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排行榜

口袋妖怪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639|回复: 10

弗洛伊德拼图—绯色碎片—

[复制链接]

4

主题

52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399
发表于 2010-1-9 01: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门闪烁着淡淡的银色光芒,看起来似乎是有着沉稳的性格,安全无害。

但即使如此也不可大意。

集中精神……接触开始。

将全部意志集中在手指上,极其缓慢地在门把手末端收紧。

最小接触面积。

锁簧弹开的声音,极其轻微地掠过耳朵。

做得很好。

少年大大地松了口气。

最近只要稍微碰到金属,就会立刻产生「能清楚地看到火花」那种程度的强烈静电。出于动物本能的应激性(?),在平时开始尽量避免碰触金属,即使不得不碰触的时候也会非常谨慎。这样的确可以成功避免悲剧的发生,就像刚才的情景一样。

但不幸的是,由于这名少年的某种微妙属性的作用,常常会有这种情况——

心情放松下来之后,少年兴高采烈地进了家门。

习惯性地反手,用力把门关上。

于是,就在手掌踏踏实实地贴上金属面的瞬间……

啊啊,真惨呢。

少年坐在床沿上,垂头丧气地轻轻拍打着遭难的右手。从唯心主义的角度来说,这只手绝对已经焦炭化了。少年的脸上满是懊恼的表情。

套有塑料外壳的松下P900iv在一旁震动起来,少年心有余悸地确认了绝缘层的存在,尽可能用指甲尖按下接听键,设置为免提。清朗的声音通过扬声器填满了小小的房间。

“喂,荒川?怎么又溜掉了?”

旁边插进来某个更加豪爽的声音。

“还用问,西园寺肯定在一旁躲着呢——”对方捏起嗓子学女孩子的声音,“不要,人家会害羞~”,又回到本音,“喂,是不是啊!?”

电话的控制权再度改变。

100圈。”

这是听到之后连头发也会结冰的男声,感觉上年龄已经超出了高中生的范畴。

扬声器里爆发出一阵故意装作害怕得哆哆嗦嗦的嘈吵笑声,其中还夹杂着“只能穿短裤”“边跑边朗诵俳句”“要穿着神风敢死队队服”“要扎双马尾”之类乱七八糟的附加惩罚项目。

“别争了!最适合荒川的当然是兔耳女仆——”

荒川终于下定决心要替自己辩解。

“部长!其——”

挂断了。

……

看这样子跑100圈是绝对不够了。更别提还有那群混蛋,到时候肯定会站在人最多的地方喊着“加油啊荒川,不要输,西园寺在看着你呀!”之类的。

少年瞪视着屏幕灯已经灭掉的手机,许久之后一头栽倒,把整个脸埋进枕头里,闷闷地叹息着。

这种毫无天理的世界,干脆抛弃掉算了。

现在就开始写遗书吧。

应该用书信体的开头格式吗?

……不对,不是这个吧。

混蛋混蛋混蛋!!!!!!

这个时候,好像被谁轻轻提醒了一样,荒川突然注意到不知从哪里传来的、隐隐约约的游戏机声音。单调的电子旋律,却莫名地柔和而温暖。

纠结在一起的“100圈以上”和“被嘲笑的可能性”还有“什么时候才能不用防备金属制品”以及“如果跟西园寺告白的话”这些讨厌的事情,从边缘开始,一点一点地融化消失……

——————

好热。

……暖气开得太大了吗。

可是不想动呢。

好热。

……认输了。

就去关一下吧。

荒川费力地睁开眼睛。

……开什么玩笑。

没有暖气。没有床和枕头。连墙壁也没有。

这里是沙漠。

少年呆呆地望着四周,随即倒回原来躺着的地方,“快醒来快醒来”地默念着。然而心里很清楚地知道,并不只是梦境而已。

滚烫的沙砾贴着耳朵发出微微的响声。温度透过衣物传到……

衣物……?

——我不是卡夫卡吧!!

四只毛茸茸的脚和同样毛茸茸的胸口。

几乎是纯蓝色的皮毛,不知为何在脚腕处掺有一圈极其规则的环状鲜黄色。

这是什么恶趣味的色彩搭配啊?

少年把试图发出惨叫的声带硬生生地压住——贴在沙上的耳朵听到了什么声音,像是微弱的脚步声。

移动非常迅速。在沙漠中,这绝不是常有的状况。危险因素判定。

紧随其后的是另外两个脚步声,一个人的脚掌很大,因此身材一定相当魁梧,但体重却轻盈得与身高不相符合;另一个则是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奇怪的组合,危险因素判定。

他们似乎并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但无论如何,至少不能让他们发现我的存在。]

荒川躲进新月形沙丘的阴影中。

那个迅速前进的人,毫不犹豫地通过了荒川所躲藏的地方,轻捷的脚步几乎没有带起沙尘。相对而言,紧随其后的二人组的行动,则毫无章法和缺少效率到令人不禁想要苦笑出来的地步。刚开始还能够保持清醒的荒川,在感觉好像越来越厚密沉重的炎热空气包裹下,也终于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毫不担心地睡了过去。——大概是因为神经太粗,所以对自己身处沙漠、很有可能被晒成标本流传后世这个事实还没有产生现实感吧。

二人组说话的声音,已经可以听得一清二楚了。荒川惊醒过来,但并没有睁开眼睛。

“再怎么走也只能看到沙子沙子沙子!沙子是本地的土特产吗?!至少如果有草的话就可以炼成面包,沙子做的东西再怎样也不想吃啊!”粗犷的男性声音这样抱怨着,听起来性格很糟糕的样子。另外一个人温言细语地劝慰着他。

[一定是小孩子在被魁梧的家伙欺负吧。]

然而实际情况和荒川的脑内剧场南辕北辙。

二人组逐渐接近了,荒川努力把身体缩成更小的一团,但还是……

“呐,哥哥。过来看一下。”这是比较温和的那个声音,与之前相比,现在的语气更为沉静。

“嗯?怎么了?”虽然没好气,但也并不像一般人心情燥乱的时候,会大声叱责对方“别烦我”“吵死了”。

“这里……”

他们的身体投下的阴影落在荒川身上。

“是コリンク(No.403)。

荒川稍微露出眼睛,看到说话者是穿着庞大盔甲的人。

既然能穿住这么沉重的盔甲,应该是肌肉发达的那一型,却莫名其妙地让人觉得里面躲着的是个小小的少年。

“不行。”

旁边的小个子干脆利落地发话了。

盔甲刚要反驳就立刻被打断了。

“我们连猫都养不起,像这样的怎么可能?”

盔甲像小孩赌气似的把头扭到一边。

“……喂。”金发的小个子皱起眉头,“……好吧。你爱怎样怎样好了。它要是死了,你可别抱着我哭个没完啊?!”

身体四周传来灼热的感触,荒川尽量忍耐着。然后听到了钢铁轻轻碰撞的声音,滚烫的空气涌过来,荒川觉得自己马上就会窒息了。

“那样不行的。被晒了那么久,你现在可比沙子烫多了。……好了,给我。”

一阵强烈的光线穿透荒川闭着的双眼。盔甲小心翼翼地把荒川放置在某种光滑的容器里面,空气的温度似乎也开始逐渐回落到正常的程度,完全不像是在沙漠里的感觉。

“这样应该能撑到下个城镇吧。”

金发少年打量着刚刚被自己以沙子转化为玻璃而制成的临时宠物笼,同时双手贴在玻璃器皿的外侧,按照一定的时间间隔制造着薄薄的冰层。

“麻烦死了。”

一边凶巴巴地大发牢骚,一边耐心地照料着被弟弟捡回来的流浪宠物。

——————

欧利希德连阳光都像是比别的地方匆忙一点。

虽然人人都在忙碌,却完全没有疲惫的氛围。是个精神饱满、干劲十足的城镇。

对于大部分居民而言,今天仍然是平凡的一天。吃过午饭后继续工作,然后是娱乐的时间,再然后是晚餐和就寝的时间。然而这种充满节奏感的韵律,被某个擅自冒出来的不稳定因素打乱了。

“水水水水水水水啊!”

以凌波微步般的奇异方式穿过人群的缝隙,少年的金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身后跟随的巨大盔甲则双手交握在身前,规规矩矩地鞠躬道歉。第八次说过“对不起”抬起头来,哥哥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真是的,稍不注意就不知跑到哪里去……”

虽然并没有自觉,但其实阿尔虽然身为弟弟,在某些时候却更像爱德的妈妈吧?

……唔。

直奔中央广场的温泉,爱德华兴高采烈地俯下身去,完全忘记了手里玻璃器皿的存在。

“水——呜哇啊?!”

手忙脚乱地抱住差点滑进水池的器皿,爱德华松了口气。小家伙醒了过来,站起身观察着周围。是因为环境的突然变化而感到不习惯吧。爱德华立刻摆出一副明显很可疑的笑容,伸手进去摸它圆圆的脑袋。小东西一脸厌弃地躲开了。

“混蛋……”

爱德华把手指弯曲成狰狞的爪子状,发动了微型的近身格斗。那冲过头了的气势,就像是“赌上性命也要摸到你这混蛋的头”的感觉。玻璃器皿的容积并不大,小家伙却游刃有余地四处乱窜着,总能从爱德华的手指中间溜掉。手指撞击在玻璃壁上的啪啪声越来越清脆响亮,爱德华完全不在乎路人的注目礼,一心一意地和巴掌那么点儿大的小东西搏斗着。

“……哥哥!你干什么呢?!”

远远地看见阿尔的身影,小家伙露出求救的表情,拼命扒着容器边沿探出头,姿态笨拙地掉出来,在满是灰尘的地上滚了好几圈,就停在那里不动了。

“骗人的吧……死掉了?”

爱德华呆呆地盯了它一会儿,俯下身用指尖戳戳灰头土脸的小家伙,结果它敏捷地跳跃转身,把尖利的小牙齿狠狠地嵌进了爱德的……手套。

那可是机械铠唷,机械铠。

小家伙带着要哭出来的表情松开嘴,啪嗒啪嗒地向阿尔的方向跑过去,跳上已经等在那里的、阿尔的手。

“哥哥!”

虽然阿尔并没有进一步责备他的意思,但本来准备好好得意一下的爱德,还是稍微收敛了表情,一本正经地谈论起接下来的行程。

“总之,先找好住的地方吧。不知道会在这里呆多久……”

在阿尔听来,爱德最后随口添上的那句话显得很多余。

……是包含着,“根本就没对这次旅行抱有期待”的意味。

爱德只是无心地说了出来而已。也只有阿尔能够理解到这种程度吧,大概。

阿尔稍稍扭过头去。

完全没考虑到自己,阿尔是单纯地在为哥哥而难过。

从这里传出的、关于贤者之石的消息,是阿尔打听到,然后告诉爱德的。为了能到这个城市来,路上的艰难丝毫不逊于以往的任何一次旅程。从离开利森布鲁的时候算起,两个人足迹踏过的地方,恐怕已经超过历代的所有旅行家了吧。

明知道没有希望,却又努力地伸出手去,想抓住什么。

尽管阿尔已经失去了表情、眼神、呼吸的节奏,失去了一切可以表达心情的方式,但爱德华还是发觉了。

可是犹豫了很久,也想不出说什么才适合。

最后也只有像往常一样地说——

“阿尔?”

“嗯。”

装作开朗的声音应答着。

然后就这样无话可说。

——————

镇长正忙乱地签署着文件。

昨天前天大前天一直到大前天的大前天,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的奔忙都未曾停止过。现在终于是收尾的部分了。只要处理好这堆繁冗的东西,就可以回家了。妻子打过电话,说会做他喜欢吃的奶油炖菜。镇长大叔有点不符年龄的甜蜜又有点无济于事的内疚。自己老是不回家,但妻子总是那么温柔地守在那间小小的房子里等候着他。

目前所处理的,都是例行公事的手续,按说只要大笔一挥全部签掉就算大功告成,但镇长偏偏是死认真的类型,非要逐句确认过没有任何用词含糊的地方才肯认可。也是让人有点没办法的倔强性格呢。

叩、叩。

镇长含糊地嗯了一声,准许对方进来,一边继续阅读文件,一边等候着对方开始报告。然而那个人却一直沉默着。镇长有点不耐烦地抬起头。

——并没有发出很大的响声。镇长极其轻微地摇晃了一下,又摇晃了一下。

然后俯倒在乱成一团糟的办公桌上。

写到半途的最后一个签名,留下了笔尖划破纸张的痕迹,再也没能完成。

他前额流出的血逐渐洇开,染污了刚刚签好、并且整齐叠放起来的那些文件。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1-16 4:39:23编辑过]

80

主题

4万

帖子

3万

积分

贵宾

僵尸⑥

威望
6
帅气
119
聪明
0
强壮
104
美丽
27
可爱
32
星沙
1
金钱
31170
发表于 2010-1-10 20: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很杂...
开头那段一瞬间联想到士狼的魔术= =结果完全不同猜错了..
中间不是钢炼么!? 啊啊 只能看出这些明显的
最后的镇长是怎么死的啊啊 头上冒血无凶器么..

我只不过是一个被赋予了运动、情感和思想的“宇宙力机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52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399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04: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to 雪酱:
镇长大叔是怎么死的呢?
从本篇中找到答案的话会有奖品唷!
【奖品内容:(宗介的)猫一只】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包含微量pokemon的成分在……大概还是写得不够清晰吧?|||
……并且雪酱你真的没有听过“喜欢罚人跑圈的冰山部长”的传说么?-v-
——————

【三小时前】

小女孩站在墙角下,一边吮着软软的小手指,一边严肃地思考着关于街对面那个陌生哥哥的事情。

衣着朴素到惹眼的地步,加上略微黯淡的金色短发,从头到脚都给人一种可以随时隐没在空气中的感觉。在仪表方面,似乎是以简单整洁为最高标准。脚边的旧行李箱也明显是受到精心照料的——它实际的服役时间,应该比看上去更久才对。

现在他把额头抵在膝盖上,难不成是在哭吗?

“菲列特利加,走了唷。”

听到妈妈招呼的声音,小女孩立刻丢下未完成的探索性思考,像小狗般地跟了上去。

许久之后,被当成研究对象而不自知的青年终于抬起头来。也许是光线的缘故,总觉得他的面色看起来苍白得过分。

“……要再快一点才行。”

他这样自言自语着,不必要地加大了呼吸所用的气力,站起身朝着镇长办公室所在的方向走去。

在他未曾注意的阴暗角落中,有谁冥灵般的目光。

“可以吃吗?”

令人毛骨悚然的天真无邪的声音。

“对不起,镇长正在接待客人。”

负责接待来访者的女公务员,仿佛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容貌。她们仅仅是规则的执行者而已,从表情到声音的误差都能精确到小数点后十五位。并非机械,却连吐息都冰冷僵硬得令人不快。

“请到这边稍微休息一下好吗?”

呈多少度弯曲并拢的纤长手指,为访客示意方向的手臂距身侧多少公分的位置,身体倾斜成多少度角的标准鞠躬。剪影就像从教科书里平移下来的插图。

青年抑制住叹息——并不是因为这个少女的机械化,而是对于自己而言太过奢侈的漫长等待——顺从地去了被温和地命令去的位置,耐心地坐了下来。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望着窗外缓慢地改变模样的天空,青年逐渐忘却了在这里等待的目的。

——哥哥就在那里吧?晚霞泛起的那片天空下。

从十五岁偷偷离家出走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哥哥了。他小时候的鲁莽脾气,现在还是没有改过来也说不定。

“海德里希!总有一天我会把天上的云也握在这双手中。你相信吗?”

哥哥总是这么说。

“建立统一的国家,消弭战争。能够做到这件事的人,一定是我。”

……到现在为止,哥哥仍然在为这个梦想而努力吧。

但那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能够实现的梦想,就不成其为梦想……对吧。

想着那个似乎越来越遥远而模糊的少年的事,海德里希不自觉地摸摸自己黯淡的金发。

——虽然黯淡,但终究还是金发。而哥哥的发色是黑色。

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当初也曾引发过村中的窃窃私语,但到底还是被妈妈温柔的微笑给平息了下去。

……

胸口微微抽痛了一下,让他从恍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还没有谈完吗?

有规律的抽痛变成了连续不断的隐约痛感,并且正在逐渐变得明晰。这痛感像一道电光击中海德里希,提醒他去承担以他的力量并不足以承担的任务。

扶着墙壁,海德里希努力靠近视线中模糊的目标。实际上,连他也不清楚那究竟是真正在眼前的事物,还是仅仅存在于自己幻想中的事物。

步伐已经不能保持在直线上了。

一步。

一步。

一步。

海德里希终于挪动到镇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被胸口的剧痛淹没的理智,已经不再能够顾及“冒失”“失礼”一类的词汇。

必须要做到该做的事情。

紧紧抓住拼命想要挣脱出去的意识,海德里希推开了虚掩的门。

——镇长伏在桌面上。

[睡着了吗……]

海德里希又挪了几步。

他拼命吸入空气的声音,似乎在房间里荡起了轻微的回音。海德里希狠狠按压着胸口,身体外侧的疼痛在那么一个短暂的时刻中压过了内部,但也仅此而已。再强大的意志也无能为力的、撕扯般的感觉在身体内爆炸开来,海德里希向前倒下去,苍白的脸颊碰撞在被镇长的血流割裂成网状的地面上。

——————

“——我知道了。我的部下,名叫爱德华·艾尔林克的,刚好在你们那里。有什么棘手的问题,全部交给他就可以了。”

若无其事地为别人找了一大堆麻烦,东方司令部的最高长官不顾对方还在千恩万谢,干脆利落地挂上了电话。

谋杀事件……

司令官回想着对方报告的内容。

头部被穿透了两个窟窿,很像是子弹留下的痕迹,但孔洞的形状却和任何一种型号的子弹都对不上。

“……简直就像是……是……用什么……很细很扁的棍子……戳进去似的……”

从电话里也听得出来对方在强忍着反胃的感觉。

那样的伤口……和休斯不是很像吗。

……人造人,是吗。

黑曜石般的瞳孔闪烁着捉摸不定的光芒。

“爱德先生!!”

“哇啊啊!!”

砰地撞开长官所说的那个旅馆房间的门之后,被派来请“东方司令官直属部下”的青年,瞪大了眼睛搜寻房间内部,连床底下、椅子底下、低脚柜底下(……)这种地方都不放过。因为长官交代的时候,确实说了“要找的人是金发、非常矮小、稍不注意就发现不了的小孩子”。努力无果后,他只好向坐在一旁的盔甲男求助。

“请问这里是否有位金发、非常矮——”

“……别说!!!”阿尔警告他。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刚才正站在门后,因此被突然打开的门扫过去撞上墙壁而陷入濒死状态的爱德华,瞬间HP值恢复至满格。

“你说谁是小得会被狗叼走埋掉的微型小不点啊?!”

“啊,哥哥……”

终于平静下来之后,爱德华漫不经心地听着青年的请求。

“镇长被身份不明的罪犯杀害了。有个身份尚未查明的人因为不明原因昏倒在现场,目前正在接受观察治疗。请您帮我们调查,拜托了!”

“我拒绝。”

……

[好干脆!]

阿尔在心中暗暗感叹着。

[但一口一个“不明”,想着有哥哥可以依赖就什么也不管,把所有事情都丢给哥哥一个人做,这也太……]
青年失望地背转身,用谁都听得到的音量
[自言自语]说: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听长官说‘人造人’的嫌疑很大……啊,大概永远也查不清楚了吧?”

“……那个人在哪儿?”

爱德华一边套上风衣,一边带头向外走去。

[不愧是司令官,建议果然有效呢。]

青年高兴地想着,追了上去。

“阿尔冯斯先生请在那边稍等。”

面对怒目而视的爱德华,政府职员冷静地解释说,许可进入病房的只有爱德华而已。

“没关系的,哥哥。”

阿尔温和地说着,离开了病房所在的走廊。

推开房门,在看到病床上躺着的青年轮廓的瞬间,爱德华发出了惊诧的声音,不必要地快跑到离门口只有七八步路的病床边。

“这是……”

他失去意识般地伸出手指,试探性地靠近那张极其熟悉的面容。

“阿尔……?”

和记忆中几乎完全相同的容貌,只有下颌的轮廓因为年龄增长而有少许改变。被掩埋在灰烬中的回忆溃堤般席卷过来,甚至强烈得让爱德华忘记了要呼吸。在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之内,爱德华忘记了阿尔正在病房外面等候着自己的事实,以为这个沉睡不醒的青年正是自己的弟弟。

“阿尔……阿尔!”

“喂……阿尔冯斯!”

爱德华用嘶哑的声音重复着。

发觉气氛不对劲的政府职员及时插话进来。

“对不起,爱德先生……”

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没有命令的字句,然而命令的意味又如此明显。

意识到这并不是阿尔,爱德华的理智苏醒过来。左手小心翼翼地抚过青年金色的短发,苍白的脸颊,手指不易察觉地颤抖起来。

“——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阿尔冯斯·海德里希。”

“……!”

阿尔冯斯……居然也叫做阿尔冯斯。

巧合吗?

“和人造人有关”……吗。

爱德华骤然憎恨起眼前昏睡着的青年。

——夺走阿尔身体的,就是这个家伙吗。

终于给我……抓到了。

紧紧抿着的嘴角,染上了和十五岁的年轻容貌不相符合的晦暗气息。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1-16 4:50:10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9038

帖子

9382

积分

版主

Youth

威望
15
帅气
26
聪明
24
强壮
1
美丽
158
可爱
21
星沙
0
金钱
149930
发表于 2010-1-16 05: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難道是手指?
鋼煉?
======
看了題目,瞬間有個預感,但是還是不說了,畢竟有些東西過去了就彌補不了……
有些做法肯定也有些原因的,是吧…………
加油吧!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1-16 5:55:20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3

主题

8315

帖子

1万

积分

荣誉管理员

Chiovu Abbalati

威望
90
帅气
18
聪明
303
强壮
39
美丽
69
可爱
39
星沙
1
金钱
61444
发表于 2010-1-17 22: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来顶寒筱的
惟胆小丈夫蠢村汉可以为盖棺之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0

主题

4万

帖子

3万

积分

贵宾

僵尸⑥

威望
6
帅气
119
聪明
0
强壮
104
美丽
27
可爱
32
星沙
1
金钱
31170
发表于 2010-1-20 18: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诶诶?镇长从前面头部被穿不是应该往后倒么..为什么往前伏在桌子上了..
传说什么的我只知道女娲....
我只不过是一个被赋予了运动、情感和思想的“宇宙力机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52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399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22: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to Stalk:
……朦、朦胧诗般的文字!
【只有看懂最后一行的某只-_-】
无论如何,非常感谢您~^_^
【这是什么店员语气!】

to 小熊:
= =某只看到了一枚亮闪闪的勋章= =
——【炼金术师】
“Hello,my dream”←此刻的感想
【不要随便抄袭人家的歌词喂】
“家用炼金术师”的话,立刻就记起来居德大叔T_T
【到现在也坚定不移地认为那篇番外是入江的RP之作】

to 雪酱:
在钢炼的七个人造人里面,有名女性是以“便携刀具可随意伸缩指甲”为武器的。
【要说为何有这种变态武器】
【它只是牛姨(钢炼原作)的白日梦产物罢了】
……于是,所谓“又细又扁的棍子”就是这个东西。
然后,穿透了对方的额头之后,指甲还是需要缩回来的。
被这种回缩的力量一拉,镇长大叔就倒在桌子上了。
=============
[真相]其实某只只是觉得让他仰躺下去很难看罢了[/真相]
=============
某只记得……雪酱是初中生吧?
……“网球王子”什么的,真的没有看过?
当然不是指那个(所谓的)真人版-_-

——————
更新占楼。
……大概。
——————
有在看这篇文章的各位!
期末考试和小寒一起燃烧吧!
为了必须拿到手的压岁钱(?)——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0

主题

4万

帖子

3万

积分

贵宾

僵尸⑥

威望
6
帅气
119
聪明
0
强壮
104
美丽
27
可爱
32
星沙
1
金钱
31170
发表于 2010-1-29 21: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_,-啊 只看了一点点连人名都记不住....
可怜的镇长...趴着睡对心脏不好啊.......
我只不过是一个被赋予了运动、情感和思想的“宇宙力机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670

帖子

1107

积分

贵宾

脸盆大的盖欧卡

威望
5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2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21201
发表于 2010-1-30 11: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咱只是想说
啊绯色欠片~~~~~~~~~~~~~~~
....不对哦好想应该是碎片...
...嘛嘛随意了随意了啦= =
游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52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399
 楼主| 发表于 2010-2-8 13: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to 雪酱:
……雪酱是叔控?感觉好像一直只有在看镇长的样子|||
某只所控的青年,也逐步迈进叔的行列了。
……所以某只以后也会逐步地成为叔控吧= =

to 深海盖欧卡:
“既然能用中文的话就没有用日文的必要”,某只是这么想的。
……其实这个名字是源于07-Ghost的OP。
……并且是使用片假名写的。
————
顺便一提,这整篇文章只是“序”而已。
因为本来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想要表现出某只所喜欢的ACG、电影、小说、drama……在某只的精神中所构筑的世界。
……所以这其实是完全自我向的作品?|||
……但只要想到它现在还在不断扩张的规模,某只就觉得其实这篇文章是不可能完成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PMGBA ( 闽ICP备06006686号  

GMT+8, 2016-12-4 06:03 , Processed in 0.286980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