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排行榜

口袋妖怪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91|回复: 8

【流水账属性】巴别塔

[复制链接]

4

主题

78

帖子

62

积分

新人训练师

蝉在叫人坏掉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520
发表于 2009-5-17 21: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就等着写完了一块丢上来…

orz一贴到底限制多长啊…

ACT 0

…你没事吧?
…喂,醒醒啊!
…不会是死了吧?
…呀,还有呼吸呢。
…可是把他丢在这里很危险吧…
…喂!快点醒醒呀!
…睡得真死…
…没办法咯。
…小灾,咬他。

——!!!

“啊…对对对对不起|||!我只是想叫你起张……在、在这里睡觉很危险的喔!听说这、这一带总有地狱犬出没的…“
……
“…那、那个,真的很对不起…小灾,小灾!你也给我来道歉…“
……
“呃…那个…?“
……
“………诶?“
……
“该不会…你…不能说话?“
………………
“那…你…听得懂我的话么?明白就点头哦。“
……
“啊…还好。你是从哪里来的?看你的服装不像是这附近的人啊…怎么跑到这了?“
……
“咦,摇头的意思…不会是…不记得了?“
………………
“名、名字呢?还记得么?“
………………
“……………“
……
“唉…这下真伤脑筋了啊…扔下你不管的话我不就是坏人了嘛…“
……
“总、总之,待在这附近很危险的,先把你送到最近的城镇吧!从这湿地向东走半天就能到了。站得起来么?“
……
“嗯,那我们走吧…等、等下,这个是我的行李…哎、你,要帮我背?“
……
“快不用了啦!这个很重的。况且你的身子还…呃。“
……
“…你蛮有干劲的嘛。那行李就都交给你咯。那就出发吧!小灾,你也跟上!“
……


ACT 1

**
睁开眼睛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
名字也好,经历也好,自己曾经存在过的事实也好。
仿佛曾经被从整个宇宙中剥离。
仿佛灵魂被抽出注入新的容器。
一切都是陌生的。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陌生的我。
整个视界像是干燥的油画般不真实。

——我是谁?
——我在哪里?
回答我吧,世界哟。
**

木柴在火焰映亮了一角的夜色中迸裂开来。
在篝火的另一边她正盘腿坐着。兴致勃勃地咬着面包。
朴素的蓝灰色布衣,外面是棕色皮革,钢青色的长发束成辫子,感觉意外地谐调。
年龄大概有十八九岁,站起来的时候个头也和我相仿。
一直跟着她的那只灾兽从刚才起就不见了,可能自己去找食物了吧。
“嗯?你不吃吗?“一边咕噜地咽下面包。
拈了拈手里握着的馒头——那是她方才递来的。
——不知怎么,一点饥饿的感觉都没有。
指着馒头摇摇头。
“这样可不行的。不吃东西就没有力气啊。何况你现在还…“
想到了什么似的沉默下来。
啊啊,还真是个不错的家伙——这么想着不由得笑了。
“喂喂,在笑什么?“
摇摇头,起身走到她旁边。顺手从篝火边捡起一根树枝。
感到略带惊异的视线——我低头在干干的地面划起来。
“嗯?在划什么…?…你……是……个……好……!诶诶诶诶?你会写字?“
当然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把“好“字从地上划掉,重新写上“笨蛋“。


“你知道''''巴别塔''''吗?“
不知道。我摇头。
“不会吧?真的不知道?那是一座塔哦。“
喂喂…
“基本上人人都知道的…“
…我又有什么办法嘛。
敲一下她的背表示不满。
“…它位于东边帕蓝多斯城里的,据说有好久好久的历史了。而且很高很高哦。“
感觉突然来了兴致。
那然后呢。
“但是据说从城外就完全看不到塔呢。“
看来不太高啊。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完全不信吧!这可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诶!“
我又没去过嘛。
——去过大概现在也忘掉了吧。
“还是不相信啊!要不要亲眼去看看?“
…不是说先把我送到最近的城镇去吗?
算了,反正我现在到哪都是一个人,就听她的去看看吧。
不过,突然决定其他的目的地没问题吗?这家伙。
“你刚才有点头吧!那就决定咯。其实我本来就是要去帕蓝多斯城的。“
…啊?
“那里每隔一千年会举办一次勇者的盛典哦。世界各地的人都会聚在一起选定出最厉害的勇者呢。最近的差不多一个月后就要开始咯。”
这个…你也可以参加么?
“…你那个怀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不不没什么。连忙摇头。
——难道我在想什么都写在了脸上么…
“嘛,总之一起去看看吧。似乎会很有趣呢。”
……嗯。轻轻点头。
也对呢。你的话,勇者之塔什么的,一定没问题吧。


ACT 02

**
曾经也是想成为勇者的。
曾经也是怀着勇者的梦想努力过的。
尝试着点燃满腔的热血一直这么勇往直前。
但…不对。
连前方路在哪里都不看清楚地硬闯,
除自己之外的人全不顾及到的鲁莽,
碰壁、远路、消耗殆尽。
到头来,我只是一个徘徊在自己心中的白痴。
**


帕蓝多斯城外是一片沙漠——和普通的沙漠有所区别的沙漠。
虽然都是火热的太阳,燥热的沙丘和不带半点水分的热风,不过这片沙漠中的住民却造成了决定性的差异。
沙漠奈亚也好,大头沙虫也好,这等纤弱的生物在这片无尽的沙地中根本见不到踪影。
穿山王、铁甲暴龙、大钢蛇、班吉拉、镰刀天蝎,以及暴地龙。
它们是沙漠中的霸主,沙丘中隐藏的恐怖。
如果有人误入了这里并遭遇了它们的话,大概就只有埋葬在这滚滚黄沙之中了吧?

巨大的深蓝色身躯卷起一阵翻滚的沙尘,带着干燥的劲风呼啸而来。
“小灾,躲开,然后用鬼火!”
白色的身影灵巧地躲开了这发潜龙,身旁酝酿飘忽不定的蓝色火焰。
“很好!发射!”钢青色的长发被吹乱,她大声下达着命令。
苍蓝色火球全数命中——干得漂亮。
烧伤的暴地龙哀号一声,接着又是一发潜龙。
“躲开后舞剑!”
连续两次攻击没有打中,暴地龙变得更加狂躁起来,怒吼着发动了最强的攻击,逆鳞。
深蓝色龙影收起两翼,并起双足滑翔冲来。
狂沙飞舞。
纵然被鬼火削弱了体力,沙漠龙族王者的逆麟仍然有着压倒性的魄力。不由得暗暗赞叹。
卷起沙尘的风压逼近灾兽。
“趁现在用不意打!”
白色的目标突然消失,紧接着两下攻击便打在逆麟中的龙身上。
…这两下子伤的够重吧。
看来是的。暴地龙咆哮出声,顺势改变了攻击方向。
——什么…
居然朝我来了!
我明明已经躲得够远了!
“喂!危险啊——小灾,快——”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危险啊!
那灾兽已经赶不及啦!
我还背着这么大一包行李呢!
!来了!来了——!
——赶快往旁边跳开。
能感受到暴地龙就从背后划过,强劲的混杂着沙粒的风差点吹得我失去平衡。
真是的…还没完呢。
迅速转身,趁暴地龙还未飞离的时候朝着蓝色的背上狠狠地瞪了一脚——
摔死在沙子里吧你这家伙。


“哎,这还真是…没想到那大家伙居然对着你攻了过去,真是好险啊……”
她踉踉跄跄地踩着沙地走了过来,拍拍我粘满沙子的衣服。灾兽在后面慢悠悠地跟着。
“你还好吧?…”表情有点担心似的看着我。
嗯……我还好。
不过行李里的面包大概被压扁了…刚才踢完暴地龙那一脚我就坐倒了。
扁了就扁了吧——拍拍行李包裹上的沙子,重新背起来。
然后指了指东面。
“要快点赶路吗…?也好吧。这片沙漠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要是没有我在的话,你的灾兽就足以对付这里的家伙们了吧。
…有点变成累赘的感觉。
“乱想什么呢。快走吧?再走一天应该就能到达帕蓝多斯城门了。”
似乎能听出一点安慰。

谢谢。我在心里默念着。

……

4

主题

78

帖子

62

积分

新人训练师

蝉在叫人坏掉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520
 楼主| 发表于 2009-5-17 21: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ACT 03

**
我很笨。
所以只能追逐你的背影。
**


“嘿,终于到了呢!”正午的阳光中钢青色的辫子也跃动起来了似的。
前方,沙漠与绿洲的交界之处,伫立着帕蓝多斯城沉默的城墙。
仿佛跨越千年之久的好像把阳光全部吸收了的漆黑色石墙,中间是敞开的巨大城门。几个孤单的士兵把守在那里。隐约可以看见门里的一片繁荣景象。
“看吧!从城外就完全看不到塔吧!”
……如果那塔真的有那么高的话。
一千年一次的祭典…说来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么…
“嘿!在想什么呢!”
走出几步的她回头冲着我摆摆手。“走吧!我们进去,背了那么久的行李你也很累了吧。”
还好啦…点点头,快步跟上去。
“喂,你们是什么人?”守城的士兵拦住走在前面的她,并略带疑惑地看了眼她身边的灾兽。
语气隐隐露出不耐烦。
大概在祭点快开始的时候每天都有很多人经过这里吧,例行公事的询问身份也没什么意思。
“啊,嗯,我是来参加两周后的勇者祭典的,我的名字是……”
……距离有点远没听到。
到头来我还是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然后,他——”她转过头指指我,“是我弟弟。”
…啥?
喂。喂。喂。喂。喂。
喂!
“…你们进去吧。”守城的士兵的视线无聊地扫过我,又恢复了之前的站姿。

喂!什么弟弟啊!
追上去敲着她的肩膀。
“嗯?怎么了?”
不要做出那么无辜的表情!
“什么呀?生什么气了?”
……哎。
“嘿嘿,弟弟怎么啦。”一脸窃笑。
……你你你你你!
…哎,算了。
“…真的生气了?”
……
“……”
…喂,也不用那种表情吧……
“…抱歉。”
不、不。
摇摇头,试着露出开朗的笑容。
不就是姐姐嘛…
其实也不错。
“…嗯。”
钢青色发斯在风中轻轻摇摆。
午后温暖的阳光中,淡淡的微笑。


“诶!快看!”她突然伸出手来指向天空。
嗯?什么?
抬头。

刹那间惊住了。
城中央,支撑天地的巨塔。
通天的巴别塔。
距离仍然很远,但它却已经占领了大半的视界。
棕黄色的笔直身躯,宛如一道从天空垂下的苍雷。
长度轻松地撕裂了云层。更高的部分,已经超出了所能认知出的形象。
……好大。

“看!我没有说错吧!从城外就完全看不见!”
不,这是怎么回事…
“嘿嘿!惊呆了吧!”
为什么…
“……动都动不了了?”
这座塔…这种感觉…
“哎?哎?…怎么了…?不舒服吗?”
啊?啊!
没事的……抱歉。
拼命挤出一丝微笑。

不知怎么,我明白的。
这座塔从城外就看不见的原因。

…它本不应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ACT 04

**
有目标却找不到方向只会莽撞的笨蛋。
没有目标享受着现在却确实地走在“正确”的路途上。
姐姐。
巴别塔,不是这个世界应该存在的东西。
**

此后的两周,我们一直在城里闲逛着,散布,逛集市,看看武器店里悬挂的各种武器,买点土产品和与祭典有关的小摆设,傍晚了就回旅店睡觉。那只灾兽更是门都不出地整天趴在旅店里。
——你这样子,真的能成为勇者么。有一天我在旅店的羊皮纸上这么写给她看。
“啊啊,没关系啦!要是失败就失败了呗!”
…这也太假了吧!
——那为什么要参加这个祭典?
“……其实啊,我只是参加就觉得很好了啊,千年一次诶,不参加就太可惜了啊。”
原来如此。
并不是为了成为勇者而参加祭典…或许,就会由于参加祭典而成为勇者吧。
最后登上巴别塔。
你的话,或许就是这样。
…不,一定会是的。
所以…

两周后的祭典在巴别塔脚下的一座巨大的斗技场如期召开了。
数千名参赛者先进行淘汰赛,最后的冠军被允许进入巴别塔。
而每个人最多只允许带上一只PM。
没有带PM而采取空手搏击的人也有,不过一般都会惨败在对面训练师和PM的合击之下。

她和她的灾兽展现出了无以匹敌的强大。
连胜,连胜,连一次苦战都没有的完美连胜。
第一场赤手空拳的对手,第二场的冰鬼护,第三场的蜻蜓龙,第四场的武士暴龙…
每一次,都迎来了观众席上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12天进行的12场比赛后,明天她就要进行最后的决赛。

“诶,听说那个对手很厉害啊!”
是么…
我故意露出严肃的表情。
…今天真累啊。
“嗯!真的哦!他没有带PM,一个人靠着一把普通的剑打到了决赛呢!”
哈哈……确实,很不可思议吧。
“不过他每场比赛都穿者斗蓬带着兜帽呢……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样的人啊,就连性别也是……”
…为了隐藏身份吧。
“明天肯定会是一场苦战了…你一定要来给我加油哦!不许偷跑!”
嗯,我一定会去的。
无论如何都一定会去。
不过…对不起。
为你加油,我…
无法做到。



.
ACT 5
.
**
与其被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倒不如死了比较好吧?
比起死了,断胳膊断腿也会更好一些吧?
YANDERE.所以…所以…所以…
嗯,我也差不多该走了。
…去斗技场。
**
.
天气晴朗。
上午的温暖阳光,懒洋洋地撒在环状斗技场之中。
中央,石砖铺成的广阔的场地中站着一个身影。
像是为了防止遮挡视线,钢青色绢丽的头发全部盘在了脑后。身上也不是以往宽松的蓝灰色布衣,而是一身紧绷的暗棕色皮装,显现出高挑匀称而结实的身材。
--灾兽不在身边。
而她自己左手带着铁拳套,右手捏一把十字弓,侧腰上的皮袋中插满了箭。
…难道她要独自应战么。
真搞不懂她在想什么,对手可不是轻松就能打败的小角色啊。
然而,她脸上隐隐浮现出的微笑,却在尽情表达着那份绝对的自信。
悠然立于斗技场中,静候对手的到来o
观众台上已座无虚席,但却静得可以听见微风阵阵的鼓动。
所有人都在紧张地等待、等待。
.
--不由得想叹气。
.
.
一片云的边缘遮住了太阳。
--风起了。
而下个瞬间,一道漆黑的身形已伴着覆盖大地的巨大阴影,蓦然伫立在她的面前。
.
黑色兜帽下是一张带着黑色面具的脸,同样纯黑的斗篷裹住了全身,在风中微微翻动着。
相视,沉默。
只有吹过广阔场地的风发出瑟瑟响动。
四周的观众都没有发出声音。每个人的心中都在猜测着比试的结果。
而我,也在默默祈祷着。
.
.
“你很厉害吧。”
略带紧张的微笑,不经意地搭着话。
“……”黑色沉默。
“没错吧…只用一把剑就打赢了所有对手…虽然不知道你的长相,不过我想,应该是个冷峻的侠客吧?啊……抱歉…不该这么擅自评论的…”
感觉她有点紧张的语无伦次。
“……”对面依然沉默。
“啊…其实我也一直期待着这场比赛呢…想亲身体验下你的实力…所以也没让小灾跟来…”
…你只是想玩得尽兴吧。但对手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
“那么…诶…请不用客气地攻过来吧,我也会全力以赴的……”
“……!”
.
黑衣人立在原地,斗蓬轻轻翻动。自衣中平举出铁剑指向她。
于此同时,她的左手也搭上了十字弓的悬刀。
无言,而战斗的号角已经吹响。
.
…我明白,这把剑将会成为她的勇者之路的最后阻碍。
但即是,最后的希望。
.
.
箭矢撕破大气,带着尖锐的呼啸窜向黑色斗蓬。
虽然是能单手拿起的小型十字弓,但箭矢仍然有着百米以上的秒速。想要穿过双方之间的这点距离射穿对手连半秒钟都用不到吧——
但早在半秒之前,在石砖地面上腾起一丝烟尘的时候,黑色的身影已不在原处。
……危险了!
钢青色的头发猛地甩开,伴着身形扭转用带着金属拳套的左手向上方的虚空一挥。
——当!
金属的碰撞声响彻整个斗技场。
单纯只是碰巧而已,她弹开了黑衣人从天而降的第一击。
斗蓬翻动,黑色身形轻盈地向后退去。
而她也后退拉开距离,一边快速地给十字弓重新上膛。
…第一次的攻防结束。
大概双方都知道吧,这第一击也仅仅是相互的测试而已…真格的还在后面。
不过…看来之后的战斗你大概会处于下风啊。
从她脸上惊异的神情,就好像,完全没有捕捉到黑衣人的动作。
…嘿,虽然对不起没在为你加油,但你也小心点啊。
.
.
趁着拉开距离的间隙,3道破空之箭再度射向黑衣人。
分别瞄准本体,本体的左方以及上方。
这样可以闪躲的位置就只有右面,而在闪躲的这一时间,下一支剑就会朝右方射去。
一旦可以预测对手的闪避路线,攻击就变得容易实行了。
…相当精湛呢,她的命中。
.
但是面对三支射来的利箭,黑衣人并没有闪躲。
只是挥了一下手中的剑——
击落了最先飞来的瞄准本体的一支。
任其余的两支从身旁呼啸而过。
没有损伤。
.
黑衣人没有冲向她。好像只是在等待她的下一轮攻击。
咬了咬牙,她再次为十字弓上膛。手法熟练得令人敬畏。
这一次是五支。
.
再次拉动十字弓的扳手。
左方、右方、上方各一支,而瞄准本体的则有两支。
左右上仍然无法回避,就算是如刚才那样打落了朝中间射来的第一支,紧随其后的另一支就会射穿对手。
而回避的方法就只有…
……!
一惊,她再次如同巧合般地朝左方伸出金属拳套。
——当!
是的,回避方法就只有在箭矢到达之前闪出那5支箭的攻击范围。
.
灰色的铁剑如豪雨般舞动着,只留下半空中一道道重叠的美丽弧形残影。
斗篷翻飞,金属的碰撞如音乐的节拍般连续作响。
原本她的主要攻击手段就是十字弓,而那必须是拉开距离精确瞄准后才能发挥最大优势的武器。
但无论她怎么尝试拉开距离,黑色影子总会以吓人的速度瞬间冲刺至她身前。
——况且,以黑色家伙的速度,就算拉开距离射击,也还是只会在一瞬间内被躲开吧。
被拉入接近战的她,只有拼命用左手的拳套防守着。
从她脸上的表情来看,仅仅是防守也快到了极限——
毕竟以单手的拳套来抵挡随时可以双手出力的剑是相当疲劳的。
.
…她的表情突然一变。
抓住一次拳套弹开铁剑的间隙,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猛地抽出了十字弓——
——!
灰黑色铁剑一挥而下。
十字弓旋转着飞向空中,尾部倒插进了石块铺成的地面之间的一个缝隙,尚来得及未发射出的箭头向斜上方探出着。
.
黑衣人没有继续攻击,只是静静地提剑站定。
胜负已定了吧。
她跪倒在地上,痛苦地捂住了被击中的右手腕。
“啊……”
疼痛——无奈——沮丧——以及,讶异。
嗯,想必她也发现了吧。
以那种强横的力道被砍中了手腕,手掌理应被整个削掉的吧?
而虽然已经出现大片的淤青,她的右手依然好好地连接着手腕。
所以…
黑衣人的那一把剑,非常钝。
.
钢青色的被汗水浸湿的发丝被甩开。
她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坚韧。
……难道她还要继续战斗么。
明明已经失去了最有利的武器啊。
.
她挣扎着想支撑起地面站起。
视野中出现斗篷的下摆。
“——呃!”
腹部被狠狠地踢中。
.
她蜷缩在地面上,身体因疼痛而抖动着。
颤抖的双手再次撑住地面——
黑衣人毫不留情地再次踢了下去。
.
…住手吧。
不要再坚持战斗了。
.
这样的循环不知重复了多少次。
挣扎着爬起——被踢中——倒下——挣扎着爬起——被踢中——
而她的动作,也逐渐虚弱了。
.
为什么?
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还要站起来吗?
.
明明已经失去了武器。
明明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明明告诉过我只是参加祭典就很好了输了也没所谓的。
.
——为什么要这么拼命 姐姐!
.
漆黑色的踢打。
钢青色的挣扎。
紫红色的伤痕。
血色的痛。
.
姐姐…别再站起来了…
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了!
.
.
1 …我认输了。
2 我不会输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9-5-17 21:42:19编辑过]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8

帖子

62

积分

新人训练师

蝉在叫人坏掉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520
 楼主| 发表于 2009-5-17 21: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ACT 06-1
.
“果然很厉害呢…呵呵。”她抬起头,露出了凄美的微笑。
“我认输了。”
然后倒在了地上。

.
**
不去想什么勇者。
不去想什么胜利。
不去想什么顶峰的荣光。
那些伴随着危险的东西…就随他去好了。
.
无论你到哪里,我会陪着你。
无论你到何处,我会陪着你。
无论你在做什么要做什么做过了什么,我会在你身边。
这一次,我会为你加油。
.
姐姐。
**
.
“啊啊……疼疼疼疼……”
喂喂。别乱动,很快就包扎好了。
“呀!好疼!你轻点嘛!”
真是的,打的时候不喊疼,现在倒这么敏感。
全身上下无数处被踢伤的淤青,还有大片的淤血。
右手肿得厉害,不过还好没有打断骨头。
别这么拼命了,以后!
.
包扎好了。我让她躺倒在旅店的床铺上。
“那个……”
嗯?
这么飘忽不定地看我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让你来为我加油,还是输了…”
啊啊,没关系的。
…对我来说,实际上是保护了你呢。
大概是看到了我的微笑吧,她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那么…我睡一会咯。”钢青色的发丝蜷缩进被子里。
“晚安。”
.
巴别塔,正如其名,通向天空的高塔。
而塔的顶端,大概什么也没有吧。
因为这个世界没有神。
这个世界的人们没有信仰。
而为了创造信仰而成就了法则:
——第一个到达塔顶的人会成为神。
虽然冠名为勇者,不过确实是那种东西。
虽然没有人确认,但每个人心中都这么坚信。
.
神啊,那种无聊的存在。
抛弃了所有感情高高在上地鸟瞰着人间,平等地看待每一个存在。
是只为维持世界的平衡而存在,完全没有爱的家伙。
你可不能变成那样子啊。
.
跟着她的那只灾兽不见了。
是因为没有必要再在这里了吧。
真是的,讨厌的家伙。
从很久很久以前的第一次见到以来,一直都是。
.
嗯,因为我想起来了。
失去的记忆——这个世界的存在,你我会在这里相会的理由。
以及你的名字。
.
看着白色的被单微微上下起伏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我喃喃出一个名字。
“……”
无神的世界也好,没有信仰的世界也好。
都无所谓了,只要有你在。
明天也会是个好天气呢。
晚安,姐姐。

fin






ACT 06-2
.
“…我不会输的。”在第无数次被踢倒后,她的唇隙喃喃出这样的话语。
…黑色的身影愣住了。
“因为……因为……”她颤抖着伸出左手,在地面上抓住了什么。
.
——因为有人在为我加油的…!
.
…什么?
.
左手猛地向旁边挥出。
似乎扔出了什么……是个小石子。
石子飞出的轨迹延长之处的石砖地面缝隙中,插着她的十字弓。
.
飞去的石子击中了十字弓的扳机。
下个瞬间,侧面飞来的箭矢便贯穿了黑衣人的身躯。
.
一念之间,胜败扭转。
.
**
败给了自己。
此前无意中扔出的种子成长为了巨大的乔木挡住了前方的路。
应该抱怨自己的失误?应该职责命运的戏弄?
还是应该为这棵树木的成长而欣喜而祝福?
.
长大后的树终会成为他人的木柴。
那么,要在长大之前砍掉吗?
**
.
人们从观众席上冲下来。
…如山洪暴发般。
一抹钢青色被高高举起,人们欢呼着,庆祝着勇者的诞生。
人群簇拥着她朝着巴别塔巨大的身躯走去。
渐渐,消失不见。
.
……隐约听得到呢。像是“弟弟”什么的喊声。
是在找我吗……
.
哈哈…不可能找得到的。
因为…无论是人们,还是你。
谁会去注意到刚刚被箭矢贯穿的……
…那个黑色的失败者?!
.
痛。痛。痛。痛。
箭矢自胸口传出的痛感。
能感觉到箭杆插在心脏里的坚实存在感。
血、血、血、血。
浸湿了黑色的斗篷,弄脏了石砖地面,混入泥土成为一团泥巴。
鲜红色的能量在慢慢流失。
.
想起了她吼出那一句话时的神色。

…对不起,我明明没有在加油的…
.
…居然败给了自己做出的假象。
没能守住她。
胸口的痛感越发的强烈。
难道,我就会这样…
.
——不。
……不是都已经做到用黑色隐藏身份参赛阻止她拿到冠军了吗?
只差一步了,只差一步了,……
再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
绝不会让她到达巴别塔顶端。
绝不会让她成为这世界的神。
只要我还存在。
只要我还活着。
只要我的血液还没有流尽。
无论为不为她所知。
无论做到什么地步。
无论付出多少代价。
……我要保护她。
.
双手撑起身躯,鲜红浸泡的地面已浮出一层泥泞。
哈啊。哈啊。
手在不听使唤地颤抖呢。
……不过没问题的。
抓住从胸口穿出的箭头——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长长的杆状物摩擦着内脏。
终于——全部脱出。
红色液柱喷出,在空中舞动出艳丽的蝴蝶。
.
扯掉碍事的黑色斗篷,扔掉钝铁剑——已经没有余力去拿动那个了。
“那么……走吧。”无意中的自言自语。
嘿,不知什么时候能开口说话了呢。
擦掉身上未干的血迹,我向着她被人群簇拥着消失的方向走去。
巴别塔。




沙。
真的没想到,位于沙漠边上的这个城中央,斗技场的后方,居然还有着这么一片沙漠。
无尽曼延的黄沙,割面的风卷起砂石,模糊了视野。
……不,这并不是存在于城市中心的地方。
巴别塔的脚下,黄沙翻滚的地界……
这里是空间的交界,亦是这帕蓝多斯城存在的空间的尽头。
而那巨大的存在就立于前方。

宛若已经存在了千年之久的巴别塔。
饱经风化的石砖堆砌成的庞大塔身。
直插云霄脱离视线认知范围的顶部。
以及沉重的压抑感…

只手拨开迎面的沙尘,我向着巴别塔走去。
靴子深深陷进沙中。毫无弹性毫无硬度的触感。
每走一步都要费上平地几倍的体力。
没有看到簇拥着她的人们。大概已经散尽回去了吧。
——抑或是,完成任务后就此消失?

不远的前方就是巴别塔的入口了。
…出乎意料的小呢。
如果不低下头,连我都钻不进去的。
相对的 里面看不到一丝光线。
平下心来,平下心来——这么告诉自己。
低头准备钻进那个矮小的洞口——
就在这时。
白色的身形一闪而过。
瞬间。
极速。
带着光的。
捕捉不到残影的冲刺。
能捕捉到的只有照亮沿途的光线。
先我一步地。
冲进了巴别塔。
紧随其后。
而见
漆黑的内部被瞬间点亮。


曾经跟着她的灾兽淡然地立在前方。周身散发的光线,映照出塔内粗糙而布满土石的地面。
定定看向这边的血红色双眸。
——哈?
……
……
五秒或五分钟后,白色身形缓缓调头。
…就那样纵身一跃。
移动的光源照亮了高处,白色身影落脚的斑驳石台。
然后回过头。
红色的视线飘来。
这个意思…是要我跟上么。
…虽然不知道它搞什么鬼。不过也好。
至少这家伙是塔中目前唯一的光源。
暗自加把劲。
助跑三步起跳
只手勾住石台边缘
翻身跃上
——嘿,还好。
可不会被你甩在后面的。

白色光源在又一次跳跃后陡然消失。
——难道是…下个楼层?
那么跟上吧。
空气微弱流动。隐约能感觉到下一层的入口并不是那么小。
……跳上去就可以了吧?

——咻!
风声袭来。
头顶好像有什么东西滑过。
…不能抬头。
就地一滚,同时感到背后一麻
还是被某种攻击擦到了么…不 应该没什么大碍。
借着不远处灾兽身上微弱的光线隐约看到一丝绿色。
——错了,是“一片绿色”。
…啊呀,有点麻烦了。
随处可见,铺天盖地——虽然在室内——室内?——用这个词不是很准确——的蜻蜓龙。
……本来还期待着,既然她经过的地方能够留下比较少的对手呢。
不,或许她进入塔后只见到了一截短短的楼梯也说不定。
毕竟这里是空间的交集,身为“勇者”的她与身为“闯入者”的我,空间必然会给予不同等级的对待,
但就算路途不同,终点是塔顶这点一样不会变。
所以…就算可能面对这么多的对手…只有冲了。

前方不远处的灾兽依然不慌不忙地向着某个方向跑去。
虽然担心那些蜻蜓龙围攻的后果,不过我也只能在其后跟着。
——恍惚间又是一阵风声,其中的某道绿色身影冲向前方的灾兽。
丝毫没在意灾兽那毫无防备向前跑的样子呢。
而且就算是现在转身攻击,在蜻蜓龙的眼中大概也太慢了。
该庆幸它们攻击的不是我吗…
——!
猛然地有什么东西击中了空中俯冲过去的蜻蜓龙。后者立扑,狠狠地砸在地面上。
…白色的身影缓缓着地。
原来如此,从一开始就准备着“不意打”吗。
不,攻击速度已经超出了应有的范围,换句话说,这并不是“不意打”而是“神速”吗?
灾兽绿色的视线飘来。
…绿色?
仔细一瞧,不止眼睛的颜色变了,就连脚爪也变成了金色。
……露馅了呢,你这家伙。

剩余的蜻蜓龙仿佛受到什么指令似的对着灾兽一拥而上。
扇动卷起强风与噪音。我只得趴倒在地以免被卷入。毕竟我可是手无寸铁毫无战斗力的家伙啊…
大量的绿色飞龙们以灾兽为中心围成了漏斗状俯冲而下…而位于攻击中点的白色身影只是缓缓抬头——
——在数量更加庞大的彩色星点从天而降后,只剩下蜻蜓龙不断坠落发出一连串沉重的击打声。
这次是流星群吗…
灾兽无聊似的摆了摆脑袋,跨过满地蜻蜓龙的身体,寻找着塔中下一个楼层的入口。

接下来的楼层情况依旧相同。
三层满是钢钟。
四层遍地穿山王。
五层排列一队悬浮磁铁。
六层漫天滑翔着天蝎王。
但无一例外地,它们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一拥而上攻击着灾兽。
但灾兽每次放出的大范围攻击却能将数量众多的对手尽数消灭。
有时是热风,有时是冲浪,有时是大地之力…
…绝不会是普通的灾兽该拥有的招式。
于此同时灾兽的外形也在渐渐地发生变化。
身高在变高,乱翘的毛发变得整齐,尾部在变长,背部开始长出什么东西来…
发出的光芒也越来越强,身形已经笼罩在光线中看不清晰了。

但这样的状况随着一阶阶地登塔也渐渐地改变了。
在已数不清是第几层的塔内——似乎随着慢慢地登高,空间的概念也变得不明晰了。
流星群过后散落一地的血翼飞龙身躯正中,高大的白色身影傲然地站着。
绿色的视线看向我。
其中包含着某种信息。
…喂,你不走了么?
白色身躯依然站立不动。
绿色目光中包含着强烈的“拒绝”之意。
任务到此为止?
还是恐惧接下来的路?
……
……知道了啦。我自己走就是了。
前方是一截短短的石梯——更高的地方是一片黑暗。
我暗自握紧手心,踏上了第一步。

——倒是要看看连你
连你这家伙
连你这个被人称作“创世神”
连你——阿尔塞乌斯
都不去的地方
她…又在那里做什么?

石阶行到尽头
…面前是一个石室。
不,因为无法完全认知空间,业已对光线辨别不明,究竟是不是“石室”也无从判断。
但能模糊地看到前方有着什么东西。
缓缓移步上前。
…是雕像吗。
全高只到我腰部的灰色雕像,左边和右边各有一个。
两个雕像各顶着一个石台,左边的雕像石台上放着一个粉红色的圆形物体。
这是……
我蹲下来看着左边的雕像。
帕路基亚?
…这么说右边的是迪亚卢卡吗?

这个世界是不应有神存在的幻想乡。
就连阿尔塞乌斯在世界的表层都只能以灾兽的形象显现。
而这里出现了帕尔基亚与迪亚卢卡的雕像…
——原来如此,“有神存在”的具象化世界,业已脱出下面那些塔里的空间混沌状态了吗。
仔细一想,如果被冠以这个世界勇者之名的她达到了塔顶,就即将成为神的话,塔从底部到顶部慢慢变得神格化也很合理。
不过等等……
我站起身,凝视着雕像顶着的石台上的粉红色球状物。
这个是珍珠吧。
那么…
视线自然地移向另一侧。
代表迪亚卢卡的钻石又到哪去了?
若是被取走了,就只有一个可能。
…她经过了这里。

全身被快要追上她的喜悦充盈。
步子正要迈开
顺手抓起石台上的粉红色珍珠——
——有点不对。
目前手中只有轻微的重量感。
但……这轻微的重量在不断地增长着。
增加着增加着增加着增加着增加着
重重重重重重!
手臂脱力——我不由得坐倒在地。
珍珠发出了光芒,并开始伸长。

……啊
手中赫然是全长大概超过我身长的粉红色大剑。
周身微微散发着点点光线。
试着拿起来
…好重。
剑身掉落在地,空间随之出现波动。
这个……是“亚空切断”?
勉强支撑起身体,小心地挥剑。
果不其然,空间扭曲了。
啊啊…真是好东西。
这么说来,与之相对的“时之咆哮”就在她手里了吧…




下一楼层。
数条巨大的蓝色长影从视野中闪过。
意念一转
一条暴鲤龙自空中坠下向我咆哮而来。
“嘿。”
不由得笑了。
虽然已没有阿尔塞乌斯那个强力的援手
但我现在业已不是手无寸铁的靶子。
只手挥开背在背后的大剑,粉红光芒照耀下空间被切裂。
——来吧,野兽们。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9-5-17 21:39:37编辑过]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8

帖子

62

积分

新人训练师

蝉在叫人坏掉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520
 楼主| 发表于 2009-5-17 21: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FINAL ACT

**
顶端。
除了地面带来的实感之外,四周以及上方的部分皆是一片空洞。
钢青色的发丝在这片无风的空间中轻轻摇摆。
身上仍然是紧绷的暗棕色皮装,看起来仍然有朴素之感。
然而,固定在整个右臂乃至右肩上的一门闪耀着暗蓝色金属光泽的重炮,却将这份仅存的朴素氛围整个挥失殆尽。
…钢青色前进着的方向延伸上,隐隐可见一个王座。
虽然并没有靠着什么墙壁,但王座的背后完全无法认知。
空间就此终结。王座便是终点。

顶端的王座。
神。
**

顶端。
除了地面带来隐约的实感外,感觉不到任何限制的广大空间。
早已疲惫的身子拼劲尽力奔跑着。
——虽然与她中间经过的路途不同,但起点与终点是相同的。
就像是两条等长的线段。
因此,在塔中那片混沌的空间中,实际经过的时间也应该相同。
但现在已到达顶端后,时间轴就同步了。亦不能像刚才那样悠哉。
…应该先修整好再上来的。这么后悔地想着。
不过事已至此,也不能再返回下层。
”到达顶点一次”的事实不会改变。返回下层的混沌空间再上来的话,便与她处在不同的时空。
况且,下面说不定会变成什么样的空间呢。
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尽力向前奔跑。
虽然在这周边相同的空间处并不能确定任何方向
但通过背后的“亚空切断”,能够感知某处有着空间的尽头。
我亦正向着那个方向奔跑着。

一成不变的空洞景色持续掠过。
时与空的概念全无。
唯有见到她的时,她身前的空具有意义。
那唯一的真实。

——!
看见了
前方隐隐飘动的钢青色发丝。
包裹全身的暗棕色皮装。
右臂的深蓝色巨炮想必是时之咆哮吧
那么
这个身影
非她莫属

她正向着前方一个王座前进着。
王座的背后空无一物。
连时间也没有,连空间也没有。
我明白那里就是尽头。
一旦她到达那里
这个幻想的世界的神就将诞生。
距离尚有百步
拦住她,绰绰有余

——姐姐!
这么喊了。
钢青色发丝继续前行。
——等下啦姐姐!
这么喊了。
暗棕色皮装继续前行。
——是我啊!
这么喊了。
右臂的时之咆哮发出深深的回响。

……为什么她没有回应呢。
狂奔至她的身前。
她正带着5分期待5分惊异的表情前进着。
——嘿!
努力做出一个精神的笑脸。
五分期待,五分惊异。
——我…现在能说话了哦。
五分期待与五分惊异。
——喂喂,怎么了?
五分期待五分惊异。
她继续前进着
然后
身影穿过了我。

——
…这是怎么回事?
她向着王座前进,距离尚有五十步
起点相同终点相同,为什么却不能够互相感知?
她向着王座前进,距离尚有四十步
经由相同的起点抵达相同的终点,在起点处的时间差业已补足,为什么还是无法感知?
她向着王座前进,距离尚有三十步

…不
两条等长的线段,起点和终点亦均不相同。
她向着王座前进,距离尚有二十步
经过了貌似同样的路途,我们之间还是隔着相当的空挡。
她向着王座前进,距离只有十步
既然如此…
抽出背后的大剑。
——就切开这个空挡!

暗暗用劲,然后将红色光芒一挥而下。
空间扭曲断出裂缝。
我扑进其中。

……

她坐在王座上。
眼神逐渐失去光彩。
表情逐渐褪去颜色。
时之咆哮自炮管内发出阵阵低吼。

…为什么是这副景象。
明明还有十步的距离。

为什么我会来迟?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虚空中 四面八方猛然伸出无数蓝色的光线。
捉住王座上她的背。
就那样缓缓升起,浮在半空。
衣物猛然炸裂,消散在一片虚无中。
抬头一瞧
在光线的映衬下,能看到
她的全身已变成剔透的天蓝色。

她突然像我这边扭过头
空洞的双眼直视着我
无法呼吸
无法移动
在神的盯视下,任何动作都不会具有意义。

她抬起右臂。
时之咆哮已和她浑然一体。
尖端分开,露出炮口。
我看去,里面漆黑一片
蓝色的光点集结成光球。
蠢蠢欲动。
正要发射。
那一瞬间时间静止。
诛杀。
审判。
制裁。
神就是绝对的存在。

啊啊,这个倒霉的世界。
宛如戏台一样的虚伪。
宛如幻觉一样的可笑。
正如扭曲的存在中逐渐黯淡的小光点。
正如无底的深渊想要吞噬的唯一真实。
人人都在做着就像设好动作的机械般的活动。
人人都行走在早已决定好的命运的轨道之上。
没有情感没有生命。
唯有假象唯有幻影。

……等找到你后,就一同离开吧。
我们有该回去的地方。
姐姐。

但就连这个愿望,也在下一瞬间,和我一同被时之咆哮的蓝色光芒吞没。


**

塔在崩塌。
我的视界在崩塌。
这是个幻想的世界,我亦知自己不会死亡
该何去何从。
手中,某个东西的质量传来。
”亚空切断”。
哈哈。
就是这样。
不会放弃,亦不会离开。
我回到巴别塔顶端
找你
即使到下一个祭典要等待千年。

——等着我哟
姐姐。

fin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9038

帖子

9382

积分

版主

Youth

威望
15
帅气
26
聪明
24
强壮
1
美丽
158
可爱
21
星沙
0
金钱
149930
发表于 2009-5-19 19: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呃……真长啊……写了多久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44

帖子

0

积分

捉虫少年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100
发表于 2009-5-20 09: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LZ写那么多,看来很辛苦
newtwo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670

帖子

1107

积分

贵宾

脸盆大的盖欧卡

威望
5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2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21201
发表于 2009-5-20 23: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叔叔汝真写啦

..恩先占位

找时间重新看完

游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8

帖子

62

积分

新人训练师

蝉在叫人坏掉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520
 楼主| 发表于 2009-5-21 09: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哈哈写流水账是何等轻松的事情啊…
(小卡大半夜上的啊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270

帖子

273

积分

奔跑少年

白告君。。

威望
0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7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847
发表于 2009-5-23 14: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还是很格雷特的
巴别塔是什么塔=3-
我只知道蛋塔-3=
男主我嫉妒你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PMGBA ( 闽ICP备06006686号  

GMT+8, 2016-12-8 16:08 , Processed in 0.255612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