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排行榜

口袋妖怪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54|回复: 1

花园的嫁钟

[复制链接]

92

主题

9038

帖子

9382

积分

版主

Youth

威望
15
帅气
26
聪明
24
强壮
1
美丽
158
可爱
21
星沙
0
金钱
149930
发表于 2010-12-27 21: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乡间的小路上,一个年轻的骑士捧着一个装满泥土的花盆,慢慢地策马向前行进着。荒凉的路旁偶尔走过一两个人,经过的人总会打量一下这个奇怪的家伙。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路人们的眼光,也许这样荒芜的乡间来了这么一号人本来就是件怪事。

在这个国家,每个孩子在出生的时候,都会由教堂里的神父送上一个土盆,里面埋着一种花的种子,同时这个孩子也受到这种花的花语的祝福。当然,孩子们要在将来的岁月里亲自动手把自己的花养大,待到那时,他们也就会知道,属于自己的祝福是什么。

父亲告诉我,在离城堡挺远的南方住着一个年迈的花匠。据说他是这个国家最好的花匠,拥有一片很大很大的花园,里面种着各式各样的花,其中甚至有自己从未见过的品种。而且这位老花匠知识渊博,技艺高超。此刻,我正在前去拜访他的路上——我的花种了那么多年,但它始终没有发芽。

眼看路快到了尽头,我有些失望,那么荒凉的地方哪来的什么花园。我瞥了一眼手里的花盆——它依旧没有丝毫觉醒的迹象……我放开了缰绳,任由坐骑自己踱步。走了三天三夜,连花园的影子都没见到,我实在没方向了,也不高兴再向哪里去了。

坐骑稍稍徘徊了两圈,向着路的右边慢慢踱去。那里似乎没有路,只有一片不怎么茂密小树林。它开始迈起步子小跑起来,向林间穿去。树林里的晨雾尚未散去,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射而来,透出一片完美的光影。朦朦胧胧的空气中似乎弥散着一股淡淡的香气,很清爽,仿佛有一种能给人带来希望的感觉。马儿穿过树林后便停了下来不再前进,停下来的地方是一个山崖。

震惊!不得不让我感到惊叹!顺势向下望去,竟是无垠的花海——各种颜色、各种姿态的花朵犹如繁星一般镶嵌在一片巨大的绿色中。微风轻轻拂过地上的花,送来一阵馥郁的香味。这种香很奇特,那么多种花的味道结合得如此和谐,而非那种杂糅出来的怪味。一片蓝色花瓣被风吹了过来,我将它捉住,仔细端详起来:花瓣呈十分规则的卵圆形,而颜色从基部到顶端则是由白色到蓝色的柔和渐变。我把它放回风中,让它继续顺着风向旅行。而我则下马牵着我的坐骑顺着山崖边上一条不太明显小径去往那个硕大的花园。

花园并没有很明显的入口,地上则有很明显的土路,这些路将花田分成一小块一小块,每个小块里都种着不同的花。进入了这个花园后,才真正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它的巨大,也许像我这样的陌生人很容易就在这里迷失方向了。还好不远处有一栋小屋子,离屋不远的地方有个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似乎正在浇花,黑色的披肩长发随着清风微微摆动着,中间的头发则扎成一束,由一个很大的白色蝴蝶结装饰着。

我牵着坐骑慢慢走了过去,道:“呃……小姐,冒昧地问一下,这里是……”

她直起身转过来用十分有神的眼睛看着我,调皮地问道:“呃?先生,难道你的地图上没有标注吗?”

“呃……嗯……似乎真的没有……”

“哦?唉,这倒是有些困难了……我也不知道诶。”

啊!?不是开玩笑吧……我半信半疑地想了半天,然后有些傻傻地转过身去,打算牵着马原路返回。走了那么久,我的大脑已经一团糟了……这时她却在背后叫住我:“呵呵,先生,你是不是来找这里最好的花匠的?”

“嗯,你怎么知道?”我转身问她。“那么,小姐,可以为我指一条路吗?”

她看了一眼我手中的花盆,然后指了指地面,微笑着说:“你要找的地方就是这里。”

我瞬间很无语……



“爷爷就是这里最好的花匠。我听爷爷说我家世代都在这里种花,所以有了这么大的一个花园,这可是这个国家最大的花园呢!”我跟随她一路走着,一边听着她的介绍,她双手提着空水桶背在背后,随意地迈着步子,时不时蹦跶一下。阳光照着她的侧脸,充满着活力和天真。走到屋子前,她敲了敲门然后便推门进去:“爷爷,花都浇完了。”

原来门没有上锁,屋子里的陈设很简单,长桌上和地上放着几盆植物,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侍弄着它们。

“哦,回来啦。”他缓缓转过身来,看到了陌生的我,“原来有客人,请进屋吧!”

我向老人鞠了一躬,以示敬意。老人用他那有些下陷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我手中的那个花盆,然后对那位少女说:“孩子,那你休息去吧,我和这位先生有些事情要谈。”

少女笑笑道:“知道啦!”,她转而向我说道:“那我走咯。”,然后愉快地跑了出去。我向她微微点了点头,而后关上门,转向老人。

“哦,请坐吧!”老人示意我坐下,“且问阁下找我所为何事?”

“嗯……老伯,”我低着头看着手里的花盆,“这是我出生时领到的花,可是这么多年来,无论我怎么养护它,它就是不开……”

老人示意我把花盆给他,我把花盆递了过去。他先细细看了看盆里的泥土,然后小心地用手把土翻开,掏出一粒种子,他把种子的表面稍稍处理干净,对着阳光眯缝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真是一颗奇怪的种子……你试着在这里的土地里种种看吧,但我不能保证一定能有所结果。而且……”他转过身来,用一种深邃的目光注视着我,“……可能要花很长一段时间。”

我有些失望,但我依然愿意尝试一下,反正这段日子也无事可做。我欠身起来说道:“我愿意一试!”

老人神色有些凝重,他掏出一个烟斗慢慢点上,然后抽了口烟,缓缓地吐出一个烟圈和两个字:“你来。”

我跟着老花匠来到花园里,走了一小会儿,来到一块空地前。老人说道:“这片空地还没有什么东西种,你就在这里种你的花吧!”

“哦……”我从老人手里接过他还来的种子,不知所措。

“哦!对了,如果你有什么不知道的地方可以跟我的孙女说,也可以找莱恩,”他指了指远处一个正在工作的青年,“喏,他就在那儿,他是我孙女的朋友。那么我就回去了,那里有几间小屋,平时没一般人住,或者你可以和莱恩一起住。”

我谢过老人,然后目送着他的离开。远处的那个人站了起来,看见了我,向我招招手。阳光照着他金黄色的头发,很干净。



我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告诉他我已经找到了老花匠,还有,我要在这里种出属于我自己的花来。

我开始在这偌大的花园里工作。每天一大清早就会被她叫起来,然后被拖着去照看自己的花,还有花园里其它的花。她总是一遍一遍地说:“像你那么懒的人怎么种得出花呢?”其实我并不懒,平时每天也是要早起练习剑术什么的,我只是不能接受天还没亮就被人拖拽着,然后睡眼惺忪地干活。唉……可是每每我走进田间的时候,我都可以看到莱恩在一旁侍弄着那些花儿,很细心,很专注的样子。偶尔他看到我们便会很自然地打个招呼,让人倍感亲切。清晨的和风吹遍花园,送来一阵阵清新的花香,使人神清气爽,仿佛全身上下充满了劳动的热情和气力。渐渐的,我和他们两个熟悉起来,莱恩教我每一种花要如何照看,在何时需要摘心,如何让它们长得更好。她则告诉我每一种花什么时候开放,花期有多长,还有,每一种花的花语是什么。但这个花园实在太大,而且花的种类也实在太多,很难全部一一辨认并记住。但经历了那么多,也终于明白,这个花园的美好来自于很多地方,来自于那些美艳的花本身,来自于那些被赋予它们的美妙花语,来自于那些精心呵护着它们的人们的劳作,来自于那些人们所拥有的美丽的心灵。在这里,花儿们都生活得很幸福,即使是很不起眼、很不知名的花也会受到很好的照料。时间在愉快的气氛中慢慢流逝,而我们也在这美丽的花园里成长。渐渐地,我喜欢上了这里,不仅仅是这里的花——还有这里的人。可我的花,还没有开……

我难以回避我喜欢她的事实,也许我已经喜欢她很久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欣赏着这个花园里的花,也欣赏着这个花园里的她。欣赏着她端详每一朵花的神态,欣赏着她浇灌每一朵花的动作,欣赏着她花一般美好的容颜和心灵。她比鸢尾更优美,比雏菊更可爱,比百合更纯洁。

莱恩也一定是这么想的。

晴朗的夜晚,我们三个坐在一间矮屋子的坡顶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星空宛如镶着水钻的黑色幕布,白月倾泻着如水一般的光芒,柔和地散落在大地上。

“诶,话说再过不久就是一年一度的换花节了呢。”

“换花节?”

“嗯,换花节是这个地方所特有的节日,节日当天这里附近的人都会聚集到西北面的那个教堂,然后在那里与自己的家人、好友或者爱人交换一朵花,藉以表达自己的祝福或者想说的话。通常花会由别的东西包着,收到的人要回去一个人的时候才能打开。”莱恩向我解释道。

“是啊是啊!不知道今年会收到什么样的花呢……”

莱恩看着她,笑了笑。



花园里好看的花还真不少,让人眼花缭乱,实在不好挑啊!仰望太阳的向日葵,各种颜色各种香味的风信子,成串的紫藤花,鲜艳的扶桑,花瓣螺旋着的缅栀子,纤细深红的石蒜……看了快一天了,依旧毫无所获。我慵懒地坐在一间小屋的台阶上,看着快落下的夕阳。这时,小屋的门开了,老花匠从里面慢慢走出来,他看见我,便问道:“呵呵,年轻人,你在为即将到来的节日发愁吗?”

“唔……是啊,不知道该选什么样的花……”

“嗯,这里绮丽的花的确不少,光凭肉眼挑选当然是不够的,”老人在我的身边坐下,微笑道:“换花节本来就是为了表达自己的祝福或是心意,花只不过是它们的载体。一个美好的心愿本身要比送出去的花美丽千百倍,你说呢?”

我看着老花匠,夕阳为他的侧脸镀上一层暗金色,他的表情很慈祥。

“我明白了!”

“嗯……孺子可教也。哦,对了,过两天我要出一次远门,可能要很久之后再回来了,就麻烦你和莱恩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孙女吧!”

“哪里……呃……我可以知道您去哪里吗?”

老人站起来,遥望了一眼西方,然后默不作声地回到屋子了去了。侧过脑袋,忽然发现她藏在旁边,有一种悲伤仿佛要从她的眼中决堤而出。

她告诉我爷爷要“回去”了,这是这里的习俗。

第二天早上,老花匠不知所踪。而我的花终于含苞欲放了。

一个宁静的午后,我来到老花匠的屋子里——这里很久没有人住了,总是需要打扫一下的。我瞥见一封信静静地躺在房间的桌子上,信封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我将它拿起来,拆开——是老花匠留给我的信,信的内容只有一句话:



你的花叫欧石楠。它的花语是孤独和勇敢……



我来到屋外,我的欧石楠和它的影子站在一起,颇有些孤芳自赏的味道。我凑近我的花,它散发着自己独有的香味,很自然,也很平静。一阵风吹过,有些凉凉的……

我为她挑选了木春菊,也许这是最能表达我对她的感情的花了,至于莱恩,只有爱丽丝能象征我们之间的友情。

我从莱恩那里收到的竟也是爱丽丝,这让我十分惊讶,不得不暗自感叹我们之间的默契。而她送我的花被放在一个盒子里,至于那个盒子,我始终没有打开。换花节那天我们三个都很开心。

莱恩告诉我,他送了她桔梗花。



不久,有人给我送来了父亲的回信,更确切的说,是个坏消息。南部的防线已经全线失守,这里不久将会变为战场。他正在集结军队,要我做好准备。我将信纸丢在风里,美好的时光即将终结了吗……

她接受了莱恩的表白,他们不久应该就会举行婚礼了吧。诚然,他比我更懂得精心呵护花朵。

窗外,我的欧石楠依然独自站在那里,我并没有给他添加其他伙伴,它无言地低着头,仿佛在沉思,也仿佛在叹息。有些事情需要一个人独自承受,有些东西不能让别人为自己去担负。我勇于面对它们,孤独是我的力量。

我开始穿戴盔甲。阴天,屋里的花朵都有些无神,它们的容颜黯然失色,冰冷的甲胄为它们作着灰色的叹息。我的视线在长桌上停留片刻,轻轻地拿起桌上的一个小盒子,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它,这是她送我的花。那是一朵彼岸花,由于放了很久,这朵花已经有些干枯了,枯花的花瓣却依旧流淌着一抹深红色,一如当初那些美好的回忆。我把它重新放起来,贴身藏好。终于还是要别离。

出门的时候碰到了莱恩,他穿着十分正式的礼服,今天应该是他大喜的日子。他看到我,有些愣神,眼中流露出一股忧伤——他知道我要走了。

我走上前去,给他一个微笑:

“衷心祝愿你们幸福,朋友!”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这个花园里最美丽的花……你可要好好照顾……”

“嗯……我知道……”莱恩几乎有些哽咽地说。

“好了,新郎不可以难过的!我走了!”

言毕,我拎起头盔,从他的身边擦过,向我的坐骑走去。

“克劳斯!我们等你回来……”

我缄默无言,策马向南面飞驰而去。集结的号声响彻了整个原野,大风裹起地上残落的花瓣在低沉的天空中抛撒,天地无声地静默着。

长长的旗帜随风纷乱地飘舞,战马不时地发出低沉的吟声。一片蓝色花瓣经过眼前,恰如我来时的模样。远处的身后,婚礼的钟声开始鸣奏……

163

主题

1352

帖子

2422

积分

山洞探险者

好烦

威望
0
帅气
11
聪明
128
强壮
168
美丽
448
可爱
32
星沙
3
金钱
16427
发表于 2011-2-10 08:2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PMGBA ( 闽ICP备06006686号  

GMT+8, 2016-12-11 20:07 , Processed in 0.184443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