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排行榜

口袋妖怪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44|回复: 3

[雨翅蛾/原创]愚者之船

[复制链接]

15

主题

120

帖子

1

积分

奔跑少年

Everbell

威望
1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995
发表于 2009-3-2 00: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Day One.

天很静,海也一样。
一下一上的水天扣成一个扁圆的环,其中偶尔穿过一两丝细细的风,泛起一两抹粼粼的浪。我们的小船嵌在着环的正中,由海水轻柔地摇着,像被一双大手托着的小小摇篮。
送我们到这里来的大船已经归航许久。我们从小船上目送他们离开,直到水天交合线上最后的一个黑点也隐匿不见。海平面从哪个方向望过去都是平直的一条,却能围拢成一个巨大的圈。

“他们走了。”他说。似乎略有一点失落的意味。
“是啊,走了。”我这样答着,兀自用翅膀摩梭着木船外侧黑亮的漆。跟他搭话其实是白费力气,反正他是听不懂的。
“你不走吗?”我的声音引来了他的注意。征询的目光之下,我只有摇头。
“为什么呢?”他问。
为什么,为什么?可笑。他可以留在这里,为什么我要走?
“海确实很宽,不过,不试一下总是不知道的。”那家伙又不依不饶起来了,真是讨厌。
人类总是这么迟钝而自以为是,浪费我们的时间和表情。
空长了两只偌大的耳朵,他们听不懂我们的言语,甚至听不懂彼此的言语。

见他坐在船尾一动不动,我便毫不客气地占了正中间最低而宽敞的位置。背在身后的大翅膀被海风一吹我就会摇晃个不停,好歹得有点什么帮我挡着点儿,免得一不留神给吹下去。
不太习惯侧躺着的姿势,或许一只雨翅蛾本来就不该躺下来睡觉。折腾了许久才迷迷糊糊地要进入梦乡,在这该死的时候他又开口了。
“你说,前面会不会有岛呢?”
岛?别开玩笑了。
前面必然有岛,如果非要说不可的话,我们身后还有很大的一块陆地。可是现在四望之下只有苍茫的海洋,浅蓝,天蓝,绿蓝,蔚蓝,湖蓝,在天际归于一线苍青,又被夕阳镀上一层薄薄的金。
早已经过了长翅鸥们云集的海湾,连毒刺水母都懒得浮到水面上来看看。
“也许很快就能看到岛呢,你说是不是?”
我又闭上眼睛,假装没有听见。

Night One.

“蛾子,蛾子。”迷蒙中感觉有谁在拽我的翅膀。心里暗自骂了几句,生物钟告诉我现在还远没到起床的时间。
我在做一个梦,不是什么好梦。梦里有硝烟和轰鸣,有从天而降的散了架的飞船。说不上名字的招数落在我身边,落在我身上,翅膀像折断了一样传来一阵阵剧痛。
可是我不想醒来,直到他强行把我的眼睛扒开。

“你看海上的星星多漂亮。”他说,脸上挂着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兴奋。
我愤愤地瞪了他一眼,他却完全无视了我的抗议,拽着我的翅膀硬把我拎了起来。
根据下弦月的方位,现在应该是凌晨2点。我想对他说按照他们人类的生活习性现在他应该在睡觉而不是看星星,转念想想又不愿浪费自己的口水。
天色自然已经黑透了,黑到足以看见一大片完整的星空。星星确实漂亮,而且在这样晴朗的夜里看起来离我们格外地近,虽然明知它们远在许多光年以外,明知我们所见的星光来自许多年以前。
“一闪一闪的,像在眨眼睛一样。”他搬出了人类对星光最幼稚而俗套的描述。我没搭理他,抖了抖翅膀自顾自地飞了起来。
很漂亮,确实很漂亮。在找不到恰当形容的时候,我宁愿重复这单调的赞美。一直往上飞,往上飞,飞到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那些星光却还是一样地遥远,仿佛我追它们一寸,它们便要后退一尺。
“蛾子!”我听到他的声音从下面传来,于是减慢了扇动翅膀的速度,任自己慢慢降落下去。
回到船上便被他一把抱住。白天是谁一个劲儿赶我走的来着?

我没看他,而是扭过头去继续看我的星空。既然已经醒了,不多看几眼未免太过可惜。
在黑暗之中即使是歙弱的光辉也会显得格外明亮,而身为一只虫系精灵,身为一只蛾子,我对光有着义无返顾的信仰。
当然,我没傻到见到火系精灵就扑上去的程度。信仰和找死还是有区别的,我以为。
反倒是那些嘲笑我们愚昧的人类,却未必能理解这些。
“星星...好像一伸手就能摘下来一样。”他还在继续找合适的句子,可惜据我所知他并没有任何成为诗人的潜质。
这不是偏见,这是事实。

Day Two.

这片海上的天气倒是不错。又是一个大晴天,甚至比昨天更晴,堪称万里无云,风平浪静。
我不确定这里离我们与大船分别的地方有多远,因为四面还是一成不变的海。如果现在有谁告诉我其实这船一动也没动过我也会相信。
我们都需要通过周围的环境来确定自己的位置,而这海除了能看看日升月落之外与真空无异。
他坐在船头或者船尾的横档上,背对着我发呆。我爬起来,夸张地扑了扑翅膀,带起的风让他回过了头。
“你醒了?早安。”他说。夸张的黑眼圈告诉我他大概一直看星星看到了现在。
“该睡还是睡一会吧。”我冷冷地望着他。他却一直对着我傻笑,甚至笑出了声。
“你讨厌我吗,蛾子?”一边大声笑着一边问着完全不搭边的话。“和我在一起是不是觉得很倒霉?”
“是的。”我没好气地说,头却一直摇着。一大早被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谁的心情都好不到哪里去。想警告他再这样下去我会直接把他当早餐吃掉,考虑再三还是懒得多为他张一次嘴。
“...对不起。”他的笑声慢慢低了下去,连头也低了下去。
于是我的心里又灌满了一种奇异的同情。

知道他发起呆来总是没完没了,我干脆站到船的另一端去也开始想自己的事情。不知道人类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事情可想,精灵的世界要简单得多。
无非是战斗,以及追随。作为一只有训练家的精灵,做好这两样就够了,至少无可厚非了。
而我无非是把自己的两项天职做得过头了一点点。
至于他把他的天职做成了什么样子,评价不该由我来做。
人类的世界无比复杂,却又粗糙拙劣得不像话。好像一幅糟糕的万景画,需要时时有人为它争辩才能显出价值。
所有人都是那画的一部分,又是画共同的作者。
他们用溺爱的心情去欣赏它,那种感情并非我能理解。

回头看看,他还是坐在那里纹丝未动。希望他是睡着了,否则从昨晚发呆发到现在实在是不正常的事情。
他是一个奇怪的人类没错,不过既然人类都很奇怪,把他丢进人海里应该也算不上是疯子。如果有来生的话,他倒很适合去当一只超能力系的精灵,光凭这冥想时间都应该强得可怕。
又将视线投回风景上去。面前静止的海洋似乎放大了我们的存在,让我们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仿佛能填满整个世界。
我有一种对着远方大叫的冲动,却清楚地知道不会有回音传到自己耳中。我们发出的声波只能一路挣扎着寻找可以供它折返的远山,最终在这条绝望的旅途半中崩解离散。
我们自身又何尝不是如此。

Night Two.

海上的时光似乎完全扭曲了他的生活习性。白天睡了一大觉,到了夜里,他又开始看风景。
这次看的是海水而不是星空。他比前一天安静了不少,一个人静静地用手撩着水花。
我朝他的方向喷了一点水,提醒他需要喝水的话我还有水枪可以用。海水这东西看起来虽然漂亮,但掉进去或者喝下去都是很要命的。
“谢谢,不用了。”他转过头来看着我,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浅浅的笑容。“不用了。”
沙哑而无法控制的气流。从声音上听来我估计他大概在哭,这倒是件很少见的事情。不由自主地挪到离他近一点的位置,任他用沾着海水的手轻轻拍我的翅膀。
“只剩下我们了。”他说。
我又忍不住想要纠正他的错误。不是只剩下我们,不是。这片海其实是一个很拥挤的地方,一个很拥挤很拥挤的地方,虽然前来此地的尽是安静而孤独的灵魂。
或者来到这里,反而要不孤独了许多。

人类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他们对和平与战争抱有同样热切的向往。他们一方面坚定不移地捍卫安定的生活,即便是对已知错误也不愿作任何改变;另一方面,他们又期待着敌人的出现,一有蛛丝马迹便迫不及待地点燃战火。
绝大多数人类都是如此,这大多数人构成了世界的安定成分。而剩下的那些,则成了公众满足其战争情结的对象。
在讨伐的声音里生活,比在这安静的海上还要更孤单吧。至少我这样觉得。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哭,被他拍着却也给传染上伤感了。于是抬起头来望天,今天的星星比昨天的还要多,或许是因为月亮还没出来的缘故。
“还是那么漂亮呢,星星。”他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用悄悄话的调子说。
“是啊。”我却没有那么好的兴致。“我要睡了,你也睡一会吧。”怕他听不懂,还特意打了个大哈欠。
“你睡吧。晚安。”他的理解停滞在前半句,音调里又有了哽咽的味道。“我...我想继续看看星星,不想浪费了这样的时光。”
于是我忍不住又忘了一眼星空,心想这莫非就是所谓良辰美景么。无论多美,我是要睡了,哪怕梦见被大字爆烧死被啄食吃掉我也宁愿在睡眠中度过长夜。
据说人类不是这么想的,据说人类认为睡眠与死亡无异,他们害怕自己不再醒来。

Day Three.

一睁开眼睛就迎上了他的目光。红肿的眼睛,眼眶比昨天傍晚又陷下去不少。翅膀本能地一阵乱扑,我躲到船的另一头诧异地望着他。
“我在等你睡醒,蛾子。”嗓音也又哑了不少,只有平静的调子还算勉强可以辨认。“刚才我在想,我得和你道个别。”
道别?我有拿翅膀扇他的冲动。晃了晃却发现没有那么多力气,于是只能干瞪着他。
“你走吧,蛾子。别留在这里,至少你还有翅膀。”他看着我,我把目光挪向一成不变的天。
人类真是愚昧的生物。如果我想走,又何必等到今天。如果我想走,又何必陪他同来。
“你快走吧。这个世界很美,而你还有希望。”我从熟悉的神情里捕捉到一抹陌生的凄凉,那奇特的情绪让我觉得不知所措。有那么一会儿我想按他所说的去做,像每一只温驯的精灵那样相信自己训练家的判断,可是我摇了摇头。
“说不定前面会有岛呢。”我说。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希望他能听懂。
可是他没有,他只是落寞地坐下来,头枕在船头上。“跳海有那么好看么?”
继续摇摇头,慢慢挪到他一伸手就能碰到的位置。他拍了拍我的翅膀,又将手垂了下去。
“后悔吗?”我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发出这么温柔的声音。
“蛾子,你明知道我舍不得就这么离开。”他仍兀自说着他的话。“这个世界太美好...”

这个世界确实很美,美得没有人忍心说告别。我亦无法对那些远去的岁月释怀,我亦无法轻松地抛开一切。
我敢说他也一样,比起我们,以理性为荣的人类更加缺乏勇气。
“...可是希望已经...”他深深地吸了口气。
“前面会有岛的。”我楞了楞,忽然扯着嗓子对海风吼起来,以为这样就能把[希望]那个美丽的字眼喊回他的眼睛里。可他还是有气无力地笑着看着我。
“你恨我吗?蛾子。”
摇头,连生气的劲也没有了,被他这么一折腾心里只剩下茫然。
“你原本可以走的...你可以不必跟着我到这里,你早就该走的...”
如果是在平时我必然已经怒了。而即使是现在我还是有点怒了。“这是什么鬼话!我有我的想法,我想跟你来,想陪着你,想分担你的命运!我自己想干的事情你管不着!”
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弧度越来越大,我就知道他半个字也没听懂。

Night Three.

他睡了。我在船尾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翅膀,听着他细弱但还算得上均匀的呼吸。
星夜一晚比一晚灿烂,我却没了飞起来看看它的心情。
今晚稍微起了点浪,不过还没到把这小船掀翻的程度。与黑夜连成一片的海水推着我们前往未知的方向,一切方向对现在的我们来说都是未知的方向。
对于以哪里为终点,其实我并不太在意。

只是听着这样的水声难免会有好奇。会不由自主地想问,仁厚的海洋是否能容下那些融化在此的灵魂。
潮水所以呜咽是否因掺进了忧伤的泪,寒星所以沉寂是否因看惯了孤单的心。
或许这样的夜里,有另一艘这样的小船正从不远处漂过,船上载着几个世纪之前的故事,散发出腐朽的气息。
可惜我们看不见彼此,否则应该能有许多话想说。来到这片海上的生命,或多或少都会有共同的前提。
...我甚至可以想像他们俯瞰着世界,然后一致地摇头说人啊你们怎么可以把世界弄得如此糟糕。
然后愤怒的呐喊就响彻了大地。震耳欲聋。

人们总是试图用更响亮的声音把不同的意见盖过,这是他们的作风。人们不知道如何用理性为自己的言辞增添力度,尽管他们都以为自己是真理的代言者。
即便等到喊得累了,叫得乏了,而那些不中听的话仍纠缠耳畔时,他们也很难放下高贵的架子去反思自己的言行。他们以为,更好的办法是让那些讨厌的少数人闭嘴。
于是多数人宣布那些人疯了,多数人宣布那些人的话不足取信。
多数人认为,那些人破坏了他们的和平。
他们的,摇摇欲坠的和平。

他在睡梦中打了个寒战。
很冷么?我倒是不觉得。想凑得离他近一点,转念又觉得意义其实不大。
毕竟我不是火系的精灵,没有温暖的身躯。我只是一只虫子,一只傻傻地想要扑火的蛾子。

Day Four.

从第一线熹微的晨光里我便看见了那座岛。虽然只不过是海平线上的一个黑影,却足以分割开苍茫一色的水天。
奇迹的降临让我从心底开始惊叹,把能记起来的神都逐个感谢了一遍。岛还很远,但坚持划下去绝非遥不可及,我忽然看到了希望那婀娜的影子。
赶紧去喊他,拽着他的领子使劲地摇,想要把他晃醒。心惊胆战地摇了半天,他终于张开了眼睛。
“蛾子?”他的声音轻得像毽子草在半空里飘。
“前面有岛,有岛!”我胡乱扑着翅膀吸引他的视线,直到确信他已看到远方的那抹梦幻般的青绿。
“有岛吗...真的...太好了...”他喃喃地说,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却又把视线转回到我身上。“蛾子,你快走吧。让我看着你走。”
我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捶了一下。
“你在说什么?!我们得一起到那岛上去。”我发现自己也几乎吼不出声了。嗓子干得难受,再怎么想用水枪也吐不出一滴水了。
“我到不了了...蛾子...你一定要去那里...”
他似乎说不下去了,艰难地喘了几口气,又合上眼睛。

我一直紧张地盯着他,关注着他胸口的起伏。从大船送我们到这里来的一刻我便准备好了迎接这一刻的到来,可现在反而无法坦然地接受。扇着翅膀,想要给他送去一点点新鲜的空气,却发现那无非是浪费自己的体力而已。
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他自己睁开了眼睛。
“蛾子,你在吗?”他说。我凑到他的面前,把翅膀搭在他的手上。
“听说,死的时候想着什么样的世界,来生就会到那里去呢。”含着朦胧憧憬的声音。
“那,你想去什么样的世界里呢?”我强忍住哭的冲动,实际身体里也已没有多的水分充当泪水。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还想回到这个世界上来...”
“什么?!”我忽然不解了,几乎是跳了起来。“回来?回来这里?”
“回到这个世界...继续今生没有完成的事业...”
“...可是他们说你疯了,他们连说话的权利也不会给你!他们...他们造了这愚者之船,他们把你丢在海上,他们想让你孤单地死去...”
我希望他在听不懂我的话的同时,也听不出我哽咽的声音。
“哪怕还是一样的结局...”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我不后悔...可是蛾子,如果没有来生的话,你要到那个岛上,替我活下去...”
“别这么说...我们可以一起走的...”我说。
他笑了,颤抖的手指轻轻滑过我那已经瘫软了许多的翅膀。已经没有发出声音的力气,我只能从他的口型里读出最后的句子。
“这是一个美丽的世界。”他说。
“这是一个美丽的世界。”我用我的语言轻声地重复了一遍。

然后我难以置信地看到他犹如听懂了似的,放心地点了点头。

Night Four.

我在黄昏之际来到这座岛上。这是一座没有名字的岛,但对于一座岛来说,有没有名字并不重要。
岛上的长翅鸥们都惊讶地看着我。这也难怪,一只连翅膀都干瘪了的雨翅蛾突然出现在这海中心的岛上,连个招呼也不打便大嚼特嚼起最近的树叶,的确会是一个怪异的场面。
那些长翅鸥,他们该不会以为我是从陆地那边一路飞过来的吧?
开玩笑。蛾子怎么可能飞过这么宽的海呢。

夜深了,胡乱填饱了肚子的我停在离海最近的一棵红树的枝头眺望晴朗的夜空。那艘黑漆的小船已经看不见了,实际上,我还没飞出多远的时候,它便已经小得看不见了。
死亡是可能的,有谁说。但我想我该替他来看看这座岛上的风景,毕竟我是他的精灵,他是我的训练家。
存在我脑海里的,已是关于这一切最后的记忆。

而海那边的世界,终会回到和平中去。

而我会站在这里,为他等待天明。

+Fin.+
[Url=Chingling.blogbus.com]铃铛的pm文集[/url]

39

主题

217

帖子

0

积分

奔跑少年

咱颓废了- -

威望
0
帅气
2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14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738
发表于 2009-3-2 18: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膜拜下

cli姐的文笔实在是让我佩服- -

想想自己的文。。。。跟姐姐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加油吧。。。我支持你-w-

写文无爱。。画图无能。。。咱就是一个废柴啊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505

帖子

533

积分

饲育家

威望
1
帅气
0
聪明
1
强壮
7
美丽
1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11468
发表于 2009-3-5 17: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好的文笔可以去给口袋迷投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120

帖子

1

积分

奔跑少年

Everbell

威望
1
帅气
0
聪明
0
强壮
0
美丽
0
可爱
0
星沙
0
金钱
995
 楼主| 发表于 2009-3-9 22: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写东西的目的基本就是练习中文所以描写方面特别注意一点^ ^||
其实好的文章注重的往往不是文笔而是立意啊...这方面我就不行了...描写这种东西多练练都会好起来的~
恩等忙过这一阵会去追月のrainbow的^ ^最近缺文看ing又快枯竭了[...]所以...请在这只铃铛开始催文之前努力更新~[你...||]
[Url=Chingling.blogbus.com]铃铛的pm文集[/ur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PMGBA ( 闽ICP备06006686号  

GMT+8, 2016-12-9 20:02 , Processed in 0.254339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