,跑到门前拉开了门。
「啊,花面啊,那就是右边了。咦。」Archer准备上前去敲右边的门,但是左面的的们忽然拉开,让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他饶有兴味地看着冲出门的少女。
应该只是个高中生的样子,深蓝色的瞳孔带着些说不清的情绪放大着,不是惊讶,总觉得是些伤悲和绝望。
「来了还是来了」少女并没有像他想象中一样惊异于他的出现然后大喊大叫,只是平静地低下了头,过于平静到让他吃惊。
少女的手指一点点收紧,修好的指尖嵌进了皮肤中。额前的刘海低垂下来,把她的眼前遮出了一片阴影。
servant Archer。」
「——?!」被直接点名的Archer感到很不可思议。一直等眼前的人作出反应,但是却没想到会被对方戳穿身份。
「我愿成为你的master,你可愿意?」
「我这个人,比较偏信命运。」他指着那枚已经认不出是什么年代的硬币的花面说着。「我不会做出改变。」
「屋子里的是我的妹妹,我知道你将要认她为主。Archer,我将她托付与你,你可能替代我,不,是和我一起将她守护完好直到最后?」
「预言者?真是稀罕。」Archer扯出来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笑意,然后走到少女面前向她行以半跪的礼节。
「但愿我能做到,以骑士的名义起誓,我将保护我的master直到最后,直至这生命结束。」
「谢谢。」少女倚着门慢慢滑坐在地上,银色的长发披散到她的身边,一滴眼泪还没被人发现,就沁进了衣服里。
archer并没有理会她,只是敲敲门之后走进了右面的卧室。
「抱歉,我还是没能挽回。抱歉、抱歉、抱歉

「很抱歉深夜造访。」缠着黑色缎带的右手抚胸,骑士鞠了一躬。「您知道圣杯吗。」
「这是作为魔术师的尝试。」背着身子在灯光下读书的人并没有回身,浅棕色的头发扎成两个马尾,看上去要比刚才的少女矮一些的样子。
「很好,那么您可愿成为我的master,一起参战?」
女孩捏了捏衣袖,从放下正在阅读的魔术典籍。橙红色的眼睛暗了暗,嘴张了又合,最后沉静下来。
「我同意,成为我的从者,一起来赢得这份荣耀。」
少女转过身,流利念下咒文,左眼中出现三道符咒,红色的光一闪而过。
Archer.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9: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1-28 02:43 编辑

006 你到底是谁.


一开始就知道的.
姐姐给她看过的未来从来不会有错,一直按照预定的轨迹行进着.
「但是
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依然想要向那所谓的「命定」宣战.
别人无法参与改变的因果,就由我自己,来紧握于指间吧.
「姐姐.
这次,换我来保护你怎么样?
维持这个家的话,你做的已经够多了.够多了! 甚至是,甚至是
「不行,这样的事我决不允许!
Master..?您已经自言自语了好久了?Archer在她身后站了好久,终于是忍不住提醒了她一句.
「啊!抱歉!抱歉!」少女从椅子上一蹦而起,慌慌张张地弯腰道歉.
「没事啦,圣杯啊这种东西也就是那个追求的过程值得回味.」骑士把右臂上的缎带拆下来,缠住了左眼.闭上眼睛休息的他摇了摇头.

「不对,这还不够.
「对,就这样.
拿走我的血液,拿走我的生命,让我知道更多.
这个结局,我会亲手让它改变轨道,让它偏向另外一个未来.绪言拉开抽屉,里面有一把黑亮的手枪和镂着花纹的短把银刀.
银刀上的红宝石里面有火焰的纹路一闪而过.
「没错.
我会让全部都改变.绝对.

「咦.
下雨了?
冬雨呢.
少女合上窗帘,安排Archer到她隔壁的房间去休息后,就熄灯睡觉了

「真狼狈呢.
淅淅沥沥的雨水落在伞上,撑伞的少年,看着地上的尸体⑥,从一开始呵呵的浅笑,变成歇斯底里的大笑.
「真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少年蹲下身子,眼前的⑥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了.被雨水泡了很久的身体有些发白,他能闻得到尸体腐坏的闻到.
死气渐渐围绕在少年的身边.
少年把宝石贴在已经没有脉搏的颈间.念了一段咒语.
大动脉处的刀痕不见了,看上去名贵至极的青色宝石也消失了.血从地上又重新流回伤口.冰冷的皮肤质感贴在少年的指尖,少年汇集了空气中的水,将血迹擦拭干净.
「⑥,或许我从未了解过你.
从现在起,游戏才真正开始.
少年收起伞,看着乌云过后的夜空.消失在夜色里.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8920

帖子

8138

积分

冲浪者

「匍匐在地面上睡去的飞鸟,变成质地柔软的,死亡的内核。」

威望
0
帅气
39
聪明
14
强壮
2
美丽
237
可爱
5
星沙
3
金钱
50319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9: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绪言 于 2013-1-26 00:17 编辑

[3013 1.25 AM 00:00]
七位御主完成其从者的召唤。
以命运的青痕  踏碎那自以为是的笑颜
你哽咽 你不语
你把对我深切的恨意 埋葬在襟花的缝隙里。
以光阴的晚钟  敲醒那不再重演的梦境
我静默 我离去
我把对你深爱的言语  隐匿在嘶哑的喉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524

帖子

1027

积分

山洞探险者

Gabrincho!!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5
星沙
0
金钱
2185
发表于 2013-1-23 19: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了好多!
いつか僕ら大人になる そして出逢える
君とここで約束するよ だから笑顔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3718

帖子

4379

积分

暴走族

已死

威望
0
帅气
109
聪明
110
强壮
6
美丽
45
可爱
24
星沙
1
金钱
16436
发表于 2013-1-23 19: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更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PMGBA ( 闽ICP备06006686号  

GMT+8, 2016-12-7 16:51 , Processed in 0.225005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