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排行榜

口袋妖怪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843|回复: 12

宠物小精灵

 关闭 [复制链接]

2

主题

88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45
发表于 2009-8-7 14:3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黑乎乎而又阴森森的夜里如果一个人走在路上、森林里、草原上,幽眼前总出现许多幽灵系的宠物小精灵。曾被这些幽灵系的宠物小精灵吓死的土狼犬、被父亲卖给狗肉店的阿黑、被重物压死的迈勒、活活冻死的穿山甲,被遗弃的鲤鱼王、放回大自然的卷耳兔……一双双或充满怨恨或纯净明亮的眼睛闪烁在玻璃窗外,让幽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这样的夜晚,她从来都是难以入眠的,有时还打电话叫我过去陪她,灯一直开到天空变成鱼肚般的白色。

炎热的夏天,老人们会摇着蒲耆扇,躺在摇椅上,总有一只要好的宠物小精灵陪着他们,语重心长的告诉晚辈:每个宠物小精灵都是有精灵的,它们死后会在雷电交加的夜晚出现在生前主人的眼前,但只有那个主人才看的见那些飞舞的宠物小精灵。你们一定要善待跟我们一样有生命的宠物,不管你们对它们如何,死后它们的守护精灵就会在特殊的夜晚出现,或帮助你,或谴责你……

幽的人类朋友很少,更多的时候是和宠物小精灵相处,对它们说话,跟它们一起生活。宠物小精灵中有幽深爱的,也有幽惧怕的,它们的生命在某一段时期与幽紧密相连,像两条交叉线汇合到了一起,然后又再度分开。
认识幽已经多年,她是个很矛盾的人,血液中有残暴无情,也有细腻单纯。有时候她让我很害怕,要知道,她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手里捏着一条阿伯怪,或是把什么东西偷偷放在我的脚底。她虽比我小5岁,但她的恶作剧同样让我难以忍受,她对待宠物的方式更让我吐血。


2

主题

88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45
 楼主| 发表于 2009-8-7 14: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认识幽已经多年,她是个很矛盾的人,血液中有残暴无情,也有细腻单纯。有时候她让我很害怕,要知道,她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手里捏着一条阿伯怪,或是把什么东西偷偷放在我的脚底。她虽比我小5岁,但她的恶作剧同样让我难以忍受,她对待宠物的方式更让我吐血。

2、
一个炎热的下午,我们游泳后回家,在一截快枯死的树干上,发现了一个鸟窝,上面传来“啾啾”的声音。她麻利的爬了上去,掏了半天,滑下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只胖胖椋。那是刚出生的小鸟,长得胖嘟嘟的,肤色泛黑。幽带它回去,用碎布和旧丝袜筑了一个巢穴,下面垫着稻草和鞋盒。
她到厨房泡了一杯牛奶,吹凉后倒入奶瓶,小心翼翼的拔开麻雀淡黄色的小嘴,但奶嘴实在太大了,怎么也塞不进去。于是又用绳子将奶嘴系紧,垂直灌进去,可胖胖椋并不领情,全都吐出来,一点都没喝。幽试着用一根小木棍蘸满牛奶,滴到胖胖椋的嘴里,这回好点了,麻雀总算进食了。

2天后我又去幽的家里,她正在给麻雀喂绿毛虫,无辜的看着这个世界,虚弱的叫着。幽拿着那根小木棍,使劲掰开麻雀的小嘴,往里面送食物。但胖胖椋怎么都咽不下去,翅膀无力的拍打着,在抵抗幽这个暴君。幽还是不死心,一直努力让胖胖椋吃它应该吃的东西,到了最后,幽烦了,这个小丫头最没有耐心,使劲把木棍一塞。胖胖椋发出尖锐的叫声,刺耳的响着,扑腾拍打了几下,竟再也不动了——它死了。幽也傻了。

我们还是用那个鞋盒,用胶水和剪刀让它变小,成了长方形的棺材。幽怏怏的将麻雀放进去,带它到后山,埋葬与一捧黄土之下,还用剩下的硬纸张做了一个墓碑:“麻雀小啾之墓——幽”,这是她刚起的名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45
 楼主| 发表于 2009-8-7 14: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啾的离去让幽难过了一阵子,几天后她家又多了2只小卷耳兔和一群咪咪羊。幽整天守侯在卷耳兔身边,喂它宠物小精灵食物。卷耳兔和许多宠物小精灵放在一起,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幽看起来很忙碌,,精心照料着她的宝贝。

3、
卷耳兔长的很快,几天不见就能变大一圈,绿毛虫那灰色孱弱的身体逐渐发胖变白,触角也变的明显,一次次的蜕皮让它们愈发迷人。只是苦了幽的妈妈,每天要买新鲜的青菜,去很远的地方摘桑叶,还要给人家陪笑脸、不断道谢。
一个月后,精致的小笼已经容不下兔子庞大的身躯,他们卷成一团,就像个毛线球。幽将它们放到一个纸盒子里,下面垫着旧衣裳和几层报纸,吃的叶子也越来越都,响响的哒着嘴巴,看来正津津有味,无限的享受着幽给予的美好生活。蚕宝宝已经看不见了,幽的妈妈将它们送给种植桑叶的人家了,那里饲养着无数的蚕宝宝。
等半个月后我再次去的时候,兔子也不见了,幽将它们放生了,就在后山的半山腰,那里有许多的青草。当我问起幽的母亲时,她告诉我,幽对已经长大的兔子兴趣锐减,养了这么长时间,她也玩够了,真吵着要养跟别人不一样的动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45
 楼主| 发表于 2009-8-7 14: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幽又有了一只刺猬,是父亲跟朋友去吃野味的时候买下的,作为幽的生日礼物。粗心的父亲没有问老板刺猬是吃什么食物的,幽只好在家不断试验、研究。刺猬是深褐色的,小巧的脑袋、机灵的眼睛、全身上下都长满了警戒的刺。一般情况下那些刺是软叭叭的,往下垂着,可一旦有人接近,就立刻骄傲的挺立起来,小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着,充满了信任的危机。

幽试着泡了牛奶,但刺猬看都不看,只喝清水。吃饭的时候幽总是把最好的饭菜留给刺猬,鱼、肉、鸡蛋、青菜与米饭、粥,但刺猬还是不屑一顾,拽拽的蜷缩着身子,锁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点也不管幽焦急的眼泪。偶尔发发善心,勉为其难的啃上几口算是已经交差了。
那时已经入冬,但气候依旧像舒适的秋季,幽把刺猬养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天夜晚,天气突然转凉,幽习惯开着窗户睡觉,迷迷糊糊中知道妈妈进来给她加盖被子,而幽正快乐的在梦中逗刺猬玩,她能听的懂刺猬的话,还成了好朋友。

翌日,幽在阳光的安抚下慢慢睁开眼睛,朦胧想起已经成好朋友的刺猬,跳起来去看看刺猬。它身上的刺还是很硬,身子蜷缩的更厉害了,一动不动,全身泛冰,它——被突如其来的冷空气活活冻死了,是在幽的眼皮底下,距离幽拥有它的日子整整三天两夜。

4、
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幽都没有养宠物,刺猬被葬在小啾的旁边,这样它们也好做个伴。我暗自庆幸着幽可能不再养宠物了,幽却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双手躲在身后,坏坏的笑着,眼里流露出一股狡猾。倏地,她抖出一条蛇,是真正的蛇而不是玩具的竹蛇或塑料蛇、木蛇。

翠绿的蛇皮闪烁着光芒,“嘶嘶”的吐着信子,有大拇指那般粗大的身躯正不断扭曲,幽的大拇指和食指正掐在它的三寸处,据说那是蛇的死穴。我吓傻了,脚也没感觉了,不知道怎么去迈动,眼睛死死的盯着那该死的蛇和幽。如果我的眼神能够杀人,那么幽已经被我杀了无数次,而蛇也被我的眼神烧死,甚至烤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45
 楼主| 发表于 2009-8-7 14: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幽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无视于我的怒目圆瞪,更残忍的将蛇拿的更近,我发誓,只要蛇跟我有仇,它只需稍稍前倾,便能品尝我的血液。幸亏幽比我小上很多,这样高举着蛇使她的手臂发酸,我才幸免于难。幽无辜的眨着眼睛:“这是我买的蛇,已经被拔去毒牙,不会咬人的,就算咬到也不会死的。”哦,该死的幽。

我毫不留情的到她妈妈那告了一状,被幽唤作“小青”的蛇在幽花5元钱买下后的5小时内消失,被她母亲放到池塘里了,原来那是条水蛇,确是无毒的。为此,幽气的好几天不理我。

我对小孩子向来没辙,怕她一直生气,就送了几条金鱼和一个玻璃缸给她。圆嘟嘟的眼球像一直睡不醒的样子,鼓鼓的肚子总让我猜测里面装了不少的肠子。

5、
果然“礼多人不怪”,幽一见到金鱼就完全忘记了“小青”的事情,“姐姐、姐姐”乱叫一通。我带了随鱼附送的2包饲料交给她,又给鱼缸里装满了带点温度的水,等她兴奋的喂食时才悄悄离去,我可不想一下午泡在这里,冬天是最好的赖床时间,赶上寒假,理直气壮。
晕晕的躺在床上看了2天的长篇连续剧和小说,美美的拆开一袋袋精美的包装袋,享受着人生最大的幸福:吃和睡!一声嘈杂的电话铃声粉碎了我幸福而短暂的享受,幽带着哭腔的说金鱼都死了。我急急忙忙的赶过去,金鱼已经浮在水面上了,看来没得救了,但幽不死心,非要我带她去水族馆问问原因。

老板仔细的端详了一翻,又问了些许问题,没想到金鱼竟是被撑死的!金鱼不知道饱,撒多少饲料就吃多少,来着不拒,我和幽2个外行加外行,终于给金鱼带来了灭顶之灾。

金鱼虽然不甘心的去了,可幽在水族馆又迷上了新玩意。她在家不眠不休的吵闹了2天,换来了一个与书桌一般大小的鱼缸。背景是深海鱼类,当然只是一张塑料画,下面铺满了一石子和沙土,还有哄婴儿洗澡用的塑胶玩具,以及一个会转动的塑料美人鱼,真的好气派。幽的爸爸将它摆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在后面装上霓虹灯,一整个就是道迷人的风景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45
 楼主| 发表于 2009-8-7 14: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幽还从老板那买了温度计与热水棒,以保证热带鱼的存活。幽还带来了七彩神仙鱼、金龙鱼和几条地图鱼,整个鱼缸变成了小小的海洋一角,背景画散发出的幽蓝而柔和的光芒,好美!
幽醉心于她的新世界,买了一大捧的热带鱼饲养书籍,仔细的为它们配伙食。有时候是圆粒状的饲料,有时候是新鲜的小鱼,还定期查看水温,按规定换水,并在过滤器的下面铺上海绵,每天换洗一次,务必确保水质和热带鱼的健康。

天气越来越冷了,对温度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幽又增加了一根加热棒,每天夜里都要在闹钟的提醒下起来检查一遍温度。一次,神仙鱼身上长了许多斑点,而且越来越厉害,地图鱼也被传染,幽焦急的翻阅着书籍,知道它们是长了霉菌,要买药水消毒,但不知道哪才有的卖,她找了许多地方,最后还是在水族馆找到了,几趟的治疗与换水下来,它们的皮肤恢复了,已经下沉的身体也开始往上浮。幽为了它们,整天守侯在旁边,又测温度又按时注入药水与换新鲜的水,还要保证水温,自己也病倒了,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发了几天的牢骚。

寒冷的冬天过去后,春天来了,加热棒已经只需要一根了,幽的兴趣也逐渐淡下来了,照顾热带鱼的任务一点点落到了父亲的身上。她只是偶尔去买些小鱼,或是饲料,不怎么围绕在鱼缸旁边了。客人的称赞也不再稀罕。终于在5月的时候对热带鱼完全失去了耐心,她跟父亲商量着它们的未来,母亲建议将金龙鱼等值钱的卖给水族馆,而卖不出去的则自己吃掉。
按低于市价15%的价格草草打发了美丽的热带鱼,剩下一条孱弱的地图鱼被母亲做菜,只是没一个人敢动一下筷子,包括幽的母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45
 楼主| 发表于 2009-8-7 14: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角金鱼被幽养了很长时间,,幽不仅没有亏,还小赚了一点。所以当父亲带回穿山甲时,她脑子里就马上想到要高价卖给酒店。这是父亲在一位农民手中买下的,价格低廉,本意是想于弟兄们下酒,但幽一定要亲自饲养一段时间。

6、
穿山甲擅长钻洞,幽一点也不敢马虎,将它关在一个借来的铁丝笼里,远远的丢剩下的饭菜给它,任由它拣自己喜欢的匆忙吞噬。幽不敢靠的太近,怯生生的蹲在远处观察,也不似对待热带鱼那般热情,只是在放学后与吃饭时与它相处一会。
幽的父亲一直在对穿山甲虎视眈眈,幽甚至能想象爸爸往肚子里咽的口水。穿山甲的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她说什么也不能让父亲吃掉,经常凶巴巴的警告和恐吓父亲,还要父亲发毒誓不吃这只穿山甲,上学前也总是叮嘱母亲看好穿山甲。
一次放学回来,穿山甲不见了,笼子是空的,幽隐约感觉到什么,到处去找父亲,但除了一只可爱的小狼狗,什么都没找到。幽好奇的看着这只毛色以黑为主的小狗狗,亲切的依偎着,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阿黑”。晚上,父亲终于回来了,原来他将穿山甲高价倒卖给一家大酒店,回来又怕任性的女儿生气,就买下了这只小狗。

7、
看着可爱的阿黑,幽也没了脾气,穿山甲可没有新来的阿黑可爱。阿黑虽是狼狗,但一点也不凶,柔软的四肢,热乎乎的肉垫,捏着好舒服。阿黑看样子也很喜欢幽,顺从的喝着幽冲的牛奶,高兴的时候还不忘记亲热的舔舔幽的脸。幽的母亲给阿黑准备了舒适的窝,下面在幽的执意下铺着新衣裳,幽把自己的抱枕当被子盖在阿黑身上,还把最喜欢的卡通碗给它用。

幽把阿黑的窝移到自己的房间,夜里偷偷抱阿黑上床,跟她一起睡,早上妈妈敲门的时候再把阿黑抱回去。幽是独生女,阿黑就成了幽的弟弟,她从不吝啬自己的东西,让阿黑玩她的玩具,啃她的娃娃,撕咬着她的东西,就连上超市,也带着阿黑进去,如果超市不允许,她就宁可不进,再换一家试运气。

阿黑在幽的精心照料下一天天的长大,身上的色泽越来越光亮迷人,湿漉漉的可爱小鼻子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耳朵干净柔嫩。天气很热,幽每天都用啤酒香波和硫磺香皂给它洗澡,倒上满满一大盆的温水,用刷子仔细的为它清洗,然后再用吹风机吹干。偶尔心血来潮,还为阿黑扎上几朵小花,用小塑料发夹装扮阿黑。可怜的阿黑被整的一点狼狗的威严都没有,倒像足了娇贵的西施狗,让人忍俊不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45
 楼主| 发表于 2009-8-7 14: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即便如此,阿黑还是很凶,它只听幽的话,偶尔心情好会听听家里其他成员的话,拽的正儿八经的。幽总是给阿黑吃他喜欢的东西,她给它吃牛肉、猪肉,甚至有时候是生的,阿黑很少吃米饭,它被幽伺候的好好的,像个君主般。幽有时间的时候经常训练阿黑,教它站和卧,以及叼东西和跳高。阿黑非常聪明,只要幽的一声呼唤,就立马跑到幽的身边,讨好的摇摇尾巴,淘气的蹭着幽,逗幽开心。

时间过的好快,转眼阿黑已经一岁多了,它长的非常英俊和威武,引来了附近的许多小狗,幽嫌恶的趋赶着,母亲则毫不客气的将阿黑锁在院子里。这是阿黑第一次戴铁镣,由于幽的宠爱,阿黑一直没有戴狗项圈和铁链。阿黑被困到院子里,脾气开始变的暴躁,也经常闹情绪,赌气着不吃饭,幽也狠心着不让它出去,免得惹一大堆麻烦回来。养狼狗是会影响邻居的,如果咬了人,就会被枪毙,幽坚持给阿黑注射育苗,但一旦阿黑发威,它的命运就不一样了。

8、
幽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现了。一天晚上,幽跑到我家,一直抽泣着,颤抖的声音半天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语。我给她倒了杯茶,又在一旁等她平静下来。原来阿黑的挣扎让幽心疼不已,她给阿黑松了链子,阿黑风一般的冲了出去,幽出去找了一晚都没找到,担惊受怕的等了一夜。第二天中午,有人上门告状,说阿黑咬伤了他13岁的儿子,要求赔偿。

幽的父亲黑着脸陪伤者去了医院,下午回来一句话都不说。幽心虚不敢多问,给阿黑洗了个澡,又像往常一样给它吃中午剩下的肉。父亲的脸一直很黑,板着个脸不吭声,幽躲在房里不出门,陪妈妈看电视。等吃晚饭的时候,父亲告诉她:“阿黑已经卖给隔壁街的狗肉店老板”。
幽只觉一阵眩晕,飞快的跑去找阿黑,可是已经晚了,阿黑已经倒在血泊中,身上的毛被整个的掀下来……幽一阵反胃,也不回家,径直到我这来了。
阿黑离开后,幽在我家住了好几天,一直不肯回家,她妈妈送了几套换洗的衣服过来,拿幽没办法。幽很伤心,一直在跟我讲阿黑的事情,它聪明、可爱、乖巧,它是幽养的最长的宠物,也是幽最心爱的宠物。幽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绝望,阿黑的离开使她像失去亲人那么痛苦,我整夜整夜的抱着她,安慰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45
 楼主| 发表于 2009-8-7 14: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9、
幽的父母在家吵的很凶,相互指责着对方,最后一致通过带幽去花鸟市场,那里有许多的宠物,让幽自己挑选。幽是和她母亲,还有我一起去的,她妈妈看中一只非常可爱的猫眯,两个瞳孔竟有两种颜色,身上黑白相间,顺从的叫着“喵……”
但幽一看见猫就往后退,她母亲没注意到,继续指着猫,这回她的视线转移到一只全身黑色的猫身上,幽更害怕了,飞快的跑开了。
幽说:猫是有魔力的,尤其是黑猫,它们是巫师的助手,是邪恶的。猫的眼睛会迷惑人,猫的利齿不仅咬老鼠,还会吃人,猫很难死掉,它们有九条命,是为了协助巫师,更好的为恶巫师或巫婆服务的。

虽然我们都不同意这种说法,但幽一再坚持不要猫,所以我们还是选了一只小狗。叫迈勒,很洋气的一个称乎,与小狗的形象很符合。这是一只北京哈巴狗,矮而胖的身躯跟以前的阿黑没得比,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可爱与忠诚,以及幽对它们没理由的喜爱。
迈勒在幽家继续享受着阿黑的待遇,接管了阿黑的一切,包括与幽一起睡舒适的床上。迈勒个性温和,被幽扎上许多的小辫子,纯白的毛色让人感觉很干净很清爽。迈勒买来的时候脖子上就有一个精致的项圈,还有一条白色的链子,小巧而实用。幽享受着迈勒带来的快乐时光和充实的幸福,而我则落了个清闲,专心的看影碟或是无限量的补充睡眠。

只是快乐是时光总是非常的短暂,迈勒突然失踪了,是在幽给它吃过晚餐后丢失了。幽不断诅咒着那个偷她迈勒的恶棍,扬言要送他进警局,以残害动物的罪名让他坐牢。幽央求我给迈勒做画报,她带来了迈勒与她的合照,里面是一个可爱而任性的女孩和一只漂亮的纯种哈巴狗。我把迈勒的照片剪下来,送到街上扫描,又做了份“寻狗启示”的画报,复印了很多份。在寂静的夜里,像没经验的盗贼,偷偷的将画报贴满了大街小巷。
“纯种哈巴狗,见照片,于……走失,主人十分焦急,知其去向者,请联系*******,重酬!”
重酬?没被幽打死就算阿弥陀佛了。
迈勒一直没有消息,倒是幽的后院有股异味越来越难闻,幽的父亲用铁棒翘开那堆杂货,才惊讶的发现已经残死并开始腐烂生蛆的迈勒,我和幽一阵强烈的呕吐后,才发现迈勒已经被她父亲移走了,不知道丢在哪了,幽也不敢再将迈勒埋葬,它实在太恶心了。

迈勒事件过后,幽一直很沉默,强烈的思念着阿黑和以前的所有宠物。
很长一段时间后,我听说幽家又多了一只小狗。细问下,才知道是幽在汽车上看见一只小狗正准备被主人送给朋友,幽一直抱着那只小狗,舍不得放开,它就像是阿黑的小时候,一样湿漉漉的鼻子,一样明亮精神的眼睛。幽央求那个男孩将小狗卖给她,但男孩拒绝了,他给幽一个号码,说自己家还有9只小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0

积分

新人训练师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45
 楼主| 发表于 2009-8-7 14: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幽一回到家就开始拨电话,一直到晚上9点,那人的声音才开始传过来。他答应给幽一只小狗,约定次日见面。他给幽带来的小狗远远没有他形容的可爱,这是只白色的狗,看样子已经不小了,它还有些许掉毛,白色的毛很脏,那是许久未洗的后果。长的有点像迈勒,但无法与迈勒相比,它——实在是太丑了。幽不好意思当面嫌弃,仍不情愿的抱回了家,将它放在院子里,交给妈妈喂养,自己则正眼也不瞧它。
幽无法形容自己的失望,在这只被男孩唤作“小白”的狗身上,找不到丝毫喜欢的感觉,左看右看、横看竖看、前看后看,怎么看就怎么不顺眼。幽有点完美主义,宠物的外表她是十分在意的,更何况小白也的确丑的过分,连我也看不顺眼,甚至不愿意靠进它,生怕它身上的毛会粘到我衣服上。

10、
幽不许小白进她的房间,也不给小白洗澡,偶尔带小白出去散散步,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母亲看出幽的厌烦,商量着要给它送回去。幽答应了,联系了那个男孩。在送小白离开前,幽准备给它洗洗干净,但她不想触摸到小白的任何地方,戴上塑胶手套,嫌恶的捏起小白,来到河边。此时已经是秋天了,河里也找不到游泳的人了。可幽不管,她任性的将小白高高抛起,重重的摔入河里,拿起准备好的刷子和香波,想帮小白清洗身体。
幽从来没试过在河里帮狗洗澡,也不清楚小狗到底会不会游泳。只见小白被幽掷入冰冷的水中,像是被人仍进了冰窖,全身哆嗦,眼睛睁的极大,不解的望着幽,眼神里充满了仇恨和怨怒。它挣扎的爬上了岸,抖擞了几下,将身上的水珠摔掉,地上顿时出现了一大片的水珠,像是雨伞上的水在旋转时被抛在了地面。接着飞一般的跑开了,那样子像幽是比鬼还可怕的恶魔。

小白像发了疯一样,一直在奔跑,怎么也挺不下来,全身不断的打颤、发抖,一路上摔着身上的水。眼睛变的红红的,像是充了血,它仇恨的看着这个世界。小白一路上跑着,也不回头,碰到人就像撞见魔鬼一样的跑开,又是一阵颤抖。我有些担心与同情它,它只是外表丑陋,却换来了这么不公平的待遇。原来的主人将它无故送人,看来是急于脱手,新主人对它不闻不问,这次竟将它一整个的掷进冰冷的河水里。
我跟在小白后面,直到它逐渐变小、消失在地平线。
后来幽自责的到处寻找小白,晚上,突然刮风下雨,倏地又响起了雷声,幽打着伞,在一个枯萎的老树桩旁找到了它,它已经死了,是在慌乱中撞上树桩死的,简直就是“守铢待兔”的现代版,与寓言版不同的是,这是小白在极度恐慌与生理上的肌肉紧张所引起的事故。在雷电的一闪一闪中分外恐怖。

它血红的眼中尽是不满、不解与仇恨、诅咒。它仍然湿漉的毛耷拉成一片,秃斑很显眼的突露在雷电下。秃斑下是一块块粉红的肉,看上去触目惊心,那种眼神与悲伤是每个亲眼看见的人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我看见幽捧着脸,蹲在小白身边哭了起来……伞掉了下来,歪倒在一边,雨水顺着她的脸滑了下来,也拍打在小白的尸体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PMGBA ( 闽ICP备06006686号  

GMT+8, 2016-12-4 16:49 , Processed in 0.201111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