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排行榜

口袋妖怪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48|回复: 17

[完坑!]离别曲-旅行之乐章

[复制链接]

63

主题

4万

帖子

4万

积分

精英

最爱绿毛虫的水

威望
4
帅气
170
聪明
59
强壮
1
美丽
39
可爱
34
星沙
8
金钱
25293

十周年纪念

发表于 2012-7-11 09: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renxie 于 2012-7-23 16:24 编辑

以下注意(=。=其实是作者的道歉说明可以嘛?):
这篇随时都有弃坑的可能——虽然全文已经写完了,现在是修正好,然后再发,不过作者随时可能觉得写得太渣,不想改了,直接弃坑
本文包含太多引号 文句坑爹 没啥对战 人物性格刻画不明显 想要表达的东西作者自己都没想明白 行文流水账等卡帕的毛病

如果觉得不介意的就看下去咯
暂时先放第一章(因为要玩游戏0.0所以慢慢填坑咯


晴岚之调
    风,夹带着动人的旋律徐徐吹来——这里便是我的家乡,没有纷争,没有喧嚣,只是一片静谧和祥和。
    静静地躺在树下,享受着这一刻的阳光。听着风中的旋律,稍许烦躁的心也得以沉静下来,渐渐想起了往昔的故事来:
    万物都存在相互对立制约的两面,犹如精灵们给人带来了便利,成为了人类的朋友,但是也有憎恶人类的存在。各种负面的情绪统一到了一起,创造出了一只黑色的梦幻,犹如梦幻能够变幻出一切,黑色的它亦可以毁灭一切。
    在那一个新月的夜晚,如同夜幕一般色泽的梦幻席卷着人类的村庄。在那强大的力量面前,多少妄与之对抗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即使人类有精灵并肩作战,在积累数千年的怨恨面前都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人们已经放弃了抵抗的念头,绝望蔓延着。这个时候,持着笛子的贤者出现了。他一边灵巧躲避着梦幻的攻击,一边吹奏着令人平缓的旋律。所有听到这音乐的人,心中的阴霾都被一扫而空,沉醉于其中,仿佛忘却了眼前的灾难。就算是千年的怨恨也为之动容,贤者趁着梦幻迟疑的那一瞬间,丢出了标着M,象征掌控与大师之球,将其永久地封印了起来,世界重归于平静。
    这个是母亲最喜欢讲的床头故事,虽然我可能早已厌烦,但这个故事仍在我的梦境中出现过数次。当然故事对于我们而言并没有结束——村里传说我们就是那位贤者的子嗣,所以几乎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在练习着先祖传承下来的旋律。
    我可不是一个那么有耐心可以摆弄半天乐器的人,当然只是说法,实际上,我觉得练习那些曲子也没多大意思而已,也许正因为这个,我不是一个受欢迎的人。“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只要不让自己后悔就好。”父亲是那么说的,可是说起自己的选择,其实我也并没有好好考虑过,如果,我是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成为医生呢,可以给苦痛中的人们送去新生的希望。
    风中的旋律停了下来…这个时间好像有点早,而且结束的地方也不是一曲的完结,难道是今天奏乐的乐师腰闪了么?而这个时候,天也暗了下来——这天好像有些暗得太早了吧?!
    心中涌出不祥的预感,我开始往村子的方向跑去。
    村庄外沿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但是却缺少了平时该有的人群。到底发生了什么,以我现在的认知根本无法得到什么确切的答案,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一声爆炸。虽然感到了一丝恐惧,但还是得循声而去。
    村子中央广场上聚集了很多人,我努力想看到人群中间发生了什么。
    隐约看到一个中年的男人,手里好像握着个什么,在向大家喊叫着,那表情依稀可辨,充满了憎恨与悲伤。这个时候父母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水,你才回来吗?没事可太好了。”母亲舒了口气。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眼前的一切让我不知所措,不安与疑惑相交织。
    “不用管那么多了,你没有属于自己的乐器与精灵,就别瞎掺和了,快点走吧。”父亲一如既往的沉着与严厉,虽然这样的话听起来更像是无情。
    “可是……”我想反驳些什么,不过的确因为平时的关系,我确实是没有取得什么“乐师”资格,虽然父亲平时没说什么,不过其实心里还是会生气吧?可是,至少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刚想把这话说出口,天已经完全黑了,人声也噪杂起来。人群的中心升起了一只黑色的精灵——梦幻!
    母亲一手抱住我,另一手挽住父亲的手。
    父亲的眉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皱紧了,他掏出了精灵球,放出了卡比:“卡比,水的安全就交给你了,一定要保护好他!”然后向母亲使了个眼色,母亲也放出了光精灵:“你们带着他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如果可以的话,请回来帮助我们……”母亲后半句略显迟疑。
    这个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已经拿出了自己的乐器,开始演奏起来,同时放出了许多精灵,音乐高亢而激烈,就算说是BOSS战的BGM都不为过吧。
    “快走!”父亲的声音将完全不知所以的我拉回现实。光精灵发动了念力,我被光包围离开了那里。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自己家的客厅。桌子上放着一把小竖琴,和一封信:
    虽然你还没有持有属于自己乐器的资格,但是把这把小竖琴送给你当生日礼物吧,生日快乐。
    光精灵的眼神仿佛是叫我拿好那个。
    我用略带颤抖的手拿起竖琴,远处突然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同时伴随着剧烈的冲击。
    缓过神来的时候,卡比兽正抱着保护我。、
    “喂,那里怎么了!”我用尽全力呼喊着,可现在不会有人回答我的,虽然我自己也明白…
    光精灵再次发动了瞬间移动,这一次的时间用得更长了。光芒褪去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这里…是哪里?其他人呢?”
    光精灵环顾了下四周,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和卡比兽对了一个眼色,然后又消失了…
    我也环盼了下四周,身后是一个山洞,身旁应该是水道,走进山洞也都是水,还有一个巨大的瀑布,看来就算是要离开这里,也要好好想想办法。
    只不过回去的方法完全没有头绪,家那里到底怎么了,父母呢,村子里的人呢?我用手扶住额头,一下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完全没有头绪。大家一定会没事的话,我们是贤者的子嗣,也曾经封印过黑暗梦幻…我只能让自己相信这样的事实。
    总之,现在的我,应该做什么才对…望着怀里的竖琴,我无言无念…


野分之调
    现在的我应该做些什么呢,是在这里等待它们接我回去吗?才不要,这可不是我的风格,必须靠自己的力量来找到回去的路。虽然是那么想,不过其实根本没有可以走的路…
    正在我伤透脑筋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很大的躁动。一大群嘟嘟向我这个方向冲来,光看那个神色根本分不清是惊恐还是在生气,而且现在也没有闲情去分析它们的心态吧,总之本能告诉我,跑!四周没有路,没有太多值得犹豫的时间,毅然躲进水里,不过现在的水温还真冷…
    稍许过了一段时间,嘟嘟的声音好像听不到了,上面又传来了几声人声,方才尽力的爬上了岸。
    “啊,刚才吓到你了吧,抱歉,我正在这里做些调查,不过好像不小心……啊哈哈哈哈。”站在我眼前的是一个穿着白色大衣,打着小领带,戴着眼镜的男子——这幅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就是了…
    “啊,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宇津木,职业算是精灵博士吧,最近在研究这里附近精灵的生态。”他脸上还是充满了歉意的笑容,但是即便如此,对于陌生人还是要保持距离,我只是望着他。可以感觉到现在的气氛应该是相当的尴尬——至少对于他来说。
    对方好像在打量着我,当目光移动到我竖琴上的时候,神色突然有什么变化。“你!”嗯?我瞬间睁大了眼睛,难道这家伙知道些什么吗?
    “别那么激动,要不先去我的实验室吃顿饭吧,顺带把衣服弄干,毕竟你现在这样子大概还算是我的错吧。”这家伙没有恶意,至少从他的语气中是那么感觉的,但是果然还是不能放松警惕。算了,现在也有想确认的事情,在餐桌上也许更好解决,于是也就跟着他到了实验室。
    研究室的布局相当简单,大抵用了书架分为两间,里面大概是研究的部分,放着一些日常用不到的仪器,外面摆了几桌子,上面零散堆着些文件,不过餐桌在哪里呢…
    他简单收拾了下桌子,便把饭菜什么的摆了上来。
    说真的,饭菜的口味挺一般,速冻食品吧毕竟,虽然也有这一连串的事情弄我的不怎么有食欲的缘故。不过毕竟还是抵不过身体的本能,还算是稍许吃了些东西。
    虽然还有些拘谨,不够还是向他确认一些事情吧。
    “那个。”想不到我们同时开口了。我稍许有些警惕,想听他打算所什么。“啊,我没什么,你先说吧。”嘁,算了,那就先吧。
    “你认识我的竖琴吗?”开门见山,这种问题上拐弯抹角只会让对方编织好谎言。
    他只是挠了挠头:“不不,只是那东西的材质不是这里常见的东西罢了,所以我不小心多看了两眼,让你多心了。”不像是在撒谎,不过这好像给了我一种灵感。
    “那你知道这东西的材料在哪里多见吗?”问到产地的话,说不定定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了吧。
    “这个,大概是西边或北面的东西吧?我也不大确定,不过,最底下那块木牌的树,的确是在那里。不过现在带着乐器旅行的人还真是少了呢。”那块牌子吗——如果能取得乐师资格的话,上面应该就会刻上我的名字。
    “那么你想问什么?”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语气缓和多了。
    “啊,那个啊,就是想问你怎么会在那里而已啦。”
    “被家人赶出来旅行而已。”想起了这个以前经常拿来自嘲的段子,以前逃音乐训练被赶出来的确就是那么说的。
    “哦,这样啊?”这家伙怎么好像来兴致了的样子,“既然是旅行的话,能让我看一下你的精灵吗?”
    这家伙什么乱七八糟的:“抱歉,我没有。”
    “啊,这样啊,看来你是第一次出来旅行呢。”这种眼镜放光的表情有点让人毛骨悚然,“我的工作就是给予新人训练师帮助,我这里正好有一只剩下的,如果……”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我两样都快搭上了:“不用了,不是那么远我都走过来了吗,所以没关系的。”
    “好吧,你也真是辛苦呢,不过至少把这些带上,也算是我的赔罪了。”说着展给我了几个精灵球。
    叹气,这家伙好人一生平安,接过球,于是向西北方前进。
    野外和我预想的差了许多,至少比起平时的村外糟糕多了。天色也已经暗下来的关系,四周显得十分诡秘。
    “咕~咕~”一只咕咕飞了过去;“咕~咕~”一只咕咕飞了过来;“咕~咕咕”两只咕咕飞了过来;……;受不了了,这样下去就光数咕咕就可以睡着了!
    天上很热闹,脚下的草地也动静十足。很久以前就听说野生的精灵的对人们还有可能存在敌意,虽然有点不理解,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谁要这样在我家走来走去我也会生气的,真没办法。
    摆好了架势,还是一边试着弹琴一边前进吧。不得不承认,这琴的音色相当不错,给人一种孩童般活泼的感觉但是也不至于太过于放肆。
    只是凭借着记忆,手指在琴弦上拨动着。没记错,现在这个应该只是普通的平息之曲,虽然是最基础的曲目,不过应该不会让我成为被攻击的目标吧。
    曲子很管用,至少四周安分下来少许。不过话说又回来,今天可能要露宿野外了吧,不知道那个时候会不会被夜袭就是了。
    早上被波波的叫声吵醒了,这种晚上咕咕早上波波的地方怎么住人啊!——虽然这本来就不是住人的地方,不过心里免不了一阵抱怨,也只好稍作收拾继续前进。
    这地形是够绕的,而且沿途上野生的精灵也不少,不知不觉肚子又已经饿了,我可是那种一感到饥饿就懒得集中精神的人。于是手中的琴声也停了下来。不过反而聚在身边的精灵也渐渐散去了…到底我一路弹过来是为了什么…
    终于至少赶在饿昏之前达到了新的城镇,PC这种传闻中的超福利组织不知道会不会收留像我这样的落魄的人呢。
    “很抱歉,这里只能提供给精灵训练师免费的服务。”乔伊小姐用着天使般的面孔说着魔鬼般的话语。无奈,我也只能离开了,早知道果然应该向之前的好人要一个精灵之类的吗?刚出门又被一个老爷爷叫住了。
    “年轻人,看你灰头土脸的,是新手训练师吧。”
    “我连精灵都没有,根本就是不是‘精灵训练师’。”我向他示意了一下,所以我不正还挨饿嘛!
    “哦,原来是这样啊。”老人好像知道了什么,“那么交给老朽吧。”哈?
    说着他把我拉到城镇外的草地,扔出了一只美丽花。“香甜气息。”老爷爷有条不紊的指挥着美丽花。话说他不会是要…草地开始骚动,一直绿毛虫跳了出来抱住了美丽花,顺带蹭了两下。果然这种精灵很喜欢这种气息吧。
    “美丽花,催眠粉。”淡蓝色花粉弥漫四周,绿毛虫睡着了。“好了,年轻人,扔球吧。”
    ……啊?完全不明所以好吧,我也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只是呆在那里。“没关系的,绿毛虫还是挺好捕捉的,也适合新手上路,睡眠状态下,没有体力耗损也可以轻松捉到哦。”说完还挑了挑眉毛。这老爷爷绝对…不正经啊!算了,照做就行了,扔球是吧。我略显慵懒的丢了一个球出去,绿毛虫被收服了…虽然我也曾经想过捉到自己人生第一只精灵是怎么样的感觉,不过现在这样的…我想是我怎么也不可能想到的吧:“把我预设的激动还给我啊…”无力的呐喊
    “好了好了,别说那么说,先把你的精灵放出来吧。要取个昵称也可以哦。”…算了,照做。
    啊,绿毛虫好软啊,圆圆的,抱着好舒服,冷不防地戳了两下,手感绝佳!像糯米糕一样,就叫“糯米”吧!心里就那么打算了。
    “来来来,这个是睡醒药,这些个是奇异甜食,拿去用吧。”…照做。
    绿毛虫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不过看似迷迷糊糊什么都还不清楚的样子。闻了闻我的气味,蹭了两下,然后靠了下来。“以…以后你就叫小米吧,这个,吃吧……”不管怎么说,其实我们还不认识…不对,名字好像哪里错了…
    不过它倒好像是不怕生的样子,高兴的转了几圈,把我给的糖吃掉了,其实被它的嘴碰到的时候也好软!
    吃了几颗糖以后,小米的身体发出了奇异的光芒,待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它已然不是之前的样子——进化成铁甲蛹…喂,好硬啊!随便敲了敲,声音倒是很清脆…
    “没有嘴的话,吃不了呢。”老爷爷传来了犯难的声音,“算了,交给老朽我吧。”说着,接过了小米和剩下的糖。其实这个时候,我根本就想不出现在的我是个什么立场。
    “好了。”老爷爷把手里的小米交给了我。我感到手中的不安定,小米碎开了!喂喂,这个太猎奇了吧!老爷爷你对它做了什么啊…呃?!透过缝隙,并没有看到那只可爱的绿毛虫或者不和谐的内脏。一对翅膀从中伸展开来,一只蝴蝶从中间蜕变而出,又…进化了吗?
    “好了,这样你就可以踏上训练师之路了呢。”老爷爷拍了拍我的背。
    “这样就可以在PC吃到免费的午餐了?”呃,我好像说了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老爷爷笑了起来:“原来你是为了这个才那么丧气啊,没关系,这顿中饭来我家吧。”老爷爷你是好人!也祝你一生平安!
    他家中并没有其他人,在不远处的小厨子上隐约好像能看到他们一家人的照片,那是和乐的一家,每个人脸上都是满足的笑容。
    “他们都被我赶上训练家的旅程了呢,现在应该也是了不起的训练家了吧。”老爷爷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也没有再说什么了,那种语气中虽然有着几分自豪,但是也有着一丝无奈与寂寞。
    老爷爷家的饭菜相当简单,不过倒也合我口味。
    “你的竖琴…”老爷爷在饭后突然如此说道,这一句话让我立马警觉起来,但是老爷爷继续不慌不慢地说着,“以前好像我也见过那样的训练家呢,用音乐来给精灵增加士气,真是相当有趣的人。”
    应该不会有错了,鼓舞之调的话。“知道那个人从哪里来的吗?”好像看到了什么希望,只是想紧紧抓牢。
    老爷爷笑了笑,沉思了一会,用手指着窗外,或者说是墙壁?:“‘山的那一边。’可惜我的地图也都送给新人训练师了,否则就能给你指出来了呢。”看着老人略显遗憾的神情,我只是摇了摇头,至少大方向上没有错,按着那边走的话一定可以到就是了。
    告别了老爷爷后,来到了PC度过了一个稍许太平的一晚。



嘛,其实这文的原意是离别作,打算写完就差不多少来些PG的
其中总有很多奇怪的理由或借口吧
其实结尾也是后天大改过一次,所以下次我把原本的结尾也放出来吧。

好きだから

163

主题

1352

帖子

2422

积分

山洞探险者

好烦

威望
0
帅气
11
聪明
128
强壮
168
美丽
448
可爱
32
星沙
3
金钱
16427
发表于 2012-7-11 11: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文感觉还是不错的,尤其我这个文区常客来看,主要的文章框架是建立的不错,不过最好不要弃坑,否则文区的少数的我又要孤军奋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3

帖子

165

积分

捉虫少年

电马!

威望
0
帅气
1
聪明
1
强壮
1
美丽
3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1050
发表于 2012-7-11 11:3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水加油~
晴岚之调是什么意思呢……

点评

前面的直接来自MH2G的麒麟双刀 不过意思自己重新想了:晴天-暴风雨  发表于 2012-7-11 11:4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

主题

217

帖子

313

积分

奔跑少年

我一直都在。

威望
0
帅气
1
聪明
37
强壮
23
美丽
103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1260
发表于 2012-7-11 16:4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黑色的梦幻好像很好玩的样子,然后本音乐宅很期待你路上的音乐。
旅行,让人心胸宽容,目光长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驭龙师

さすらいのナイスガイ

威望
4
帅气
333
聪明
65
强壮
32
美丽
293
可爱
216
星沙
1
金钱
178879

十周年纪念

发表于 2012-7-12 19: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水终于又下水了(咦)
第一人称的中篇(或者说是长篇?)没有尝试过,感觉有些困难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3

主题

1352

帖子

2422

积分

山洞探险者

好烦

威望
0
帅气
11
聪明
128
强壮
168
美丽
448
可爱
32
星沙
3
金钱
16427
发表于 2012-7-12 20: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黑色梦幻的开头应该给这个世界提供了不少的色彩与铺垫,我十分期待接下来的内容。
重新看了楼主的文,发现

啊,绿毛虫好软啊,圆圆的,抱着好舒服,冷不防地戳了两下,手感绝佳!像糯米糕一样,就叫“糯米”吧!
这个名字感觉很萌的。以后也可以跟我一样把精灵的技能与训练师的情况写一下,这样的话比较清晰训练师的情况与精灵情况,这就是我的建议,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把文区重新建立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6

主题

4882

帖子

6172

积分

冲浪者

土著の神明

威望
3
帅气
145
聪明
4
强壮
0
美丽
49
可爱
4
星沙
0
金钱
27738
发表于 2012-7-13 12: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麒麟剑雷帝神
单手剑紫电。。
阿阿
来看水水的文
[music=1769455474]U.N.オーエンは彼女なのか[/musi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3

主题

4万

帖子

4万

积分

精英

最爱绿毛虫的水

威望
4
帅气
170
聪明
59
强壮
1
美丽
39
可爱
34
星沙
8
金钱
25293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2-7-13 22: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安之调
    第二天早上又和老爷爷告了一次别之后,开始踏上了旅行(?)。按那个博士和老爷爷指的大概方向有条路,不过眼前是茂密的草地,看来又要小心前进了。小米在球里也很不安分,直接跑出来了,但是它好像很粘我的样子,所以倒也不会惹太大麻烦吧?我只是继续一边弹着竖琴前进。现在不由觉得,平时至少有好好练了平息之曲真是明智啊…当然也有一些无法平息下来的精灵,也只能靠小米来解决了,虽然这样对那些野生的精灵很抱歉。沿路也顺带摘了一些果子,总觉得可以用上,不过话说回来,有些貌似太硬了了…不过至少可以用来当自卫的武器…
    一段往北的路结束之后又到做出抉择的时刻了,进洞和往西。从山的另一边,可能就是指这个山洞吗?但是刚踏进山洞一步,我就立马退了出来,然后选择了往西的道路——看不见的话,说什么都是白搭。
    不过其实后来还是后悔了——路太长,而且还到处草地,幸亏有之前果子的帮助,虽然这样觉得也很对不起小米。走了半天路,自己都饿了,都已经过中午了吧,实在不想走了,就近靠着一棵树左下,渐渐地,眼皮就搭上了。
    朦朦胧胧间耳边传来了人声,出于好奇,而且正好顺道,我也就循声而去——两个少年正在进行精灵对战。
    其实我还是不喜欢的对战什么的,不过总觉得就那么路过有点可惜,于是我安心下来看两人的对战。
    两方使用的是拉达和大尾立。
    看着拉达的目光锐利,应该是处于聚气状态;而大尾立的收紧了全身的绒毛使身体更结实。
    大尾立突然向着拉达冲了过去,看那架势应该是打算要用抓击之类的技能,拉达正面对着大尾立,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
    突然大尾立的行动变慢了,怯懦了?——拉达使出了恐惧颜。趁着这个间隙,拉达开始高速移动起来,电光一闪,是打算直接靠速度来取胜吧。
    虽然大尾立行动变得迟缓,但是依然盯着拉达,这一招是躲不过了,拉达似乎不想错过这个机会,狠狠冲向了大尾立的腹部。
    大尾立在主人的鼓舞下重新找回了战斗的感觉,稍许倾侧了下自己的身体,保护住了要害部位,虽然仍然滚出了很远——毕竟太圆了嘛。
    仍旧拉达是节奏,再一起向大尾立使出了电光一闪,这次貌似采取了“之”字形走位,大概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攻击方向。
    拉达越来越接近了,随着主人适时的一声令下,原本紧盯着拉达的大尾立突然靠尾巴站了起来,拉达只是撞到了它尾巴的末梢,大尾立在空中后翻旋转,随即一个劈开,正中要害,决斗结束。
    正要离开之际,却别人叫住了:“喂,闲看的,不来点感言吗?”拉达的主人貌似对我的存在有些不满,大概是输了被外人看见有点憋屈?
    另一个孩子赶紧跑了过来和我赔了不是,不过之前的孩子还是有点不依不饶,但是我觉得我没在观战的时候做什么影响他们的事情吧?
    “啊,你的多余的动作太多了,与其华而不实的战术,不如一鼓作气的拿下来,这样的感觉吧。”虽然不清楚这样说对不对,总之先说个大概。
    “你!……”那孩子想说什么又打住了。
    “最后的话,如果用的是必杀门牙之类的动作小点的技能就可以了。”于是还是补了那么一句。
    那孩子开始自己沉思,旁边的孩子试着安慰他,我也就顺势搭个话,其实也就是想问最近的PC在哪里…“对了,那个,那个,对了,你的大尾立……”
    “啊!”他好像明白了什么,“真不愧是和老师有一样见解的哥哥呢,果然一下就看出来了吗?”
    “不是一般在野外捉到的尾立吧。”劈开什么的。
    “嗯,是我爷爷送给我,它还没出身就和我在一起了。我们本来打算这次模拟对战之后,就去挑战桔梗市道馆。”小孩子呢,一下子就说了那么多。不过道馆?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既然要挑战,那应该是很厉害的东西吧?模拟野外战争吗?
    “嘛,祝你们好运啦~诶,对了……”
    “啊——!”被之前的那个孩子在气势上完全打败了…“谢啦,我明白了!总之明天的道观挑战我一定会拿出全力来的,骏,我们可要一起踏进冠军殿堂,到时候再来一个漂亮的胜负吧!”
    “嗯,红,到时候可不要再掉链子了哦哟!”
    两个人好像燃起来了…喂,我的晚饭怎么办,你们能考虑一下吗?!“那个,道馆……”算了,看他们两个那么燃的样子,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哥哥明天一起来吗?”
    “啊,不了,我还有重要的事呢。”
    于是他们手拉着手,有说有笑地超夕阳的方向走去,如果这个时候我不是在挨饿的话,一定是在感叹年轻真好吧,不禁扶额。透着指缝,确认了他们离去的方向和大概的步速,决斗之后精灵要送去PC治疗,按他们现在的缓急来看,PC应该就在不远处了吧…
    从PC吃完饭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虽然我并不是那种喜欢饭后散步的类型,不过怎么说呢,这个城市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氛。那座高耸的塔吸引了我的注意,好似有一种幽怨缓缓从中透出,但是又有什么,想紧紧抓住它。
    突然被后面的人声叫住了,转过头,一个穿着蓝色布衣的男子。天色还是比较暗并不能十分看得清楚,不过可以隐约感觉到对方的干练。“前面的塔最近还是不要去的好,那里最近有些骚动,僧人们正努力在平缓那里的气氛呢。”
    “啊,这样啊。”也懒得去想,听起来好像很麻烦,于是回到PC,安稳地度过了一天。
    第二天一早,按惯例般地上路了,不知道昨天的两个孩子怎么样了呢,但愿他们能一起踏上冠军的殿堂吧。
    从城市北面的口出去,是片开阔的平原,终于不用和那些野生的精灵战斗了。怀着无比舒畅的心情,漫步在阳光之下,啊,这种感觉好久没有了。想起来这次的旅行目的是什么呢?心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急切了,不过仔细回想起来,还是不免担心,罪恶感油然而生、算了,不去想了,还是快些找到回去的路吧。
    于是眼前出现的分叉路,一条往北一条往西。男人的话就要无怨无悔的往前走,不是吗?
平野之调
    走着走着,走到了一座公园前,其他好像已经没有别的路了。在告示牌上观察公园的地形——搞不好我之前选错路了。虽然想抱怨,不过算了吧,实迷途其未远。
    刚往回走了一小段,突然耳边就传来了不妙的声响,这次又是决斗吗?来的时候貌似也有,不过有现在那么大声吗?循声过去,透过稍微低矮的灌木丛,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女孩子正指挥着大奶罐与一群尼多朗对战着。就按倒下尼多朗的数目来看,这对组合不简单呢,只不过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
    灌木丛虽然不高不密,不过要我这样直接穿过去也是不可能的,还是再看看情况吧。
    大奶罐不停地使用滚动进行着攻击,虽然会因为碰到毒刺而中毒,但是也适时使用治愈之铃来恢复,体力方面也有饮奶支持着。只是这样下去,精灵使用技能的次数也是有上限的。
    大奶罐又已经打败了五六只尼多朗的样子,但是它的体力差不多极限了的样子。果然,已经没有办法使出治愈之铃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因为中毒而倒下,唉,算了,我试着去帮帮她们看看。
    我将小米放了出来,告诉了它我的计划。我用最快的速度朝灌木丛跑去,然后用我觉得能跳得最高最远的方式起跳,小米抓着我的背,用力扇动着翅膀,这样就可以完成迈克尔乔丹般的飞跃了吧,我如此想着——顺利跨越灌木,就是着陆有些踉跄。
    在场的所有人和精灵对我的突然登场大吃一惊,画面短暂的定格了。我自认为优雅地拿出了竖琴,开始演奏起那万年不变的旋律。小米在我的身边翩翩起舞,白色的光芒笼罩起我和那位少女以及她的精灵,蓝色的粉末飘散于风中,尼多朗们渐渐睡着了。小米越飞越高,最后飞回到了我的头上:“先离开这里吧。”我对着少女如此说着。
    等彻底远离那片草地之后,少女终于发话了:“刚才真是谢谢了,不过你那样也挺危险的,如果受伤的话,我又要被骂了呢。”这…
    “啊?你才是吧,一个人在那里做什么呢。”故意和野生的尼多郎作战可不是什么有趣的活动。
    “这个可是我这个满金市道馆馆主的责任,这里的尼多朗最近变得很暴躁,经常会袭击路过的人,所以我来处理一下罢了。”她拍着自己的胸脯说着,一份自豪感,“不过算啦,反正你也帮忙了,这次就不怪你了。”
    “呃……”这家伙,真是…元气呢…“诶?道观馆主?”她的表情明显变得不高兴的样子,“不不,我的意思是,道馆馆主是干什么的,是来打扫作为生存场地的道馆的吗?”
    “噗哈哈哈,你真是个有趣的人。”她立马笑了出来。“我来告诉你吧,所谓的道馆呢,就是为了测试训练家实力的一种设施,就是和我们道馆馆主进行精灵对决,赢的话就可以得到获胜的证明,顺带一提哦,如果收集齐8个的话,就可以挑战这里的城都联盟。”
    “哦……”大概明白了?不禁想起了之前两个孩子说的冠军殿堂。
    “看在你帮忙的份上,还想问什么就问吧,带你参观城都最豪华的满金市也可以哦,反正今天的满金道馆休息。”
    这样稍许好像不好意思:“那个,不用了,只要告诉我,PC在哪里就好了,饭比较重要。”很老实地说了。
   “噗,你和我某个认识的人真像呢。”她又笑了起来,“好吧,我带你去满金市的PC。”
    解决完中饭的问题之后,立马确定了方向重新上路,对方也是打了声招呼,马上就离开了。
    朝着理论的北方前进,又回到了刚刚的草地,那里还是显露出稍许的不安。总觉得野生的精灵和村子里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这样的敌意太浓厚了。
    暂时还是不要进入那片草地了,于是唯一可走的路只有那个公园了,其实我不怎么想去那里,毕竟听起来好少女情怀了,而且就一个人,谁想去啊…
    无奈归无奈,路还是要走,把小米放了出来,至少要让路人看起来,我只是来和精灵游览公园的,而且公园和蝴蝶也挺搭调的。
    不过公园毕竟是公园,环境相当清幽,而且也没有类似外面的躁动,也算是没白走一趟吧——不,其实这一长段路都是白走的…
    不过明明附近就是那么繁华的城市,而且这里的景色氛围也不错,为什么都没有人呢?
    耳边好像传来了带有节奏感的轻踩草地的声音。这个感觉,一般是人或者人形的精灵吧,那里看起来不像是景观区,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虽然这种猎奇心理要不得,不过还是想一探究竟。把小米收了回来,防止振翅的声响,偷偷翻过栅栏,尽力消除自己的脚步声,靠近着。渐渐从最后一颗树探出头去,眼前的景象倒是让我舒了一口气——一个小女孩正在跳舞。舞步轻盈婀娜,夹着这西洋与和风,又带着一丝的清雅与高贵。
    嗯,来稍许吓吓她看看吧——不知为何冒出了这样一个鬼主意。轻轻地拿出了自己的琴,开始拨动起琴弦。那个孩子的动作突然停住了一瞬间,随即又继续跳了下去。配合着她的节奏就那么弹下去吧,看来对方并没有太介意。
    渐渐地已经不需要注视着她就能掌握到节奏了,于是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这个旋律是基础练习用曲,所以没有被用“调”来命名。并没有对节奏做太大的约束,而且首末相互对应,所以可以无限地循环。虽然其中有很多地方可供替换,当然在练习其他技巧的时候可以加之进去——也有一些人用这个旋律来炫技之类的,不过我讨厌那样做。主体就应该是这个旋律,做加入的,不过是为了烘托主体的存在,加入太多无谓的东西,只能是“喧宾夺主”。不过也许正因为如此,我的曲艺也不过如此,“并不是不喜欢或不想啦,只是……”那时候“只是”后面的话,我想不出来,到现在也没有得到答案。
    不知不觉间这旋律应该已经弹了整整三遍了吧?突然意识到脚步声好像已经不见了,总感觉好像不大妙的样子,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发现眼前的人正用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神情,盯着自己。
    “独眼?”对方略显惊奇。
    我立马睁开了第二只眼睛倒好像是吓到了她。
    “你就这样偷看人家跳舞很不礼貌呢!”
    “你这样盯着我就很礼貌吗?”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对上去了。
    她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不过曲子倒好像不错的样子。”哼了一口气,“所以说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想来好像现在也的确是我理亏?所以现在必须优雅,否则一定会被当做人口贩子吧。“只是看到小姐您的舞姿,作为‘乐师’的我,情不自禁地想为您献上一曲而已。”寒毛四起,嘛,不过也不全是谎话吧。不过其实四周也没什么人,就算真拐卖了也没问题?
    “啊?啊?”对方好像还没有完全明白过来的样子,不过好像脸颊泛出微红。
    算了,把刚刚优雅的语气换成了平时说话的风格:“没什么,只是单纯觉得你跳得不错,所以试着配了下乐而已。”还做出一处摊手的模样。
    这下就好像把她从梦幻中猛一惊醒:“哦——,这样啊。”又稍许打量了我一下,用着一种怯生生的语气问:“跳得真的很好吗?”
    “嗯。我没有必要在这种地方讨好你,也没好处。”不过如果你能到时候请我吃饭的话,我会很高兴。
    于是她“嘿嘿”地笑了出来:“这是打算在嘚嘚生日的时候跳给他看的呢,连想唱的歌都想好了,哼,不过不告诉你,连我哥哥都还没机会看呢!”
    “啊哈哈。”总觉得眼前这个孩子好可爱呢…“对了,你知道这里为什么没有人吗?”
    “嗯?你想做什么?”
    “不不,我说的是‘为什么公园里没什么人!’”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误会成那样啊!
    “哦,据说必经之路边草地的尼多郎会袭击路人,所以这里也没人来了。”
    “这样你还敢来这里啊?”现在的孩子的冒险心好厉害啊。
    “哼——”小女孩拿出了一个精灵球,用舞蹈般的动作丢了出去,一只快龙应声出现。“我可是很厉害的训练师哦,怎么样,要比试一次吗?”
    “啊,算了,这样的对手等级太高了呢。”对战什么的,我可没兴趣,“哦,这样啊,不过不要让家人担心了哦,没什么事我先走啦。”总觉得有必要在事情变复杂前快速离开。
    “啊,这样啊?人家明明还想再听一次刚刚的曲子的说。”被一种炙热(?)的眼神盯了。
    扶额,最后果然还是一边弹一边回去了,为什么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妥协了啊…
    从公园的另一个门出来,再次,不,第三,哦不对,第四次路过了那需要远离的区域。
    “嗯,到这里应该没问题了呢。”她指着我要去的方向,“那里就是圆朱市了,我的舞蹈一部分是从那边的姐姐学的呢,那么乐师哥哥再见啦。”于是她乘着快龙,挥着手飞走了。
    哈,是故意送我这段路吗?果然是个好孩子呢,我也挥手向其告别。



这两天基本都要出去玩呢0.0都快忘记这坑了~啦啦啦
不过对这问抱有任何期待的热都是傻瓜哟~(不过傻瓜什么的 好萌呀0///0(被TF

点评

终于开始旅行了,期待中  发表于 2012-7-13 22:49
才不承认自己是傻瓜!  发表于 2012-7-13 22:32

好きだか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5

帖子

87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2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2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377
发表于 2012-7-13 23: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水得被傻瓜萌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3

主题

4万

帖子

4万

积分

精英

最爱绿毛虫的水

威望
4
帅气
170
聪明
59
强壮
1
美丽
39
可爱
34
星沙
8
金钱
25293

十周年纪念

 楼主| 发表于 2012-7-14 22: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忧哀之调
    继续向北前进吧,但是天色已晚,附近貌似也没适合休息的地方,眼前是一片草地,而且时不时传来那种“咕咕~咕咕”的叫声,谁喜欢在晚上听闹钟啊…
    算了,先试着穿行过去吧——不过这里的气氛也很糟,虽然没尼多郎那边那么严重,不过却多了几分怨气。突然从前方感觉到了一丝尖锐的目光,本能地停下了脚步。
    “看来你的感觉也挺敏锐的嘛。”前方传来了人声。光从声音来判断的话,大概是一个青年的男性,声音中充满了一种洞悉一切的睿智。没有从语气中感觉到恶意,但是在这种时间碰到的如此搭话的人…我放低了呼吸的节奏,此刻的我,就连自己的心跳都能清楚地感觉到。
    “你就是从山的那一边来到这里的使者吗?”神经立马高度紧张了起来,手不禁摸向口袋中的精灵球,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随即又松开手。
    “抱歉,吓到你了吧,不过我只是说出了我看到的过去。”那声音无比平静,一个人影渐渐浮现于月华之中。
    出现于黑暗之中的,是一个身着暗色的男子,他那清澈无垢的双眼在月下显得尤为的美丽。
    “你到底是谁?”我试着平静地说出这样的话。
    “我是圆木市的道馆主人——小松,千里眼的修炼者。”千里眼?干什么用的?考试作弊吗,好吧,现在不是玩笑的时候。
    “那你能看到我的家乡吗?”
    他用手指着远方:“在那一座山的另一边,城都地区的最边缘。”他顿了顿,又将目光转移到我的身上,“虽然我无法预见未来,不过我相信将来我们一定会需要你的力量的。”哈,其实我是救世主吧,真伟大…
    “你现在不相信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我能告诉你的只有,那座山是单凭人或普通精灵的力量无法越过的。虽然你从那里到了更遥远的地方……”
    对方突然清了清嗓子:“还以为平静点就能让它们解除警惕呢。”好似在叹气。
    “怎么办?逃呢还是……?”我到底有多那啥才能以为那些气息是馆主的护卫队啊。
    “迟早会袭击无辜的路人吧,就当事先镇压吧。”合着我不无辜吗,被野生的惊角鹿群包围什么的,一点都不有趣!
    他慢慢地抛出了精灵球,随着一阵暗紫色的光芒褪去,一直耿鬼出现我的面前。虽然满脸诡秘的笑容,那强大的压迫感毋容置疑。
    随着小松的指挥,耿鬼向领头的一只惊角鹿使出了影子球,与黑夜几乎融在一起的诡雾打在惊角鹿身上,瞬间烟消云散。惊角鹿稍稍抖动了自己身体,用蹄子蹬了蹬地面,凝视着耿鬼。
    小松的神情变得严肃了些,当然不是因为技能对对方没有效果,而是,看来对方是认真的想要战斗。
    “惊角鹿什么的,不是比较胆小吗?”鹿群丝毫没有退散开的意思。
    他可能瞄了我一眼:“最近整个大陆的野生精灵都开始变得躁动不安起来,是被怨恨侵染了吧。”
    怨恨…和那个东西有关吧?
    正当我开始沉思的时刻,领头的惊角鹿一声长鸣,四周的惊角鹿包围得更紧了。
    “训练师,帮个小忙如何?”他轻声地如此问我。我有拒绝的权利吗?叹了口气,将小米放了出来:“神秘守护。”
    我只是指挥着小米做着躲避,然后伺机使用毒粉麻痹粉之类的干扰对方,然后适时得续上神秘守护——越是这种持久战,异常状态就越是要命;而且我也不想多做什么伤寒它们的事情。
    虽然战斗持续了一段时间,但是战况并不很乐观,虽然耿鬼有明显的优势,但是在对方的数量面前,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小松好似面露难色,在抉择什么的样子:“耿鬼!大爆……”
    我用力推了下他,终于阻止到他了——这种会伤害到自己的技能,可是我最讨厌的类型呢。
    “啊,抱歉,忘记这招也会让你的巴大蝴也受到伤害了。”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不过对于这个数量,我的耿鬼也没什么最上的对策。”
    “才不是这个原因,总之你首领什么的就交给你了,其他的我来负责吧。”抱歉了,鹿群也是,之前一大堆不听话的孩子也是。
    “小米,银色之风。”小米扇动着翅膀,飞上了高空,瞬间银色的粉末飘散于风中,仿佛流淌的月光一般。惊角鹿们一只一只地倒下了。为了弥补这类似罪过的行为,我收回了小米,闭上眼睛开始弹奏那平息之曲,无谓的怨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夜中的旋律掺杂着月光,荡涤着那一颗颗躁动不安的心。
    不知道小松与惊角鹿首领的对战是怎样的呢,能听到的是,小松所下达的一个个指令,和一阵阵技能所发出的声响。
    ……
    “谢了。”小松如此说着,“看来你是个优秀的训练师呢。”望了下空旷的四周,“它们也不会来袭击路人了吧。”
    “你知道我怎么才能回去吗?”
    “你真那么想回去吗?”可以感觉到小松盯着我的眼睛。
    被他读出了我的一丝动摇吗?也许我不被那里完全接纳,但是我也可以为了家乡而做出妥协:“那里是我的家。”
    “去浅葱市吧,在那里的灯塔上,说不定可以看到,至于明确可以回去的路,我并没有看到。”他用手指着西南方,“总之先跟我来一趟圆木市吧。”
    等到达圆木市的PC的时候,天正要破晓,总感觉这一夜尤为漫长。虽然倍感困乏,不过还是随便吃了早点就往西边的路前进了。
甘馨之调
    这条道路尤为的漫长,虽然明明有很不错的小道可以避开那些不安定的草地,不过腹部传来的阵阵悲鸣,催促我冒险穿过草地去摘些果子充饥,不过真到摘到之后倒也不舍得吃了,这个果子果然还是更适合给小米吧,算了,离前面的城市应该不会太远了。
    好像肚子也不叫了,大概实在是叫累了吧…这时好像发现眼前出现了一家食品店的样子,快步突入!
    呃,难道我不小心走到女仆咖啡厅了么…不是PC的话,根本没办法免费吧!
    “欢迎回来。”女仆小姐温柔地说着,“请问要点些什么吗?”
    好像很不妙的样子,不过这时候说自己身无分文什么的话…啊,太丢脸了。“呃,我先看看菜单吧?”
    食物名字所散发出的诱人的气息,与明码的标价,无时不刻在折磨着我的心灵。
    “店长,哞哞她好像又生病了呢,库藏里好像没有桔果了。”好像是吧台那边传过来的?
    “唉,这也没办法,早上我有试着去采,但是那里的精灵太危险了,我差点就回不来了。”那个“店长”如是说。
    那两个人看似很着急的样子,这时候一个奇妙的主意闪过我的脑海。我“不小心”将袋子里的桔果往吧台滚落过去,这颗还是之前刚新鲜采摘的呢。
    “诶,桔果?”站在“店长”旁边的女仆小姐惊喜地叫道,“那个,客人,这个可以给我吗?”
    “太失礼了,怎么可以平白无故地拿客人的东西。”店长大概觉得有些不妥,“不过这位客人,我们现在还需要桔果,所以如果方便的话,可以……”总之我们也不会白拿你的。
    女仆小姐纯真的眼神实在是…“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能告诉我怎么了吗?”
    女仆小姐与那位店长交换了下眼色,店长点了点头:“好了,嗯,你们去吧。”
    就这样,我被带到了餐厅旁的房间里——这展开,是敲诈吗?!——我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咬住了。
    “哞哞,精神点了吗?”这家伙咬着我啊喂,这能不精神吗?“那个,能分一点桔果给这孩子吗?可能是最近没注意休息,所以……”
    轻声叹了口气,冲着那只大奶罐轻声请求它先松开口,然后拿出了全部的桔果,我想不都给它的话,我大概就出不去了吧?
    吃完果子的大奶罐,诶,还真的给吃完了啊,开心地和女仆小姐跳起舞来,悦耳的铃声传遍了整个房间,本来感觉到的稍许疲累也缓解了许多。
    “太好了呢,真是谢谢你了客人。”女仆小姐看起来很高兴。然后那只大奶罐又贴到我身上了。“看来哞哞很喜欢你呢。”
    “啊哈哈。”它喜欢的是桔果的气息吧?
    “高达酱,有个客人指名要找你哟?”远处传来了声音。噗,这个称呼。
    “你才高达,你全家都是高达,哼!”
    “好啦,我错了,别傲娇啦,快点,客人在等着呢。”
    女仆小姐说着抱歉跑开了,总算是又解决了一件事情,临走之际,女仆小姐送了我一瓶新鲜的“哞哞奶”。于是我怀着无比满足的心又一次上了路。
    啊!其实话说回来,我根本不喜欢喝牛奶!



=0=话说其实我是故意避开战斗的画面,嘛,不擅长是一方面,当然也有别的原因啦
其实今天总共改了4调
不过秉持一天2个吖
其实快完结了
不过其实结尾是我想要大改的
=-=不过感觉这片最后可能要弄一个剧透什么的
千万一句:结尾本来就很坑,千万不要有期待,否则我会罪孽感深重的

点评

这个可以慢慢练的,这么快就完结了,不要啊  发表于 2012-7-14 22:53

好きだか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PMGBA ( 闽ICP备06006686号  

GMT+8, 2016-12-10 14:55 , Processed in 0.510437 second(s), 3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